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 Sir:在國際部門工作之日常

A+A-

讀者或者記得,石 Sir 現於英國一機構的國際部門工作。部門中雖然有不少非英國本土同工,但也有一些英國本地同事。

早陣子,一位負責聯絡一家緬甸合作機構的英國本地同事,在申請緬甸工作簽證時出了點問題。同事結果走來,請求我幫忙打電話過去緬甸入境部門,替他說辭一下,希望對方通融云云。

我一時不解:雖然緬甸也是我要負責的市場,但工作性質不同,而且我又不知同事跟對方之前談過甚麼,無端找我,我能幫得上甚麼?

轉念一想,就領會了,向同事說:「我非常樂意幫忙。不過我想先讓你知道,我其實不會說他們的語言,我打電話過去,也是以英語跟他們溝通,跟你說的一樣。」

同事聽罷,一臉驚訝,說:「你不會說他們的語言?」

我看著同事驚訝的樣子,心想:果然猜中了。說:「對呀,我不會說啊,你還需要我幫忙嗎?」

同事無奈,說他自己再想想辦法。

不久之後,另一位負責南韓市場的英國本地同事,認識了一位有業務合作的韓國人,希望介紹給我。這同事在介紹的電郵裡說:「你們兩位都負責亞洲業務,而且你們兩位都是韓國人,我相信你能很容易就能合作。」

而我記得,不久前,我才跟這位同事一起跟另一些韓國來賓見面,我在他及來賓面前就曾自我介紹「我來自香港」。大概當時來賓見到亞洲臉孔,神色歡喜,英國同事見狀,從此以為香港人和韓國人是同鄉。

早前我出差中國,回到英國不久,跟那位以為我會說緬甸語的同事,說起有些理應寄往中國的物品沒有送到。同事解釋,原來貨品被中國海關扣起了,要先填個表格才能放行。

我跟同事既然都是國際部門工作,之前緬甸語的事我幫不到,今次既然要跟中國海關溝通,又與我早前的中國行程相關,為表誠意,我就自告奮勇,說:「那讓我跟他們溝通吧,電郵甚至電話溝通都沒有問題。」

同事一臉欣喜,說:「那太好了。不過那些電郵及表格,都是用中文的。我想你可以用 Google Translate 翻譯一下,你就知道要怎麼做了,相信不太困難。」

我以前寫過:「相對一眾不懂分辨日本拉麵及越南牛河的英國本地人,香港人大概仍是亞洲專家。」我至今仍然認為這說法相當準確。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石Sir 居英記

年屆四十,看著香港在中共治下變得陌生,決定離開,移居英國。閒來把移居雜事,記錄起來,與讀者分享。 離開香港前,曾在學校當過幾年誤人子弟的工作,故以石 sir 作筆名。 筆者並非某大傳媒主管石 sir,只是碰巧同名,特此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