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政壇教父」的港式神話

A+A-
圖片來源:RTHK

鍾士元逝世,高壽一百零一歲。

「政壇教父」這個稱號很奇怪。若鍾士元爵士是教父型人物,那麼他幾十年來又為香港培養過或教育過幾多「政壇精英」?

何謂教父?西西里島的那種「馬龍白蘭度型」領袖就是教父。香港出生的鍾士元,到上海聖約翰大學讀工程,戰時回港繼續學業,是英國殖民地主一手帶大的第一代工業人才。引入行政立法局,鍾士元的角色是向英國殖民地政府就如何在香港發展本土出口的實業提供意見,以及接受命令。這一切與真正的「從政」似無關係。

鍾士元與比他大半輩的周錫年、同輩的簡悅強一樣,只是在殖民地時期,因形勢和氣候,得英國殖民地主人提掖為華人的上層精英,以為向上流動的好學生典範,最終能穩定社會經濟的人物。

鍾士元在得知香港主權即將在 1997 年移交中國之後,向英國人表達香港人抗拒中國的態度。例如,鍾士元促請英國政府,讓港人就前途問題公投,以及世襲 BN(O),但英國政府不予接納。

鍾士元對香港前途並無影響力,也從來沒有「從」過甚麼「政」。殖民地時代的行政立法局非官守議員,港督委任,只是在工業方面的資訊,最重要做橡皮圖章。若有,那麼今日在這位「教父」的馬龍白蘭度影響下,應該有香港政界的阿爾柏仙奴,也有香港政界的安迪加西亞。

不是說英國人到撤走殖民地前最後的一刻,都沒有培養過本地的政治人才嗎?以此說為標準,鍾士元又何來的「政壇教父」?香港傳媒以訛傳訛,尤其是下一代不懂歷史,一犬吠影,百犬吠聲。鍾士元爵士對香港有貢獻,不但在工業方面,尤其在得知香港主權未來即將變動的時候,提出全港公投,有勇氣說出真話,向英國政府力陳香港市民生死攸關的利益,這一點,今日的所謂中環精英絕無僅有。在人格上,令人感懷。不過所謂「政壇教父」是一個香港人自說自話、以求自我感覺良好的 Fake Title。

中國固然看不起鍾士元;在英國殖民地眼中,若真正有培養過從政的,只有半個鄧蓮如。從政需要天分和觸覺。在殖民地最後二十年,奇女子鄧蓮如有此潛質。因此 1984 年鄧蓮如、鍾士元、利國偉三人北上見鄧小平,鍾士元提出香港人對前途有信心危機,鄧小平大怒而駁斥,但最終仍敢於與鄧小平頂撞辯論、而令鄧小平印象深刻的,是鄧蓮如。她說:「但香港人確實對前途沒信心呀。」鄧小平第二次從來一言九鼎,無人敢逆其意。鍾士元在中國面前拒絕做 Yes man,鄧蓮如「接波」再上。

敬老是一種美德。但所謂政壇教父之說,會不會是略嫌誇張的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