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藩市高薪請「糞便巡邏隊」

A+A-

三藩市「遍地黃金」—— 說的不是矽谷的創業前景,而是走在街頭隨時會踩中大便。

目前三藩市的高薪職位除 IT 工程師(平均年收入約 137,000 美元,高於美國國民平均收入 19%)之外,最供不應求的是「大便清潔工」,連津貼和福利年收入達 184,000 美元。

由於市政基建落後,公共交通短缺,房價高漲,許多露宿者被迫留守市中心:全市只有 126 個公廁, 只有 28 個全天候開放,絕大部分晚間都關閉。曾有調查數字指,三藩市至少需要 500 個公廁才能應付目前的人口規模,包括遊客和露宿者。今年截止 8 月,有關隨地糞便(除狗糞以外)致電非緊急求助熱線 311 的電話達 14,500 宗,為去年數字的 3 倍。

過去 14 年間,三藩市獲安置的露宿者有 26,000 人,雖然露宿街頭的總人數由 2004 年 的 8,640 下降到 2017 年的 7,499,但情況依然十分嚴峻,不斷擴大的威脅包括:

  1. 吸毒,濫用嗎啡的趨勢擴大,造成更多的人失業以及無法工作;
  2. 帳篷,主要來自 2011 至 2012 年間興起的佔領運動的殘餘物資,以及當地居民的慈善捐贈;
  3. 流徙,高科技公司的發展造成地價爆升,一些原本露宿者的聚集點需要重建,露宿者被迫不斷遷移;
  4. 行乞,一部分露宿者離開街頭,獲得安置之後依然無計維生,只能重操舊業。

根據三藩市露宿者統計調查(Homeless Count and Survey),68% 的露宿者有健康問題:包括精神病,行動不便或殘疾,甚至長期遭受凌虐。

年 6 月上任的市長 London Breed 接受訪問,指出滿地糞便已成三藩市的危機,呼籲露宿者應自行清理善後。她又向專門關注露宿者的慈善組織開火,認為它們領取了政府的撥款,但成效甚微。

「三藩市紀事報」報道,市政府全年清潔街道預算共 7,250 萬美元,1,200 萬美元專門用來針對露宿者聚居地帶。280 萬美元用來招聘熱點稽查員(hot spots crew),清洗街道,預防衛生危機;230 萬美元用以蒸氣清洗,310 萬美元採購流動廁所(在原有 22 個流動廁所的基礎上,再增加 5 個流動廁所,並在 5 個地點延長開放時間)。

今年增加 830,977 美元的預算增聘「糞便巡邏隊(poop patrol)」,名額 5 人,人均薪水每年 71,760 美元,另外加上津貼福利(醫療津貼和退休金供款)112,918 美元,總收入超過 IT 工程師的平均收入。

前任市長 Mark Farrell 還留下額外撥款 70 萬美元增聘 10 名人手的針筒清潔小組(needle cleanup squad),該小組前身已經獲得 36.4 萬美元撥款,編制 4 人。

三藩市的「糞便危機」並非新聞,早在 2014 年民間自發研製了互動式的「糞便地圖(Human Wasteland)」,用戶可以自行標記發現糞便的地點,並提供照片分享,為地圖增加數據。圖中收集的數據最早追溯到 2008 年 7 月,但到 2015 年 10 月停止了更新。短短一年的採樣,已導致加州及三藩市政府蒙羞,反映出執政無能,以及對露宿者的不人道,成為政敵利用的武器,對管治加州的民主黨名聲造成惡劣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