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 Sir:移民一年,回不去了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文章刊登之日,我移居英國剛滿一年。

人生嘛,「一半樂事,一半令人流淚」是常態。一年以來,我跟太太倆到一個陌生的城市生活,當然有這樣那樣的困難與麻煩,我在本欄也談過其中不少。但細數一下,一年的英國生活,倒還是樂多苦少。近日太太每每看到我的身形變化,就會取笑我「大概在英國生活非常寫意」。

一年前患得患失地搬到這裡,還想過「一年後若發覺不適應,就回香港」的計劃。7 月的時侯,真的因公因私,回到香港 10 多天(亦因此脫了幾期稿)。回港幾天後,朋友問我要回來香港居住嗎?我說:香港,我是回不去了。

英國早陣子也受熱浪侵襲,我曾經也覺得英國有點太熱。但回港之後,一下飛機就幾乎受不了香港的天氣,溫度固然高,但潮濕才叫人難以忍受。幾天走在香港街上,高樓處處空氣停滯,感覺濕熱窒息,居英後久未復發的濕疹沒幾天就跑出來了。

英國家住兩層花園小屋,由窗戶看出去,藍天綠樹,寬敞舒適。但離開香港一年以來,香港樓價繼續天天破頂,政府無能,貧富差距天天擴大。我在英國居所的價錢,今天甚至及不上當年香港蝸居的首期,住宅租金亦已大幅上升。若真回港,連棲身也有困難。

在英國上班,收入雖比香港低得多還有重稅,但下班準時,時間充裕就可回家做飯,飯後小休,10 時已可就寢。休息充足,飲食定時,身體也健康起來。在英國一年以來,沒看過一次醫生,所以本欄也沒機會談英國醫療制度的事。想起那時在香港工作,朝九晚五只是夢幻,7 時下班是恩德,8 時是標準。我倆多年來都是「無飯夫妻」,天天在外邊吃晚飯,10 時能回到家中是萬幸,晚睡卻要早起,沒精打采,身軀疲憊,不時生病,卻還要帶病工作。

過了一年英國的生活,恐怕已難以重拾香港的生活方式。

但更讓人難以回去的,是眼見近年中國政府對香港優良制度隨意破壞,以及香港政府倒行逆施。過去一年,情況變本加厲。高鐵硬上馬,由以往隨意釋法發展至現在法也不用釋,人大「我話 ok 就 ok」。香港人的結社自由及參選權力,可由社團主任及選舉主任,憑其毫無準則的「相信」就隨意褫奪。除樓價失控無法安居外,其他如沙中綫醜聞等,亦顯出港府對民生事項的管治,亦退步至幾十年前鹹水樓年代的水平。如此社會政治環境,我得承認我沒有勇氣再回來面對。

當然,英國生活未必人人適合,英國 6,500 萬人口東西南北各有自己的樂事與難處。英國灰灰的寒冬未必每人都能接受,英國家居寬敞但消費娛樂欠奉,只能宅在家中,英國工作壓力不大但前途及收入都難跟香港相比,英國政制或民生發展亦有其難解之困局。石 Sir 及太太自問只是其中幸運的一群,選了特別適合我倆的伯明翰定居,又比較適應英國人的生活方式。

早前乘飛機從香港飛回英國,我一直感覺「終於回家了」而不是「終於離開了」。那刻,我就清楚,香港,我大概是回不去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石Sir 居英記

年屆四十,看著香港在中共治下變得陌生,決定離開,移居英國。閒來把移居雜事,記錄起來,與讀者分享。 離開香港前,曾在學校當過幾年誤人子弟的工作,故以石 sir 作筆名。 筆者並非某大傳媒主管石 sir,只是碰巧同名,特此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