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 Sir:脫歐與我何干?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11 月 25 日歐盟通過脫歐方案,脫歐又走了一大步。方案最後仍得由英國國會通過,但已有不少議員表明反對。反對聲勢最大的,竟似是強硬脫歐派而非留歐派。

上一篇我略述,今次的脫歐方案,幾乎是「一切照舊,過渡兩年,詳情再談」議會內外強硬派不滿意的其中一點就是「一切照舊」,脫了等於沒脫,似有「永續過渡」之虞,故寧願推翻方案強迫硬脫歐。

石 Sir 理解,現實上這個過渡方案,幾乎是無可避免。首先,脫歐後英國才可自行跟其他國家訂定新的貿易協議,沒有過渡期的話,英國與全球所有國家的貿易協議將會於 3 月底一夜之間全部失效。

另外,英國因歷史原因,並不希望脫歐後在愛爾蘭設立邊境關卡。雖有強硬脫歐支持者一直說,不用協議也能脫歐,只要走 WTO 模式或香港模式則可(本文不贅),但事實是幾乎何種型式的新英歐關係,都必須有邊境管制,否則英歐一切貨物、人口繼續通過愛爾蘭邊境自由出入,任何邊關限制將形同虛設 —— 事實上,兩年過渡期後如何解決這邊關問題仍是毫無頭緒,現方案的說法,只含糊其辭說「於過渡期內發展新的技術以確保將來毋須關卡仍可有效管制出入境」云云。石 Sir 倒是樂見其成 —— 若英國可發展出邊境不設關卡亦能管理出入境的技術,那全球所有國家的出入境關卡都可以撤掉了,杜林普的墨西哥高牆不用起了,摧淚彈也不用射了,都放置這個「新技術」去,豈不美哉?

雖然強硬脫歐派一直都說不出一個可行脫歐方案,卻極力推動反對至今唯一獲歐盟接受的脫歐方案。變數那麼多,3 個多月的脫歐限期後到底是甚麼世界,至今仍是無可預料,如上篇所說,各式行業面對不確定的營商環境就會決定撤資減產。

不過脫歐亂局,對石 Sir 這一類港人移民而言,影響實說不上很大。石 Sir 去年剛搬來英國,正可享低位買入英鎊之利,而英歐關係不佳,英國亦不得不多發展亞洲市場,石 Sir 的亞洲經驗或因此更有工作優勢 —— 英國無序脫歐,石 Sir 也算是個受益者。

但我知道,強硬脫歐,最終受害的,除了不是石 Sir 本人外,也不是那位家住古堡級大宅的 Jacob Rees-Moggs,亦不是在報章隨便打嘴炮也生活無憂的 Boris Johnson,更不是孩子有德國護照的 Nigel Farage,而只會是伯明翰附近車廠被裁員失業的工人。我實在做不出因自己不受影響就叫人隨意亂投票。

投票固然是民主社會個人的權力,因此也當然可率性隨意甚至亂運用 —— 但每人都宜了解投票可能的結果,明白自己能承擔那結果,才好作決定。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石Sir 居英記

年屆四十,看著香港在中共治下變得陌生,決定離開,移居英國。閒來把移居雜事,記錄起來,與讀者分享。 離開香港前,曾在學校當過幾年誤人子弟的工作,故以石 sir 作筆名。 筆者並非某大傳媒主管石 sir,只是碰巧同名,特此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