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一帶一路」的西方先賢

A+A-
19 世紀早期,報章插圖描繪一名大維齊爾會見法國代表的情景。 圖片來源:Prisma/UIG/Getty Images

「一帶一路」在美國和西方驚醒之後,開始出現陰影。何況因為中國國企的 CEO 帶着中國的外匯,向外派錢,派錢的過程,又以中國特色的賄賂為主。第三世界政權也會替換,中國國企再派錢給當權的買一批土著政黨的時候,不會想到同時也派給反對派。因此到目前為止,已經有不少「一帶一路國」出現反悔和反口。

「一帶一路」不是中國人在 21 世紀才發明的。19 世紀就是英法兩大帝國主義一帶一路的史詩型世紀。

崛起自民間的哥倫布最早發現新大陸,起於個人激情。哥倫布向歐洲各國拍門籌募經費,全部吃閉門羹。最終方由西班牙皇后伊莎貝拉異性相吸,覺得哥倫布非常的 MAN,男子探險氣概勇不可擋,才從私己錢裡掏出一點贊助這位大英雄揚帆出海。

20 世紀初期,「沙漠梟雄」勞倫斯(T. E. Lawrence)自小對阿拉伯文化有一股莫名的嚮往。

巴黎和會前,費薩爾一世(前)與(後排左起)他的助手 Rustam Haidar、當時的準將 Nuri al-Said、法國上尉 Pisani、勞倫斯等人合照。 圖片來源:Bettmann/Getty Images

20 世紀初,阿拉伯世界仍為土耳其的鄂圖曼帝國殖民管治。勞倫斯受浪漫主義詩人拜倫的影響,認為應該鋤強扶弱,協助阿拉伯人翻身解放,隻身前往中東協助沙地各部落聯手反土耳其。

勞倫斯為何對阿拉伯世界有興趣?不是因為他讀了應該解放全世界無產階級的毛澤東著作,而是因為他是一名同性戀者。阿拉伯男子個個面目俊秀,古銅色肌膚,令勞倫斯迷上了沙漠。以一人統攝阿拉伯各部落,聯合抗敵,此一英雄事蹟記載在大衛連的電影「沙漠梟雄」之中。

勞倫斯一帶一路前往阿拉伯的時候,也從未得到英國皇室或政府大張旗鼓的支持。當然,以他的貴族背景,暗中有沒有為政府收集情報,則大有可能。即使有,阿拉伯的勞倫斯並非英國哪一家國企的 CEO。

中國今日模仿英國的 19 世紀,想建立自己的帝國主義,在民族情緒的角度,本也無可厚非。但人家的帝國主義,是由民間率先勘探開發行動,政府後補票,最終派去殖民地官僚,正式劃入維多利亞女皇版圖;而不是英國國防部加外貿部用國庫派出多路官員,浩浩蕩蕩四出征伐。

法國的拿破崙倒是由大將軍親自率領,遠征埃及和北非,但拿破崙的帝國很短命,而且拿破崙將精緻的法國文化和科學知識帶到了北非。今日北非的伊斯蘭文化仍然是最溫和理性的一支,北非有一股法國的文化風情,電影「北非諜影」體現了此一美學,至今利比亞以西的北非,受伊斯蘭國的滲透程度最輕微。

19 世紀帝國主義的形成和貢獻,中國人遠遠未能理解,企圖模仿,但手段本來已經粗躁。中國的國企領導,多是一群吹牛拍馬上位的黨棍,並非真正的勇武人才,而且手持巨資,到了海外,有自己的小算盤,也很符合人性。

中國認為,向外擴張的中華帝國主義這一課,自從七百年前鄭和下西洋的失敗,一直令人耿耿於懷,尚未補上。現在則大張旗鼓,打草驚蛇,難怪美國的世界警察地位與公信力,因為中國反而振興鞏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