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yashi:口腹之欲的等價交換

A+A-

築地市場在月初搬遷,許多人趕在收爐前夕一嚐最後的新鮮,包括某一兩間需要在凌晨 3 點鐘於門外排隊的壽司店。筆者在東京住了好幾年,築地也只到過 3、4 次,那某幾間著名的壽司店從沒有吃過。除了因為一窮二白外,主要原因是懶得等。人有各志,喜歡等的話當然沒關係,但我始終無法接受為了吃一餐飯,在門外受等待幾個小時的煎熬。

有說築地市場的魚生壽司新鮮,但東京本來就是沿海城市,海鮮由上陸到運送至店面不過幾個小時。在東京都內光顧相對優質、不賣過夜魚的海鮮食肆,與在築地吃的其實沒有甚麼分別。當然有人會反對,說剛網上來即切即食,與幾個小時後的肉質是有分別。但筆者的味蕾沒有進化得可以分辦出「剛剛離水」與「離水幾小時」的海鮮,亦不太相信所有在築地排隊的人們都分得出來。何況口碑最好最高級壽司店根本不在築地,而是銀座等地方,可見那兩三個小時的物流時間不會成為魚生壽司品質的決定要素。

排隊等食飯某程度是時間與金錢的妥協,也是資本的互換。高級餐廳有機會早一年已滿預約,但不會讓人在門外排隊。他們一方面知道自己的顧客不會願意在門外風吹雨打幾個小時,另一方面也不想建立這種形象。普通人用時間省錢,有錢人用錢買時間。如果有錢,有多少人還會去排隊?你有見過李嘉誠要排隊食飯?一般人排隊等入座的,多數都是價廉物美、或者一時流行的餐廳。因為一般人很少會付幾萬日元吃一餐壽司,所以退而求其次,追求性價比最高的餐廳。而這種追求的人為數眾多,所以形成排隊的結果。然而當你需要排幾個小時才能入座,或者凌晨 3 點冒著寒風排隊,這還算不算是「高性價比」?於「性價比高」的餐廳排隊,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你的時間成本。如果你閒得發荒,時間成本接近零,那的確是抵食,否則只會得不嘗失。倒不如多付點錢吃高一檔,或者不用排隊吃差不了多少的餐廳。

筆者有一個時期很迷耳機,追求更好的音質又買不起 Hi-Fi,於是進入了追求高「性價比」耳機的循環中。然而在音響展聽過百萬港元的 Hi-Fi 後,就發現 Hi-Fi 與耳機從根本上是兩回事。終極的「性價比」本來就是緣木求魚,優質的東西從來都不會低廉,諒你排多少時間都只是妥協。與其辛苦自己追求不上不下的結果,不如取其中庸,差不多又自己接受到就好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Moyashi 在日廢青異聞錄

東洋島國在學廢青,專注生產二氧化碳廿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