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CODE GEASS 皇道 —— 聖人不死,大盜不止

A+A-
朱雀因反對暴力而加入建制,但最終協助強權使用暴力;電影「CODE GEASS 叛逆的魯魯修 III 皇道」劇照。

在「CODE GEASS 叛逆的魯魯修 III 皇道」這電影裡,全世界被一個叫「神聖不列顛帝國」的強權統治,而日本不久之前被主權移交,淪為一個行政特區,面對這種情況,自然有人想要從帝國的統治中解放出來,而政府也會鎮壓,雙方的爭鬥就是故事的背景。

這是個現實主義的世界,不論抗爭方還是統治者,大部分人都是理性的實用主義者,皆是主張「結果比手段重要」,雖然立場不同,但是都不介意使用有道德爭議的手段,大家都不擇手段之下,想要推翻宗主國統治的主角,則作為當中最高明的一位,就像「孫子兵法」所說:多算者勝。

但值得玩味的是,這故事的副主角「朱雀」是個特殊的人,在一眾現實主義者當中,他主張「手段不正確,成功也並無意義」,換句話說,他不僅想要抗爭成功,而且他還想要合乎道德地完成,就像電影的副標題一樣,追求皇道。

他年輕英俊,聰明賢慧,武功了得,資歷良好,善良親和,誠實不說謊言,更重要的是,他並非只是想在政治上混口飯吃的偽君子政棍,他是真心反對暴力與破壞,想要透過加入建制。然後實施仁政,解救本土,在條件上,幾乎無可挑剔的完美聖人。

如此仁人君子,理應是正派、大英雄、救世主。這也是我們百姓眼中期望的,百尋不獲的理想政治家,但如果真的有這樣的人,問題就解決嗎?可惜這不是童話故事,而是政治故事。

他不僅沒有成功,事實上,這樣的聖人各種善良的選擇,從結果看來,反而是令事情變得更糟。朱雀加入建制,就是認為對抗只會惹來更大的鎮壓,道德也讓他忠於職守,結果,遇到建制想做的正是依靠鎮壓維持統治時,即使他如何用心良正,結果上他就是協助了鎮壓與統治。

他討厭暴力與歧視,所以反對主角主張的暴力抗爭,反對犯法,也排斥仇外情結。諷刺的是,他所服務的建制,卻也是使用暴力,公然破壞法律,以及歧視本地人。他因為反對不了建制的暴力,只能單方面反對反抗者的暴力,從結果看,就是變成了協助強權單方面的對反抗者使用暴力。

「CODE GEASS 叛逆的魯魯修 III 皇道」電影海報。

當你意圖完全執行所有道德時,道德本身就和其他道德有衝突。我們想要包容異己,但面對正在打壓別人的異己,你寬容他,你就是助長他的打壓他人;你不寬容他,你就自相矛盾了。我們主張和平,但面對用武力的人不用武力阻止他,反而變成縱容單方面的屠殺。

莊子主張「聖人不死,大盜不止」,意思就是說,追求合乎所有道德的聖人,因為服務制度和社會的限制,終究只會變成了惡人的下屬,大盜的爪牙。這套日本的作品,就像是把這段話變成故事演出來。坦白說,記憶中也沒甚麼作品,能夠這麼徹底的把莊子這段話演活了。

但如果我說,皇道的故事,就是朱雀成功達到他的願望,這是否反駁了上面的說法呢?但你只要細心看,主線其實正是他從醒悟到自己不切實際,去到放棄的過程。最終朱雀沒有身死,但是聖人朱雀已死,不再是聖人了。

一開始是被逼,然後接受,最後運用了他所否定過的一切,包括說謊、暴力,付出了幾乎是身敗名裂,眾叛親離的代價,他才達成了自己的目的:走上建制的頂端,守護自己的故鄉。但最大的代價,莫過於他放棄了一生以來最大的堅持 —— 那就是道德。

即使成為了最後的勝利者,他一生也難免陷入創傷當中,如果終究還是得放棄堅持,那之前為了堅持而付出的慘重代價,豈不是白白犧牲,又有甚麼意義?或許,這些犧牲是人類從理想主義走向現實所必須的學費。

想要有好的結果,還是想要堅持自己的手段,你只能捨棄其一,不能兩者皆取。如果你想兩者皆取,就只會像朱雀一樣,最終兩者皆失。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