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小偷刑警」—— 盜亦有道與寬鬆世代

A+A-
「小偷刑警」劇照。

一直是日本影壇變色龍遠藤憲一的粉絲,大叔的臉雖然並不討好,但幕前角色不論正選還是綠葉,從 Doctor X 裡面唯唯諾諾的院長應聲蟲,到「民王」的騰雞日本首相,都教人印象深刻。今季遠藤憲一又有新嘗試,在「小偷刑警」穿起皮衣,架起墨鏡,飾演偷王之王。

警察局機密檔案中的頭號大盜,人稱煙鴉,歷來犯案從不失手,不露任何蛛絲馬跡,唯一線索就是江湖老手桀傲不馴,喜歡在案發現場殘餘一絲煙味。這種古色古香的雅盜人設,聽著還真有點古龍筆下那位「盜帥楚留香」的影子。「盜帥夜留香,銷魂不知在何方」,結果一開場就在酒吧遇到路過的刑警新手斑目,被對方憑著煙味記憶一眼認出。這位年逾五旬的日本盜帥,原來相貌平庸,也沒有冰雪聰明的美女相伴。夜闌人靜不瀟灑,只是一個落泊的獨行老頭子。

「小偷刑警」劇照。

「小偷刑警」讓人想到當年長瀨智也主演的「自戀刑警」(宮藤官九郎作品),逆向搞笑刑警劇,由老戲骨搭上 Johnny 事務所的偶像派演員中島健人,今季日劇太多沉重題材,這部輕鬆得來而不低俗,倒有幾分細嚼之處。

後來,煙鴉和斑目一見如故,白天他們一兵一賊,晚上則碰碰杯底,細談八卦和人生道理。煙鴉向斑目傾囊相授,提點了不少盜賊界的江湖技倆,甚至暗中出手,好讓他破案捉賊。表面上雖說同行如敵國,煙鴉是想利用刑警初哥掃除競爭對手,其實一如他的老派人設,漫漫長夜,無敵最寂寞,妙手神偷只想找個能傾吐秘密的朋友,也視斑目為傳授畢生所學的徒弟。

「小偷刑警」劇照。

與其說警匪交戰,劇本著力描寫的更是兩個世代價值觀的對抗。煙鴉正代表著一個盜亦有道,人情味濃厚的舊世代。這些江湖味十足的強盜小偷,作歹為非得來卻又光明磊落,他們有尊嚴,信守原則,甚至自豪於飛簷走壁,盜別人所不能盜之物。如果自己犯下的竊案被誤認作同行所為,更會感到含冤受辱,情願自首,還自己一個公道。這老去和沒落的一代,既熟悉社區鄰里結構(以便出手犯案),對身邊每戶人家的家庭狀況都觀察入微,而且獻身於傳統盜竊之術,信奉著不合時宜的成王敗寇。逐個落網的老竊賊們,晚景蕭疏,隱約帶著幾分被世道遺棄的可憐。

至於有著一張娃娃臉的斑目,恰如他們的時代對照,是一個成長在典型寬鬆世代下的職場新鮮人。雖然投身治安機關,但刑警的工作無異於打份政府工,對社會並沒有太多的抱負和責任,下班之後就是私人時間,散漫日常,吃喝玩樂。斑目象徵著完全個人主義的新生代,不願上班,因為工作就是為了薪水而獻出勞動力,而且不屑團隊精神,討厭官僚階級主義,覺得跟著墨守成規的前輩做事是種浪費人生的折磨。從表面看來,斑目全無正義感、刑警自覺這些所謂職業操守,被同門認為是警隊之恥。然而,閱人無數的煙鴉,卻一看就知道斑目擁有做刑警的資質,實際上他機智聰明,每每掌摑那些按本子辦事的上一輩警隊中層。

兩代人碰杯暢談,年華老去的煙鴉感慨時不我與,年輕的斑目則對現實的規條制度諸多不滿,世事並不如意。點指兵兵,點指賊賊,親手栽培一個無人察覺的小伙子成才,然後由這個人了結自己。能夠打敗天下無敵的自己,只有自己。一看就知道,這份情誼滿是老江湖的浪漫。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