紅眼:「基度山伯爵:華麗的復仇」—— 低收視、高水準的經典文學移植

A+A-
「基度山伯爵:華麗的復仇」收視不濟,藤岡靛慘成收視毒藥;圖為劇照。

今季日劇陸續結束,又是總結的時候。才沒有。起初以為佳作如雲,但不少重頭劇目都跟開播時的預想相去甚遠,例如從頭膚淺到尾,內容空洞的「信用詐欺師」,劇本漏洞大到縫不回去,愈看愈不像醫療劇的「黑色止血鉗」,還有多看兩集就悶出鳥來的「未解決之女」,白白浪費了長澤正美和鈴木京香這些重量級演員。

陣容沒那麼閃耀的「基度山伯爵:華麗的復仇」,是同季較少人提到的文學改編作品,儘管收視不佳,其實相當不錯。

大仲馬的「基度山恩仇記」,可能是在日本其中一部最廣為人知的外國名著,因為故事主人翁唐泰斯在經典流轉 200 年後,在日本有個更特別的稱呼:巖窟王。十多年前,曾出現過一部畫風唯美的日本動畫「巖窟王」,就是以「基度山恩仇記」為藍本,在經典之上增加了極富原創性的改編,而「巖窟王」亦自此成了基度山伯爵在日本地區的獨特名號。

「基度山伯爵:華麗的復仇」劇照。

改編經典文學作品,一種是取其精粹,再注入新的故事,像當年的「巖窟王」,或者里安納度廿歲出頭那年拍的「羅密歐與茱麗葉之後現代激情篇(Romeo + Juliet)」。另一種則旨在將經典再現,而不過時,同樣是里安納度,當年的「鐵面王子」就成功將經典文學變成一部經典電影。至於今季日劇「基度山伯爵:華麗的復仇」,看似原創性較高,整個故事改頭換面了一番,亦注入了電視劇必備的流行元素,實則意外地是後者,換了時代劇的表皮,骨子裡卻是一次忠於原著的再現。

如果熟讀原著並記得細節,會明白編劇花了很多心思去「接枝」,人設和佈局雖沿襲經典,卻將一個發生在拿破崙時期帝都巴黎的王子復仇記,甚為工整地移植到日本鎌倉,成為當代跨國財主的華麗秀。

「基度山伯爵:華麗的復仇」劇照。

要重新演繹名著,最怕不是搬字過紙,而是改編過程中走了樣,失了神髓。「基度山伯爵:華麗的復仇」的故事傾向原著,將人物關係和故事脈絡近乎完全還原,但在劇情細節的轉換中,則避開了很多不合理或過時的盲點,偶然令人會心一笑。譬如說,原著告密信的內容,本是誣蔑唐泰斯暗中支持拿破崙復辟,現代版就變成勾結中東恐怖分子。

還有,Monte-Cristo —— 基度山,在劇中不再是一座寶藏山,而是瑞士銀行的賬戶名稱。而且,這後現代巖窟王雖不再跟仇人決鬥,卻懂得炒賣虛擬貨幣。

「基度山伯爵:華麗的復仇」劇照。

若對經典文學有幾分感興趣,「基度山伯爵:華麗的復仇」不會讓你失望 —— 除了結局去得不夠盡,有點犬懦。但整體來說,劇本取捨得宜,改編嚴謹,既不是借題發揮的時代劇,亦非悶氣沉沉的呆板重現,即使有「原著情意結」而對改編作品敬而遠之,此作也值得一看。

唯一可惜的是,文學往往不入屋,文學改編的電視劇也難逃宿命。第一次單獨主演日劇的藤岡靛,不幸成了收視毒藥。但撇開收視因素,藤岡靛應該是飾演後現代唐泰斯的最佳人選。原著中,唐泰斯於獄中得高人指點,傳授畢生所學,因此能說多國語言。事實上,藤岡靛亦確實通曉幾種語言,而且,他的來歷本就有點神秘,曲折到難以置信,日本出生,到美國讀書,其後在港台發展、結婚,太太卻是印尼人,回流日本後藝名都是用拼音的,就像一張既熟悉又摸不透的日本人面孔,跟回到巴黎改頭換臉的唐泰斯確有幾分相似。

雖然收視慘淡,也不算話題之作,不過,外國文學改編的日劇本就為數不多,更難言出色,「基度山伯爵:華麗的復仇」至少比前幾年的「卡拉馬助夫兄弟們」更具原著神髓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