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yashi:精靈殖民主義

A+A-
Pokémon Quest 遊戲畫面。在對戰時,對方一旦戰敗,就會化成一堆色塊素材。 圖片來源:IGN/YouTube

十多年前,還只有 Gameboy 平台的時候,寵物小精靈曾經有一隻遊戲版本叫 Pokémon Black。這不是 2011 年推出的黑白版的黑,甚至不是官方的遊戲,而是基於紅版所創作的民間二創版本,一般稱為「恐懼黑(Creepy Black)」。這個版本與原來最大的分別是,你擁有一隻稱為「鬼(Ghost)」的小精靈,可以利用牠殺死戰鬥對手的小精靈與訓練員,戰鬥地點便會出現一個墓碑,而且永遠不會消失。

面對 Ghost,對手一般都會受驚而失去行動回合。 圖片來源:Yuriofwind/YouTube

「恐懼黑」的喻意是強迫玩家重思遊戲中的行動意義,以交朋友和運動為名,捕捉小精靈並使用其打鬥,現實角度看其實與鬥雞鬥犬無異。受傷的小精靈會死,被攻擊的訓練員會死(受十萬伏特電擊攻擊的人毫無疑問是會死的),在戰鬥中獲勝就是殺戮的行為。

筆者之所以突然想起「恐懼黑」,是因為前幾天玩了手機版的 Pokémon Quest。故事講述你到一個沒有人踏足的海島探險,島上充滿小精靈,還有傳說寶藏,然後你收服精靈,透過不斷戰鬥變強,繼續自己的探險。首先嚇一跳的是,系統有設定,讓已收服的精靈在地圖上自動找對手戰鬥,然後得勝效果竟是對手的小精靈變成彩色粒粒爆開。說好的交朋友呢?都給你殺光了好不?

踏上未開發的土地,抓捕原住民奴役,強迫他們互相殘殺,然後開發土地資源、略奪當地財產。你不說是寵物小精靈,我還以為是 15 世紀西班牙帝國在南美洲殖民侵略的歷史。開場動畫中天真無邪地玩樂的小精靈,完全對比出玩家行動的惡意。Pokémon Quest 中,小精靈戰鬥由「恐懼黑」所批判的不加思索的殺戮,進展成殖民地擴張。

「傳說之下」中,玩家需要思考面對敵人前後的行動,光是殺戮未必會帶來好的後果,亦有玩家選擇放過全部敗陣對手去通關。 圖片來源:Funny756/YouTube

2015 年的像素遊戲「傳說之下(Undertale)」裡,有 3 條故事路線 —— 和平、中立、屠殺。顧名思義,屠殺就是殺掉你遇見的所有對手,和平及中立就是原諒。但「傳說之下」最特別也是最充滿惡意的機制是,所有抉擇都會在網上存檔,一旦選擇過屠殺路線,就永遠無法達成和平及中立路線。即使嘗試重新讀檔,不殺掉任何對手下完成遊戲,輔助教程仍然會不停嘲笑你的偽善:「你後悔了,所以重設遊戲,對嗎?」

既定遊戲機制裡行動的玩家,以為自己充滿了選擇,而這些選擇與自己毫無關係。倒過來看,覺得抉擇所觸發的意義與主體性沒有關連,對系統的毫無自覺才是真正的可怕。「傳說之下」的和平結局中,最後的旁白提醒玩家:「世界一切也變得很美好,但你仍然能透過重設遊戲,將一切都摧毀。」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Moyashi 在日廢青異聞錄

東洋島國在學廢青,專注生產二氧化碳廿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