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犬屋敷」—— 偽善與惡的天人交戰

A+A-
電影「犬屋敷」劇照。

片約不斷,產量穩定的佐藤健,在「浪客劍心」和「爆漫王」之後,幾乎已成為新一代電影票房和質素的保證。與高橋一生合演的「億男」上映在即,相當令人期待。其實在這之前,還有一部精彩的科幻作品「犬屋敷」。不過,香港並沒正式公映,只是在電影節上了兩場。

其中一個原因,甚至最大原因,佐藤健只是第二男主角,而故事的主人公,卻是一位中年大叔,由日本老牌搞笑組合的成員木梨憲武飾演。應該是佐藤健從影生涯最不可思議的角色配搭。

電影「犬屋敷」改編自「GANTZ 殺戮都市」原作者奥浩哉的另一部漫畫作品,畫風本身就完完全全的有著雲泥之別,明明「殺戮都市」由頭到尾都是那些上圍豐滿的勁爆大波妹,槍林彈雨之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且正是這部少年科幻漫畫的賣點,續作「犬屋敷」居然是一個關懷猥瑣大叔心路歷程的奇情冒險物語,不可思議到令不少讀者卻步。

不過,奥浩哉在「犬屋敷」所構想的天馬行空(而且不講邏輯)未來科幻設定,還是清晰看到「殺戮都市」的影子。兩個素未謀面,活在不同世界的男人:分別由木梨憲武和佐藤健飾演的犬屋敷壹郎和獅子神皓。一個是平庸苟且,無論在公司還是家裡都毫無地位的無能「廢老」,一個是特立獨行的反叛少年。兩人被突如其來出現的外星人擄走,一覺醒來,已成為兩部足以毀滅地球的超科技兵器,獅子神發現自己只需要動動指頭,像玩遊戲一樣輕說一聲「Bang」,就可以將對方離奇射死。這種亂七八糟的科幻設定,延續了「殺戮都市」既幼稚而殘酷和惡趣味。外星科技強行騎劫世界,在異星人的遊戲規則裡,人命渺小,連草芥都不如。

從人類「進化」成為外星兵器之後,卻讓獅子神得償所願,他終於可以伸張自己的正義,為所欲為。反正已被改造成機械生物,他乾脆完全捨棄人類身份,替天行道,修正世界秩序,潛伏內心的「中二病」大爆發。犬屋敷卻發現,能運用自己的異常構造拯救生命,透過修復別人的身體,讓他自覺滿足,重拾人生價值。肉體雖然死去,卻找到心靈上的慰藉。

電影「犬屋敷」劇照。

殺戮之神遇上救世使者,科幻奇想以外,故事主題便切入了人性與社會道德的善惡鬥爭。考慮自己的利益,實踐理想而犧牲其他人,是否一種違世的惡?違世是否就代表了惡?當獅子神唯一的朋友安堂勸他不要再濫殺無辜,獅子神反問,世界上每一分鐘都有人死去,會感慨嗎?如果不會,不認識的人彈指之間被他殺死了,有何分別?無辜的人不應該死去,惡人以及利慾薰心、愚昧的人死去,是否值得慶幸?他認為,安堂有著凡人的惻隱之心,但他自覺超越了物種,超人之神,就擁有冷靜無情的理由。然而,人口過剩,多餘的人死不足惜 —— 獅子神的制裁者狂想,只不過是一個神的扮演遊戲,實際上,他是為了親人與朋友的死而報仇,以暴易暴。憤怒與惡念的產生,本身就來自一顆熾熱的凡人之心。

比犬儒更不堪的犬屋敷,擁有神一樣的能力,卻仍然在榨取自己的勞動價值,東奔西跑救人治病,並不是發自良知、責任或偉大的愛,某程度上,犬屋敷始終是個陰險卑鄙的自私小人,不費吹灰救活一個又一個垂危生命,只為佯裝自己如何能幹 —— 他根本不需要擁有知識和付出精力,卻想藉此洗去自己被社會和家人看不起的無能者標籤,成為別人依賴的對象,最終不過讓他自信心膨脹,建立虛構的自我認同。

電影「犬屋敷」劇照。

正邪之戰,體現了兩種截然不同的社會價值,象徵老一輩上班族的犬屋敷,自我認同仍建基於自己有沒有提供社會勞動價值,能否成為維繫家庭的支柱。信奉獻身和服務精神的社會建設者,只期許自己能繼續在特定工作崗位上發揮作用,與之相對,作為嫌棄現代社會體制的新少年,獅子神是拒絕被收編的一代,他情願扮演一個破壞分子。

犬屋敷(非常陰險地)擊敗了獅子神,但獅子神並沒有死去,偽善與惡的天人交戰,居然是個大團圓結局,獅子神找回微小的人性,犬屋敷亦修復了離異的家庭。社會價值的崩壞催生了他們,而最終,建設者和破壞分子兩股互相牽制的力量,又成為重建家庭和社會倫理的關鍵。

想來,這個看似亂七八糟的科幻故事,倒是思路清晰的社會觀察報告。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