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神探緝兇 —— 如何利用桌遊教導每一個三等公民逃避追捕

A+A-
「神探緝兇」扮演警察一方要猜出代表逃亡路線的數字。

「神探緝兇(Fugitive)」是一個二人遊戲,一個玩者扮演差佬,另一個扮演市民。故事就是市民突然發現差佬想捉自己,就開始逃走,一方的目標是追到對方,另一方是逃掉。

這遊戲有一棟卡牌,數字由 0 去到 42,打出的話就代表市民經過的逃生路徑。而市民的目標,就是安全走到 42 ,如果差佬猜出市民走過的所有路徑,就會抓到。一方只出牌,另一方主要是猜牌。出到不被猜中就前者贏,全部猜中就後者贏。

每回合抽一張,出一張,牌不是任意出的,逃走的一方,能出的數字不能比之前的牌最大的數字多 3。所以每張牌的數字是連住的,這代表了逃走的速度。你可以慢慢小心的走,也可以很快的走,如果你強行的話,把幾張牌一起出還可以跳更多的數字,可是這會導致留下更多的線索。因為只要猜中其中一張,就會全部一起翻出。

整副牌 43 張,其實就是個逃亡的故事,市民從第 0 張街上被點相,去到最後第 43 張乘飛機逃奔自由(應該是台灣)。所以,牌上面的故事才是遊戲的精華。細心看,這就真的是教大家怎樣逃走了。例如混進人群,走進不需要進的建築物從別的出口出來,乘坐不同的交通工具,喬裝,去到最後乘飛機,非常的完整。

雖然你沒有真正的跑,但是整個遊戲,就是追和跑的模擬,你愈心急,就會暴露愈多的線索,反而愈容易暴露。可是太過細碎的話,又會太慢都走不到終點,而且中途會被對方把你的路截斷。到底哪個較好?玩下去你才理解,太心急或者太慢都是錯的,而是應該時快時慢,不規則的步調,因為重心是逃走的重複 Pattern,警察有沒有掌握到。

所以,快和慢都不是答案,難以預測沒有固定模式才是答案。雖然簡單,玩這遊戲可以讓你掌握到抓人的心理和逃走的心法。

每張卡代表不同的逃亡方法。

為何要玩這遊戲?因為在某些第三世界國家,一般正常奉公守法的桌遊玩家,是應該預備被拘捕的。畢竟作為一個警察國家,只要隨便拿一些東西來當理由,就可以找機會來抓你。

例如你用手機跟朋友玩「狼人」,明明是狼卻說自己是村民,就涉嫌「不誠實取用電腦」,4 個人玩「農家樂」就涉嫌非法集會,自己一個人玩桌遊稱呼是甚麼「桌遊社」都可以說你是非法社團,如果政府說你圖謀不軌,例如玩「反抗組織」明顯是包藏有顛覆政府的禍心,都可以用「社團條例」治你。

先把罪定到非常寬,讓每人每事都涉疑犯法,但探查和執法的寬緊,卻是看執法者心情,因人而異,這是第三世界專制國家常見的技倆,當「發展中世界國家」的殖民地就更為下賤,自然也是如此。

在這種第三世界國家當三等公民,如果你不是共產黨,你要保護自己,與其相信法庭,不如避免被抓到。所以學習怎樣從追捕中逃走,就是公民責任。

這樣說,你不就可以將「神探緝兇」這個遊戲中學的東西,套用在現實中了吧?

以上圖片取自 boardgamegeek.com。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今晚Board野夜唔夜呀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