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億男」—— 富豪陷阱,金錢遊戲

A+A-
電影「億男」宣傳照。

由佐藤健和高橋一生主演的「億男」終於上映,以為是「賭博遊戲」或「天才犯罪家」戲碼的觀眾可能要先做功課。原著小說作者川村元氣第二部改編成電影的作品,上一部作品是同樣由佐藤健主演的「當這地球沒有貓」,兩部作品雖然完全無關,卻延伸了相似的討論,或是將問題翻轉再作探問。在前作「當這地球沒有貓」,當死神讓身外之物逐一消失,主角才發現,「萬般帶不走」其實都是騙人的,它們對你的人生其實多麼重要。以為身外之物皆可拋棄,到頭來還是會傷心不捨。

透過「億男」的故事,問題有所翻轉,又顯得更深刻了。主人公一男突然中了天文數字的巨額彩票,當金錢這身外之物多到滿瀉,它的重要性是否如你貧乏時所想像的模樣?如「當這地球沒有貓」的探問,若身外之物都不重要,那麼,生活之中的重量又來自甚麼?

一男由窮光蛋變成「億男」,一夜之間攀上天堂,一朝醒來又跌落地獄。天降橫財,卻遭朋友夾帶私逃,幾億獎金最終一毫子都沒剩下來。一男四出尋訪他的其他土豪夥伴,卻發現他們每個人都財迷心竅,口說一套,心裡另有一套,人前人後神鬼難辨。表面上,他們都已經看穿金錢遊戲,各有一套所謂的經驗之談、財富理論,結果當局者迷,自打嘴巴。有人扮演風光的人生教練,實則神棍一名,有人淪為賭徒,又有人是守財奴,玩弄別人也騙死了自己。

電影「億男」劇照。

金錢囚徒大都口徑一致,認定世間一切皆有定價。人有價錢,時間有價錢,連建立一個夢想,發一場夢,都可以標價出售。不過,以金錢衡量所有事物,其實只是對於財富最為膚淺的執著。相比之下,故事中最恐怖的角色,還要數到一男的妻子。

「億男」的每個角色都跟數字有關,兩個主角是一男和九十九,而九十九的夥伴是十和子、百瀨和千住。如此說來,一男的妻子萬佐子早已名副其實表明了她的魔王身份。萬佐子的恐怖之處,在於她的價值觀跟金錢囚徒剛截然相反,堅持相信最重要的事情無法以金錢計算,婚姻、家庭、微小而滿足的一家三口想像,都是無價的。如果金錢是個鐵籠,她衝開了欄柵,擺脫了世事有價的束縛,因此,她極度鄙視一男處處計較金錢,為錢煩惱,甘願為奴,卻不發現自己仍然被鎖在鐵籠外面一個更巨大的密封罩裡:無價。

再窮都好,都要讓女兒學芭蕾舞,「因為這是她第一次主動想爭取的事情」。初衷無價,親情無價,但背後的潛台詞是,作為稱職的好父母,應該排除萬難實現孩子的願望。萬佐子總認為自己無欲,對生活要求不多,相對有形之物,情願無價。她不愛錢,對財富不貪不恨,然而,又每年都要讓女兒上台表演芭蕾舞,她提醒一男,不要在女兒面前講錢,女兒已經懂事了,會知道父親經濟條件不好。在她心目中,金錢是魔鬼,女兒應該無憂無慮純白如雪,全程投入自己的興趣,而她作為好妻子、好母親,會盡力栽培女兒。萬佐子眼中,生活願景從來無法用惡俗的金錢衡量。

電影「億男」劇照。

但對金錢的妖魔化,對無價的追求,就代表她本身並非無欲。真正最口說一套,心裡另有一套的人,是以講心不講錢為座右銘的萬佐子。她說自己不介意和丈夫一起捱窮,但前提必須是他滿足了她的婚姻和家庭生活願景,但所有無價的願景,都需要用錢實現。不能講錢,但女兒練習芭蕾舞每個月需要學費,每一年讓女兒上台表演,又需要付錢,豐衣足食,週末逛街,都需要男主角拼命工作賺取惡俗的財富。萬佐子嘴巴雖說可以一起捱窮,但其實從沒想過放下這個潔淨的願景。因為她仍天真相信這些一切與錢無關。一旦講錢,清高的人就受到情感傷害,最終訴諸離婚,經濟獨立。說好的一起捱呢?

一男和其他被富豪嘲笑的失敗者,困在有型的金錢遊戲裡,以銀碼計算世事,甚至認為用錢可以挽救家庭和婚姻,固然可悲。被無價的想像所包圍,其實更加可怕。萬佐子從未意識到,如果一家三口要講心不講錢,要發自真誠地覺得生活上的滿足並不需要以金錢去衡量,首先,你需要有足夠的經濟條件,不用憂柴憂米,為口奔馳之餘仍有餘力和心神享受生活。像一男這樣為了還債,工作、工作、睡覺、再工作,週末還要強顏歡笑陪女兒外出,無價的想像從來是一種苛索。

電影「億男」劇照。

老生常談,不計錢的東西永遠最貴。執著於無價勝有價,以無欲為欲,也是個人生圈套,對金錢所抱持的小覺悟,最終仍不過一場執迷。主角後來明白了這個道理,倒是妻子可能還沒明白,他買了一份女兒喜歡的小禮物回來,萬佐子以為一男懂得講心了,其實是燕子歸巢的九十九教會了他,講心和講錢的分別,只是前者花得遊刃有餘。

雄辯神棍千住的一席話,點醒了一男,也幾乎是整個故事的眉批,日文的「紙」和「神」其實是同音字,都讀作 Kami。金錢是一張紙,金錢又是神,完全當它是神,做金錢奴隸,又或者完全當它是廢紙,兩種說法可能都只答對一半。

當九十九回來的時候,一男才恍然發現,他的這位朋友才是真正了解金錢為何物的人。除了因為他仍然善良如昔,沒有被金錢世界洗腦而墮落變質,更重要的是,因為他還會偷偷把幾張鈔票塞在自己的鞋底。有了錢,你才可以理直氣壯不講錢,當一個人對錢不在乎、不計較,或不為之所動,其實本身就已計算清楚,建基在腳下的一點充裕本錢。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