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生素大挪移,製藥公司如何在廣告發功?

A+A-
製藥公司利用廣告活動來淡化消費者對動物抗生素的憂慮。 圖片來源:路透社

病向淺中醫,有病要看病,及早治療,免成大患。人會患病,牲畜也會患病,尤其是在密集環境中飼養,轂擊肩摩,更易悶出個病來。可是,為數不少的農場,無論牲畜有否患病,均在飼料中加入抗生素,防病未然,保證農場產量,卻埋下抗藥性風險。消費者有時聽到抗生素或會擔心食品安全。病向「錢」中醫,抗生素藥廠與農場也向錢看,為了釋除消費者「疑慮」,他們在社交媒體上幕後發功,用錢轉移視線。

圖片來源:The ENOUGH Movement

在一幅廣告圖片中,一名母親一手抱着小孩,一面忙於工作。標題寫著「在職媽媽生存指南」,建議風趣地寫道:「呼吸。」「倒出一杯酒。(如果你喜歡。)」「替家人準備烹調那隻雞,無論標籤上是否標明『無抗生素』,你所買的肉和牛奶都不含抗生素有害殘留物。」

這則廣告屬於一項名為「足夠運動(the ENOUGH movement)」的宣傳項目,聲稱旨在告知你關於食物的真相,提供「實際的解決方案」:確保隨著人口增長,每個人都有足夠的食物。「運動」的層面包括報告、網站和社交媒體廣告、促進現代農業發展、確保穩定供應肉類和奶製品。該活動的 Facebook 頁面擁有超過 2 萬名追蹤者,Elanco 聲稱其消息每週在網上獲得 100 萬次的關注。

實際上,這是由 Elanco 資助的公關活動。Elanco 是一間跨國動物藥物公司,包括銷售動物用抗生素,在 70 多個國家具備業務,2015 年在獸藥市場佔 13%。其為製藥巨頭 Eli Lilly and Company 的子公司,去年市值為 140 億至 160 億美元。Elanco 營運這些廣告的動機耐人尋味。「衛報」和非牟利組織「調查新聞局(The Bureau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聯合調查,結果發現 Elanco 和其他有既得利益的組織,正在利用廣告活動來淡化消費者對動物抗生素的憂慮。

「足夠運動」並非所有宣傳製品都明顯與抗生素有關,有文案標題為「吃。睡覺。媽媽。重複。」當中「媽媽」的註腳是一連串的職務,如煮飯、運動、照顧小孩、討好奶奶等等,這些廣告以婦女為目標,以圖引起其共鳴,當中完全沒有提及抗生素或農業。當然,有些宣傳文案是明刀明槍為抗生素洗白申冤:「抗生素只是農夫其中一種維持動物健康的工具。」

抗生素耐藥性增加的主因,包括對農場動物使用抗生素,近乎是科學界的共識。在動物身上抗性細菌可從農場蔓延,通過食物、與農場工人接觸或經土壤和肥料感染人類。在 2016 年英國政府委託撰寫的報告中,前經濟學家 Jim O’Neill 發現,在 139 項不包括由工業或政府機構資助的學術研究內,有 72% 的研究認為有證據表明動物抗生素使用與人類抗藥性之間存在聯繫,只有 5% 的研究認為沒有。抗藥性被視作世界其一重大公共衛生威脅。據估計,全球每年 70 萬人因此死亡,如果不採取行動,到 2050 年死亡人數將增加到 1,000 萬。

廣告以婦女為目標,以圖片引起其共鳴。 圖片來源:The ENOUGH Movement

Elanco 資助的「食物真相」宣傳,其動機呼之欲出,技倆則是轉移視線。食物中有沒有殘餘抗生素是一回事,使用抗生素所引起的抗藥性污染是另一問題。在吸煙和氣候變化等領域,商家轉移視線的做法早有先例。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環境學院講師及美國疾病動力學經濟與政策中心主任 Ramanan Laxminarayan 認為這做法實在不足為奇:「在煙草的案例中,該行業淡化了吸煙的影響 ——『少量香煙於你無害』。」

美國第三大家禽生產商桑德森農場(Sanderson Farms)在 2016 年也有發起類似 Elanco 的宣傳。其行政總裁稱有些食品標榜「無抗生素」屬誤導。他們其中一則電視廣告表示:「一些雞肉公司試圖以『不用抗生素飼養』這樣的標籤來讓你花更多的錢。在桑德森農場,我們不相信這樣的噱頭。這裡沒有抗生素可以擔心。」然而,今年中,美國一份由投資倡議集團「農場動物投資風險和回報」的報告,就將桑德森農場列為動物抗生素使用政策其中一家最差的公司。

這些製藥和農場企業除了發動宣傳攻勢,在科研領域亦有注入資金,他們有些研究意圖淡化農場動物抗生素使用對人類健康的潛在風險,或聲稱在做出政策決定之前需要進行更多的研究。名為「動物健康研究所(AHI)」的組織便有提供資金進行動物健康研究,組織有 13 間公司成員,當中 8 間公司出售用於農場動物的抗生素。此外,根據「響應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數據,AHI 在 2013 年至 2017 年間還至少花費了近 70 萬美元於遊說工作。

早前歐洲議會通過限制農場使用預防性抗生素,以應對抗藥性問題。去年 11 月美國農業部門拒絕世衛所建議的進一步限制,禁止給予健康動物抗生素。當時美國農業部代理首席科學家 Chavonda Jacobs-Young 表示,這些建議「不符合美國的政策,沒有充分科學支持」。到今年 9 月,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提出新管理動物抗生素之目標,包括檢討食物生產中使用抗生素的許可條件。美國規管動物抗生素使用似乎漸露曙光。

Laxminarayan 教授在此之前就樂觀預言,像 Elanco 的轉移視線運動,將會是業界的最後吶喊:「它在動物健康方面仍有一席角色,但為產量增長來投放抗生素,大量使用來預放疾病的日子,不久之後將會終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