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人口危機:老齡化和鄉村貧困

A+A-

著名期刊 The Lancet 最新發表的一份人口研究顯示,西歐大片地區人口平均年齡都在 65 歲以上,年輕人湧往城市,他們的父母則回流到鄉村,鄉村開始變得「後繼無人」。

作者是俄羅斯學者 Ilya Kashnitsky 和丹麥學者 Jonas Schöley,這份地圖採用三元混合色(ternary colour)的漸變色塊來顯示不同年齡人口的分佈情況,以粉紅色、藍色和黃色分別標註少兒(0 至 14 歲),成年勞動力(15 至 64 歲),長者(65 歲以上)。

圖片來源:Ilya Kashnitsky、Jonas Schöley

圖中可見西歐、南歐、中歐包括德國大部分地區呈黃色。年齡最大的是西班牙奧倫塞省,90% 的人口超過 60 歲,其中 30.4% 為長者,59.9% 的人口在 59 至 64 歲。因為多新生兒的緣故,大城市市郊和市鎮的人口較為年輕。

作者認為,以年齡組別或者人均壽命來定義老齡化並不完全準確,老齡化並不僅限於人口數字或者所佔比例,而對人口分佈起決定作用。

這份地圖顯示的狀況,與歐盟統計局(Eurostat)2017 年年報提到的鄉村老齡化問題不謀而合。

老齡化的問題已令歐洲鄉村的經濟陷入貧困,尤以 2004 年之後加入歐盟的東歐和南歐國家情況嚴重,在保加利亞、羅馬尼亞、馬爾他的鄉村,至少有一半人口陷入貧困,生活與外界隔絕,缺乏教育、醫療和交通資源,普遍過早輟學,缺乏職業訓練,在大部分成員國,鄉村人口輟學比率高達 25.8%,相比城鎮只有 7.3%。鄉村每天接觸互聯網的比率低於 62%,亦即有 3 分之 1 的人很少上網。鄉村貧困有向城市擴散的趨勢,就歐盟平均數而言,鄉村貧困人口超過 25.5%,城市為 24%,市郊和市鎮為 22.1% —— 這和許多年輕人在城市打工,但在市郊建設家庭有關。

自 2015 年以來,歐洲陷入一蹶不振,通縮、低產、高失業率,揮之不去。輿論恐懼歐洲面臨三次衰退(triple-dip recession)的邊緣。雖然大多數經濟學家和專家都聚焦於財政赤字以及人力市場改革,但是另一種意見認為,歐洲最核心的問題是人口,而不是經濟。

2014 年 11 月教宗方濟曾在歐洲議會上形容,如今的歐洲給人衰弱、無力的印象,再也沒有生育力和活力,像一個老祖母。(In many quarters we encounter a general impression of weariness and aging, of a Europe which is now a grandmother, no longer fertile and vibrant.)他更聲稱:歐洲不但在變老,而且變得昏聵。

根據美國人口統計局數據,到 2030 年,超過 65 歲的人口比例會增至西歐總人口的 4 分之 1。當老齡化愈趨嚴重的時候,這些選民會決定公帑的趨向,亦即增加退休金和福利,而減少新的投資。另一方面,歐洲的低生育率也是眾所周知,最近一次生育率接近更替水平(replacement level)已經是 70 年代中期的時候,亦即平均生育率稍過 2.0。2014 年以來,歐洲平均生育率維持在 1.6,其中偶有例外。2012 年法國錄得 2.0,超過 1980 年的 1.95,顯然歸功於政府對生育的獎勵政策。

高失業率對這一切雪上加霜,為 36 年以來最低,有工作以及找工作的成年人合計僅 62.7%。世界銀行組織的數據顯示,確實有工作的人在成年勞動力人口所佔的比例,歐盟的平均數字只有 57.5%,法國是 55.9%,而意大利只有 49.1%。

移民對於歐洲人口有至關重要的影響,2012年歐盟 28 個成員國人口年齡中位數提升到 41.9,外國移民的年齡中位數則是 34.7。2017 年數據顯示年齡中位數是 42.8。其中愛爾蘭的中位數是 36.9,德國和意大利為 45.9。人口最年輕的是冰島(36.3)、阿爾巴尼亞(35.6)、土耳其(31.4),低於大部分成員國。各國都在試圖吸收技術移民,譬如護士、機械操作、工程師和醫生,這些移民也會為歐洲經濟帶來好處,因為他們必然會追求更好的薪水和生活環境。

但是移民在歐洲分佈極為不均,集中在西歐最大的經濟體,各國鄉村必然會被他們遺棄,正如波蘭的狀況,得益於外出打工的成年勞動力出現經濟增長,但本國的勞動力損失嚴重,此種趨勢將導致城鄉差距愈趨懸殊,位於經濟龍頭的大城市壟斷最多資源,鄉村的貧困難以改變。

雖然目前移民在歐洲多國引發社會問題,包括信仰和文化衝突,房屋和福利政策受壓,但是經濟需求始終大過天,歐洲人口面貌必然徹底改變:到 2050 年,法國 4 分之 1 人口,德國超過 3 分之 1 人口都將是穆斯林,這也會改變歐洲的外交政策。有評論呼籲歐洲要轉變現有的價值觀:重拾家庭觀念,投入工作,以及保持開放,吸納移民,應當視人口為資產,而不是負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