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浩翔.連載小說:《家庭秘密》(六)出現

A+A-
圖片來源:Alex Dukhanov

敏妮也搞不懂,自己幹嘛還要花心思去洗頭。但如果真要離開這個世界,還是帶著一把乾淨頭髮比較好。

敏妮放下毛巾,把書包裡的東西都倒到桌上。除了書本和筆盒,還散落了許多紙星星。敏妮把紙星和筆盒都掃進垃圾筒,然後把課本整齊地叠在桌子一角。

敏妮從抽屜裡拿出日記簿,拿鎖匙打開了日記簿的鎖。這本日記簿是母親兩年前買給她的生日禮物,母親說,在成長中,一個女孩子要學會記住自己的秘密與教訓,這樣才能長大。自此,敏妮就盡可能把自己的心情都記下來,只是有時候沒甚麼事情發生,所以兩年過去,日記簿還只是寫了過半。

敏妮突然想起了甚麼,又從垃圾筒中翻出筆盒,拿回一枝原子筆,然後把筆盒再丟進垃圾筒。

1999 年 2 月 17 日 星期三 晴

今天回校上課,和同學們聊天。回家上了鋼琴課,張老師對我很好。晚上跟爸媽吃飯,爸爸因為工作的事情很開心,拉著媽媽跳舞。

我應該感覺很幸福。

但為甚麼你要這麼殘忍對我?

此時,敏妮看著床尾一堆毛茸茸的玩偶。

我死後,玩具都留給我弟弟陳家洛;手鍊和項鍊給蘇卉玲和王佳宜,她們可自由挑選。

敏妮寫著,眼淚流了下來。

風沒有減弱,還帶著微微雨絲。敏妮沒穿拖鞋,等待家人全睡覺了,悄悄地走到三層高的天台。敏妮知道 Emelda 習慣了不鎖天台鐵門,以方便上來晾衣服。敏妮盡量不發任何聲響地小心推開鐵門,一直走向天台邊緣,赤腳走在沾了雨水的地磚上,不禁覺得有點冰冷。

敏妮爬上天台邊緣的石壆上,腳步稍微移前,探頭看到雨絲直灑地面,那位置是客廳對出的花園,因為放置了桌子和太陽傘,所以都鋪了一段石磚路。敏妮看著,放心下來,因為她聽說過,曾有人墮樓掉到濕潤的泥土上,最後只是輕傷,而這些石磚應該可以結束她的短暫生命,讓她明天不用面對校內一眾同學的冷眼和羞辱,也不用面對阿健,從此身後的流言蜚語,以及這個家庭都跟她無關。

敏妮回頭,驚見跟她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女孩站在鐵門位置,並伸手指著她,欲張口喊話,可是無法言語,喉嚨只能發出變調的低頻怪聲。敏妮被嚇得震了一下,差點失平衡掉下樓,最後跌坐在石壆上,並本能反應的死命抓住石壆不放。

片刻,敏妮定過神,抬頭看卻空無一人。敏妮再四處看,回頭瞄向天台外時,發現那個小女孩正躺在下面的石磚路上,七孔流血,腦漿滿地。敏妮驚叫了一聲,連跌帶爬的從石壆下來,跑向鐵門。

雷聲大響,毛毛細雨變成大雨。

全身濕透的敏妮,躡腳躡手地急步跑回臥房,直撲床上,用被蓋過了頭。敏妮知道剛才看到的,不是別人,正是她姊姊,她也知道為甚麼姊姊的鬼魂會以自己十一歲的年齡形象出現。因為對姊姊來說,敏妮就是奪去原本屬於她生命的人。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彭浩翔

香港導演、編劇、製片人、作家、演員、主持人、攝影師及裝置藝術家等多重身份的跨媒體創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