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皓昕:請回答 2000 之「逆流大叔」

A+A-
導演陳詠燊的新作帶觀眾回到千禧年代的香港;電影「逆流大叔」劇照。

導演陳詠燊在一個專欄的個人簡介裡,是這樣寫的:「中文文學碩士、愛情專欄作家、『下一站…天后』、『新紮師妹』等電影編劇、方中 Sir 個『Sir』字原來係咁寫的發明人。」看到就會心微笑了,因為那是我一代港產片影迷的集體回憶。

千禧時代初,香港電影儘管被金融風暴摧殘得七勞八傷,早已不復 8、90 年代的黃金盛世,可在頭幾年時間,還是出了不少趣味十足的小品。「新紮師妹」、「玉女添丁」、「慳錢家族」、「乾柴烈火」、「百年好合」、「江湖告急」、「買兇拍人」等,都是那個年代的產物。這些電影也許不是甚麼大作,看不出大道理,卻非常之有親切感,多年後仍為我等影迷津津樂道,每次看見週末電影台重播都總會看下去,對白背誦如流。

如何形容這種親切感呢?這些電影大部分是喜劇,搞笑得來並非胡鬧,也還沒有刻意販賣低俗和本土情懷。它們大多在寫經濟崩潰下的香港,某程度上是在控訴社會,控訴得來卻頗溫和,沒有特別聚焦在鬱結的社會議題上,也沒有一如近年的港產製作般非要講邊緣人不可,看戲就像看港台實況劇般沉重。

那個時代,騙子還沒撕破臉,小人還沒上位,香港人仍能樂觀,苦中作樂。那時的港產片仍可愛,大概因為那時的香港仍可愛 —— 感謝導演陳詠燊回歸電影界,拍了一部氣質上最接近那時代的港產片,讓我們在絕望中回到了仍可愛的時刻。

「逆流大叔」說的就是男人悲歌,4 個寬頻網絡公司的男職員都來到了人生交叉點,衝不出瓶口,遇上公司舉辦的龍舟比賽,眾人在扒龍舟的過程中找回自我,淋一把城門河水後找回人生的方向。

4 個寬頻公司的男職員來到人生交叉點;電影「逆流大叔」劇照。

4 個大叔都是小男人,煩惱都來自他們身邊的女人:吳鎮宇飾演的阿龍,愛上了鄰屋的港女單親媽媽;潘燦良飾演的黃淑儀,被困在家中的婆媳糾紛;黃德斌飾演的泰哥,發現老婆出軌;胡子彤飾演的威廉,因為女朋友而放棄理想…… 不知道外國觀眾看這片時,會否懷疑香港男人為甚麼都弱勢得如此可憐,但我會解釋現實就是如此,困擾著絕大部分香港男士的日常難題,不是幾千萬上落的投資困局,也不是慘絕人寰的死人冧樓,而是回家後老婆/女友帶來的芝麻綠豆瑣碎事。

潘燦良的角色特別討喜,作為有婦之夫的他暗戀年輕女生 Dorothy(余香凝飾),有色心沒色膽,有一場是他幻想余香凝洗澡,洗澡水在自己的腳趾間緩緩流過,彷彿是間接的肌膚之親,潘燦良站在那邊想入非非,這種人到中年仍很多性幻想的毒 L 心態,描寫得特別到肉、惹笑。而不知道導演是否刻意設計,戲中大部分女性(除了余香凝飾演的女教練)確實討人厭,不是劈腿出軌就是毫無同理心,特別是胡定欣飾演的 KOL 單親媽媽,說話時常少了一條筋,只懂起價不懂付出,吳鎮宇喜歡上她本身就是一種不幸。好看在幾位大叔都發揮得不錯,那種連企都要企得衰過人的小賤格,四人的化學作用讓電影的力量能夠由頭帶到尾。

余香凝飾演龍舟隊女教練 Dorothy;電影「逆流大叔」劇照。

稍為失色是劇情始終有點鬆散,場與場之間缺乏連貫,例如有一場龍舟轉彎時突然插入閃回,節奏略嫌突兀。「扒龍舟」主題也有點模糊,甚至連大叔們練水的場面也少見,其實把龍舟變成任何一種運動也對劇情沒有影響。捉到鹿脫不了角,是有點可惜。可是所謂千禧時代初的電影,現在往回看,風格其實不也這樣嘛?那年代的電影多以人物設計、創意搞 gag、演員的演出來產生力量,劇情其實並沒有太精密的結構設計。只要片片段段都能引人發笑,在逆境中存好心、做好事,那就可以了。

從這個角度來看,「逆流大叔」其實是一部穿越電影,帶我們暫且回到了更簡單、更純粹的香港。無邪年代,香港人原來是低處未算低,樂觀真能救世界。4 個大叔其實就是網絡短片「香港海底奇兵」(不是 Pixar 那部)中跌落坑渠的肥仔,即使站在水中央,渾身濕透,連部單車也失去,然後自己爬上來,大叫一聲:「唉唔 L 驚!」,就繼續人生 —— 而現在呢?對不起,水早已浸到天花板,再吸一口氣吧,香港差不多沒頂的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江皓昕 煲戲要在晚餐後

江皓昕,編劇,白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