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 Chung:面書 —— 面子個面

A+A-

面書(Facebook)真是譯得好,因為 Facebook 從來是面子派對。

突然之間想到這點,因為發現 Facebook 真是充滿了面子工程的地方:有些人不停稱讚自己,謙虛地吹牛,催眠朋友(及自己),讓人(和自己)覺得他「好掂」,我就剛剛被提醒:那位仁兄,真實是一位毒舌、八婆,但是在 Facebook,他是人生勝利組,是人人稱讚的大好人。

Facebook 上的虛偽,相信你身邊有一定有幾個 Case,個人主義也需要支持才盛行,這些網路自大狂,通常都有朋友無知地或諷刺地附和,交換自信,圍爐取暖,台灣人就稱呼這些甚麼都讚好的朋友,為「讚友」。

讚友很緊要的,他們是虛擬友誼的來源,你一發帖,他就讃,無論如何,你直線曲線地說自己,他都義不容辭地,留言給你一個心,再給你一個讚,但說到上一次見面是何時,雙方都說不出來。這種友誼,有時候反而成為真正的友誼,但是大多數時候,都只是維持在線上,有時只是單向:你以為網上互動如此多,你已經好了解這個人,可是在街上見面,大家也不想打招呼,說到底,在面書上互相刷存在感而已。

有些讚友,其實是危險的,他們冷眼旁觀,有時候留一兩句帶骨的留言,冷不防捅你一刀,這種有毒的讚友,是 Friendemy(frenemy),亦敵亦友,在面書上,一定是 Connected,但不一定是 Friend,只代表他想近距離,睇下你點死。

那天我的大學老師打電話來,竟然稱讚我的網做得好,我進去他的個人 Facebook 看一看,原來這麼久也沒有更新,我笑他是 CD-ROM:齋 Read。其實好多人都是這樣的,你見他動也不動,讚也不讚,其實日日看著 Facebook,熒幕背後怎麼想怎麼說,怎麼分析怎麼評論怎麼稱讚,你未必會知道,知道之後覺得驚奇,怎麼我們好久不見,你會如此評價我呢?是的,在這個世代我們都從每個人的社交媒體,去揣測一個人的性格,猜度他在做甚麼,塑造我們心中的那個人,我很久之前已經知道 Facebook 不是一個日記,憤怒的時候千萬不要玩,傷心的時候也不要寫,開心的時候寫兩句,玩玩而已,這樣大家就安安樂樂,而且也不留痕跡,幾年後不會再彈出來,提醒你傷心事,也不會有人 Screen cap,成為攻擊你的證據。

有沒有人跟我一樣,已經開始厭倦 Facebook 呢?使用 Facebook 已經超過十年了,面書上的朋友,已經從真實的朋友,發展到從來沒有見過、或者好少見面的「朋友」,但是大家有著共同的人際網路、工作、關係,所以變成在 Facebook 有聯繫,刷刷屏幕,發出來的帖,都是不熟悉的朋友,我會 Unfollow,保持關係就好了;每天在 Facebook 上放屁 —— 無意識地說話,上不到廁所也出帖的,Unfollow;常常鬧人的,Unfollow。久而久之,我問自己,其實我想在 Facebook 看甚麼呢?真正我喜歡的朋友,我已經主動去聯絡,經常見面了,或許是專頁的資訊吧,有需要的時候我也會去找找來看,不需要每秒更新。

我經常都心動,想刪除手機上的 Facebook 應用程式,不過工作上,又有點難以抽離,說到底,也許我也是那個,需要 Facebook 來營造面子工程的人。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Gloria Chung 環球食記

Gloria Chung(鍾詠嫻),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