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再看一遍「東京愛的故事」?

A+A-
織田裕二在 27 年後再與鈴木保奈美共演新劇「無照律師」,令人想起當年的經典日劇「東京愛的故事」;「無照律師」劇照。

時隔 27 年,織田裕二再度與鈴木保奈美攜手合作,共演 2018 年的新劇「無照律師」。有點閱歷的觀眾都會想到 1991 年的「東京愛的故事」(兩劇更是同台同時段的「月九」黃金檔)。傳聞富士電視台為再添收視神話,無數次邀請兩人再演情侶檔,但都被婉拒。珠玉在前,無謂再添木瀆。

到過了當紅之年的今日,兩人在「無照律師」仍不算是再續前緣,因為此劇不走愛情路線,是典型 Legal Drama,原著本是美劇,後來拍過韓國版,如今再拍日本版,談情元素同樣輕輕一筆。不過,實在委屈了飾演織田裕二律師拍檔的中島裕翔,因為他明顯會被一部分觀眾完全無視,當成閒角。在老劇迷心目中,織田裕二與鈴木保奈美的每句對白都似有弦外之音,像是「東京愛的物語」的延續。

完治和莉香的愛情故事,是 8、90 年代東京大都會的象徵和寫照;「東京愛的故事」劇照。

由柴門文創作的愛情物語,打從名字便彷彿騎劫了一整個時代的東京人文精神。但畢竟「東京愛的故事」成為了那一代的經典,完治和莉香的愛情故事,本身就是 8、90 年代東京大都會的象徵和寫照。柴門文及其丈夫弘兼憲史,兩人不但都是同代漫畫家,亦描繪著同一套現代城市的價值觀。在弘兼憲史的代表作「島耕作」,主人公置身於一個經濟低迷的泡沫時代,在大財團拾級而上,憑著努力獲得事業、家庭和社會地位的晉昇。而「東京愛的故事」所講述的,同樣在一個先進發達的新社會,年輕人憧憬著忠誠的愛情,他們心態向上,追求美好和安穩,期望坦誠的付出會得到相等回報。

如是者,十年之後,代表著東京的,又是哪一種愛情故事呢?千禧年後,除了片山恭一筆下那種「在世界中心呼喊愛」式的純愛系列,或者超脫現實的校園愛情喜劇(當然這其實亦反映了一種過度煽情浪漫主義的新生代價值觀),緊扣著一個呈飽和狀態的已開發城市形態,是「Orange Days」那種不願長大,拒絕步出社會淪為勞動機器的玩樂世代。

在物質生活豐足的東京,當城市面貌變舊,令人厭倦,未來生活亦漸漸失焦。還記得,那幾年特別催生過一類形容都市不協調者的族群專稱,如「電車男」的宅男,懼怕社交活動的自閉一族,還有綾瀨遙在「魚乾女又怎樣」的「魚乾女/乾物女」,一種不再為愛情花心機,無意建立家庭的上班打工女性。他們不想改變,只望日子依舊舒適,但社會價值觀仍然推崇拼搏和務實精神,愛情觀念仍然傳統刻板,令他們感到排斥,造成了期待與現實的落差。

再十年過後,剎那間能想到的,始終是「逃恥」和「最完美的離婚」。後者是坂元裕二繼「東京愛的故事」之後,精彩地交出的下一個時代註腳。一個舊東京的愛情倫理崩塌後,在生活模式匱乏的城市裡,工作、婚姻、愛情和男女權力關係等固定觀念,都需要重新洗牌,為容許更多變動空間,新生代又重新建立了一套新的社會價值。

東京的愛情物語確實仍會延續下去,而刻劃在故事背後的情感游移,比起故人面孔上的風霜,更堪細嚼。至於新劇?看了一陣子,我就決定回去織田裕二和鈴木保奈美都很年輕的日子,再看一遍「東京愛的故事」。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