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zfleisch:堅定完成工作的耐力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語言可以翻譯,但不能完美透過翻譯相通。例如許多有關表達正面情感的語言,在英文中都沒有對應的翻譯。隨手翻來,也能列出 5 個中文難以翻譯的情緒

德語中便有一個有趣的詞語:sitzfleisch。字面意思是臀部,引申為坐定,可是它的意思卻不只坐定這麼簡單。擁有 sitzfleisch,意味著能夠長時間靜坐,做事才能真正有成效。它意味著在困難中工作,堅持到最後的耐力。

英國樸茨茅斯大學(Portsmouth University)德語高級講師 Paul Joyce 向 BBC 記者指,她曾看過有人將之翻譯成「endurance」,即忍耐力;但她認為翻譯成「to have staying power」更佳 —— 即使超過原定時間,仍能坐守原地。

德語為人所知的是其漫長的複合詞,把許多詞彙拼合在一起,構成新詞,讓外國人「目不睱給」。例如 Donaudampfschiffahrtsgesellschaftskapitän,字面翻譯為「多瑙河輪船公司船長」; 有一些法例也是如此,如已廢棄的「牛肉標籤監​​控授權法」Rindfleischetikettierungsüberwachungsaufgaben-übertragungsgesetz。Sitzfleisch 也是複合詞的例子,通過詞彙並置來包含額外的意義。

Joyce 表示,德語將英語中大約七八個單詞的內容濃縮成一個特定單詞。「有趣的地方來自於這個詞語的密度,它以如此濃縮的形式表達某種意思,以至於我們無法接近它。」到底它有何難以接近?

BBC 專題解釋,當有人說你有 sitzfleisch 的時候,它通常是一種讚美:這意味著他們相信你能夠長時間專注於完成艱難的項目,或完成任何需要完成的工作。但是,如果你沒有 sitzfleisch,那麼這是一種強烈方式,表明你可能很輕浮或者無法專注於一件事情。例如,老年人會抱怨年輕人缺乏 sitzfleisch,認為青年人不能在一個地方停留長時間來完成事情。

但這不是 sitzfleisch 的唯一含義:在某些情況下,它也可能意味著一個人只是靜坐不動,等待難題自己解決。在那種情況下,它仍然是耐力,是堅持的耐力,而不是堅持前進的努力。

德國人怎麼看 sitzfleisch 呢?柏林歌德學院導師 Martina Schäfer 說:「當有人說,『噢,但他有 sitzfleisch』,這意味著他通常處於困境。並且他不是非常積極地嘗試解決問題,而只停留在這個等待位置,希望問題自己會解決。」

Schäfer 解釋,這個術語在日常溝通、媒體和正式德語中都很普遍,例如其「等待」和「觀察」的含義常常用於描述德國總理默克爾:「如果我報道的是默克爾女士,那麼我可以說,『但她又一次擁有 sitzfleisch』。」

此外,sitzfleisch 還會用於描述經歷長期事件或表演所需要的耐心。最近一篇關於最新「星球大戰」電影的文章指出,這部電影長達 152 分鐘,「肯定會影響普通觀眾的 sitzfleisch 」。

假如默克爾是有 sitzfleisch 的政客,看看香港的高官政客,誰很有 sitzfleisch 誰又沒有呢?須知要面對難題,既要有沉實的耐心,但也有解難的勇氣:耐心方面,絕不能因要用英文回答,而說記者提問是「waste of time」,又不能只交待說「我哋話你知 ok,就得㗎啦」;另一方面,沙中綫的工程醜聞,並不會因為坐著不動等風聲過去,問題就解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