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珊瑚物語 —— 拿某個理由填海,填完卻用別的理由用掉

A+A-
「珊瑚物語」的玩家會各有一塊的版圖、手牌及不同顏色的配件。

香港人因為不斷有人口移入,已擠迫到活在水深火熱中,需要新的土地,但哥倫布早已死亡,這世界亦無新大陸可殖民,所以提議應該填海甚麼的。

本來製造土地好像沒甚麼壞處?但是香港詭異地有很好的自然環境資源,香港的填海地點很多時都有豐富的珊瑚,例如香港第三跑道填海工程選址,就被指擁有大量全球罕見的珊瑚品種,去到世界自然基金會要求機管局立即暫停有關工程。

當然辯論是多餘的,因為用膝蓋想都知道政府會霸王硬上弓,反正誰都知道香港的高官只是一些毀滅香港後去英國、加拿大退休的生物。遇到這樣的情況,我們最好的反應是怎樣呢?當然是玩桌遊了,毫無疑問,「珊瑚物語(Reef)」是一個有關填海的桌遊,讓大部分無法晉身政府當公務員的我們,共享摧殘毀滅珊瑚的樂趣。

一開始,各位有一塊的版圖。外面有一堆填海牌,玩者每回合只有兩個動作選擇,不是拿外面一張填海牌,就是使用手上一張填海牌。拿牌沒有任何特別,就是上手,不會發生任何其他事,使用就自然是把不同顏色的東西倒落海。

每張牌上會有兩塊填海物,玩家在版圖堆填上去。

每張牌會有兩塊填海物,然後你就從堆填上去。最重要的是每張牌同時也會計分,每張牌會有一個條件,那就是上頭給你的任務,例如「每個 2×2 棕色堆填區」計一次分,你填完之後,就從頂部看上去,如果在裡面有多少個,就可以計多少次分。

到底為何填海都會計分?我真的不知道?可能是抽象式的說填海可以解決土地問題,例如要一塊 2 乘 2 的棕色土地?但巧妙的是,在這遊戲的設計中,同一張牌裡,你填的東西,和計分的東西無關。你填藍色的東西,計分一定不會是藍色的。這遊戲裡真的全部卡都沒一張計分和填的東西相同的牌。

自然地,這遊戲的設計,就是鼓勵你聲東擊西,簡單來說,它要你拿一些根本無效計不了分的牌,去填好你想要的地。之後才打出那張計分的牌,一次爆出高分。

這不就是這文章第一段的情況呀?拿香港人住得擠迫當幌子不斷想誘惑人要填海,最後填到的土地就是用作別的用途,不就是去到那時,說政府需要收入拿去賣地,香港需要發展甚麼需要地。反正只是拿別人的困苦去佐證自己想做的事,更不要說那些環境不就是當事人刻意造成。

香港現在沒地發展嗎?有,但拿來做甚麼為主就撫心自問。既然今時今刻,都不拿現在的土地去改善現在的人的居住環境,卻說未來會做,等到填完可以用都十年八載,作為一個官僚,到時都未必在任了吧。如果填海真的會改良居住問題,那以前沒填海嗎?怎樣現在的問題嚴重了?

正如遊戲一樣,填海的目的就是為了衝高分,最後填到怎樣的怪異德性,可不是重點,而且分拿完後過咗海就可以完全推翻,過橋抽板,過咗海就是神仙。明明填海拿土地的目的,就是為了拿更多的土地去弄出更多的錢,去投資大白象工程,你就直說好了。又何必借大家的困境去過橋?

社會大眾已經被政府政策搞到極度擠迫,作為受害者已算了,還要被利用別人的困境,向社會大眾乞憐,說不支持填海政策就是不對的擠迫問題沒同情心,那不就是乞兒兜裡拿飯食,不覺得可恥的嗎?又不是你自己在迫,你憑甚麼拿去乞憐呀?雖然問來多餘的,能夠當這麼多年的走狗的人,以及身邊的同事,羞恥心早就在英國丟進了資源回收桶了吧。

好吧這是桌遊專欄,遊戲已介紹完了,快些去買。就是這樣。

以上圖片取自 boardgamegeek.com。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今晚Board野夜唔夜呀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