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語紀錄片節】「燈亮時」:把光射進香港舞台的角落

A+A-
紀錄片「燈亮時」劇照。

燈亮一刻,無分障礙與健全人士,專業或業餘,舞台上的演員瞬間成為眾人焦點;然而導演羅展凰則凝視着舞台背後的故事。她說:「紀錄片就像光照射黑暗處,我們就是紀錄平時看不到的東西,就像用 spotlight(聚光燈)照射,讓人看見。」「燈亮時」是她首次執導的紀錄片,影像記錄糊塗戲班成立的「無障礙劇團」由訓練、綵排至演出舞台劇「天虹戰隊」的過程,當中主要紀錄四位成員的真實故事,表達出他們如何克服障礙,而劇團如何令身有不同障礙的人士共同在舞台上演出。這次,「燈亮時」將在華語紀錄片節中放映,讓更多觀眾看見社會的另一面。

獨立電影小浪潮

多年前由張經緯導演紀錄香港音樂天才黃家正的紀錄片「音樂人生」,到近年的「少年滋味」、曾翠珊的「河上變村」獲南方影展「最佳紀錄影片」獎、黃肇邦的「子非魚」等,加上香港亦有不少電影節,如香港亞洲電影節、華語紀錄片節、香港獨立影展等在香港推廣及放映獨立電影和紀錄片逾十年,如今獨立紀錄片可謂在香港形成一股小浪潮。

「燈亮時」於去年的香港亞洲電影節為特別推介,今年則是第十一屆華語紀錄片節「香港作品選」之一,導演坦言:「若沒有這些機會,便沒有人看了,最重要的是有沒有渠道播放影片,無論是社區會堂,還是一個電影節。節目是有助推廣,但最重要的,是如何繼續推廣下去。」

  • 導演羅展凰由 2016 年開始為舞台劇「天虹戰隊」作紀錄,見證著演員們的轉變。

紀錄需要開放的心

「(燈亮)『時』,就是那個瞬間,無論做任何事也好,劇場也好,都是經歷那一個階段…… 而至少那刻會引發你思考。」半年前與導演相遇,當時談及紀錄當刻的意義及引發思考的問題,紀錄片工作者像是一名「見證者」,記錄真實生活,而輯成的影像延伸各人的想像,喚醒觀眾的情感。她由 2016 年開始紀錄至翌年舞台劇公演,當時只專注於紀錄並剪輯整個過程,問她想在影片中傳遞甚麼訊息,她笑言:「很難說是有一定的訊息想傳遞,但現在回顧看來,可能最後我有稍微偏向一些角度:當他們(無障礙劇團)慢慢地投入及專注做一件事時,原來多多少少也會有一些影響力。我隱約希望觀眾能看到這個信息,就是當你投入做一件事時,真的會有影響,不論影響有多大。」

「燈亮時」沒有旁述,整個敘述都是由影像及成員的話語貫穿而成。羅展凰曾為新聞記者,現在是電影導演,兩者的分別何在?她表示:「一開始是帶著疑問去拍,拍了一段時間後,好像漸漸成為劇團的一分子,我拍的時候不是一個抽離的導演。記者是抽離的,需要『平衡』、『客觀』及遵守新聞原則,而導演很明顯不需要。所以到中段時,我好像轉變了角色,有些變化。記者通常都有一個主題,但紀錄片,尤其是拍歷程,是需要開放,拍的時候不可以有太多前設或者希望。」或許因為她已融入劇團,甚至與部分成員成為朋友,才可見證一些影片以外而更細微的轉變。

  • 「燈亮時」劇照。

紀錄以外的改變

「燈亮時」的四位主角分別是視障、聽障及傷健人士,令導演意料之外的改變,可說是成員 Joanna 的故事。Joanna 因視網膜脫落而嚴重影響視力,在影片中,她表達能力甚佳,投入排練,但事實上她自信心低落,十分介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而 Joanna 希望在劇場內尋找改變自己的力量,又或尋回已失落的存在價值。最後導演發現,這些缺乏自信、存在感低的原因,外表或能力都只是其次,更深層的原因是來自兒時的記憶,親人的說話:「你個樣咁醜怪,唔好話係我生」成為一個烙印。導演闡釋:「醜怪其實是指向眼晴,因為近視深而眼球較凸,她只記得這句,這真的像種了一顆樹苗,慢慢滋長。」

說話像鋒利的刀般刺傷人,而這套紀錄片卻成為 Joanna 與親人拉近關係的契機。她的哥哥及姐姐出席去年的放映會後,向導演表示 Joanna 兒時並不快樂,時常鑽牛角尖,問她現在是否好轉了。最近幾次的放映會,Joanna 的哥哥姐姐亦攜同子女前來觀看,由上次開始,影片成為他們的溝通橋樑。從影片中認識某個角度的妹妹,到現在用行動上來支持她,紀錄片為眾人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

羅展凰笑道:「我亦有很大的感觸,上次是在入面拍,這次是以觀眾的身份進場看舞台劇重演,真的感受到那種抽離的感覺。今年有很多事故,如『天虹戰隊』中其中一角色因為在頭場的轉台跌傷了腳,後來要陳文剛老師親自上陣,但到後一場,確能找到另一個劇團演員頂上。你會覺得他們真的是很不容易才能達成一件事,那一刻,你會想為何他們那麼的堅持?這亦令我不斷思考如何繼續堅持走紀錄片的道路。」

2018 第十一屆華語紀錄片節

(主辦:采風電影)

「燈亮時」

  • 日期:10 月 5 日(星期五)
  • 時間:下午七時半
  • 地點:香港科學館演講廳
  • 香港科學館放映之場次 9 月 7 日起於城市售票網發售,詳情請瀏覽:「燈亮時」|采風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