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常:東坡何價?

A+A-

臨近年尾,就跟大家回顧一下最近的兩個來自拍賣界的大新聞。

首先,當然不得不提早前在此欄和大家介紹過的中國宋代文人蘇東坡的罕見畫作「木石圖」,在 11 月 26 日舉行的佳士得香港「不凡 — 宋代美學一千年」拍賣中以 4.6 億港元成交。這件作品亦成為佳士得拍賣行於亞洲區歷來最高成交價拍品,刷新了 「明永樂御製紅閻摩敵刺繡唐卡」於在 4 年前創下的 3.48 億港元紀錄。

4.6 億港元,這個價錢究竟意味著甚麼?

經常說,沒有中西古今的宏觀綜合比較,單憑一個成交價是沒甚麼意義的。

先讓我們看看上月在紐約舉行的一場拍賣。

紐約時間 11 月 15 日晚,佳士得紐約戰後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見證了英國藝術家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的巨幅壓克力畫作「藝術家肖像(泳池與兩個人像)」(Portrait of an Artist [Pool with Two Figures])以 9,031 萬美元(折合約 7 億港元)的成交價刷新了在世藝術家作品拍賣紀錄。

如果以此成績對比蘇東坡「木石圖」的拍賣成交價,可以引申出幾個有趣的問題:

  1. 為何一件講到是「有今生無來世」的中國千年藝術文明遺產,會在現今的二手市場成交中及不上一個外國在世藝術家?
  2. 蘇東坡公認為過去一千年來最偉大的文人書畫家,當我們已經出到中國藝術史中的「無敵王牌」去與西方當代藝術家 PK 抗衡時,竟然都要輸足幾個馬位,何解?
  3. 作為一個中國藝術愛好者,不禁要問:是我們真的「技不如人」?還是甚麼原因?

在嘗試解釋蘇東坡為甚麼拍得不夠 David Hockney 高價的時候,我們不妨考慮這些因素:

  1. 時間性:兩場拍賣會相差不到兩星期,故此「國際政經大環境的急劇轉變而引致香港拍賣市場氣氛比紐約差」的說法並不成立。
  2. 地區性:如果說亞洲地區經濟前景不好,那麼又怎樣解釋香港蘇富比 2018 年秋季拍賣會總成交額高達 36.4 億港元,按年增長 15% 的好成績?
  3. 市場突變:當然中美貿易戰和台灣大選等因素或許對佳士得香港的整體拍賣成績有所影響,但歷史數據証明:無論是甚麼外圍環境,對於蘇東坡「木石圖」這類極端稀罕而且久未在市場上露面的珍貴生貨的拍賣成績是不會構成重大影響的。即是說那怕市況再差,花得起幾億港元競投一件百年一遇的心頭好的大買家還是很大機會會願意出錢買的。
  4. 其實一場拍賣會只需要兩位或以上的熱血買家你爭我奪地競投就可以把成交價無限地推高。中國那麼大,海內外富豪級藏家那麼多,以高價回購這件原藏於日本私人藏家的國寶級藝術品,讓這件流失異地多時的中國千年文明結晶回歸祖國,合情合理非常,對不?但令人費解的是,為甚麼蘇東坡「木石圖」沒有出現一如去年底達文西的一幅畫作「救世主」以逾 30 億港元成交一樣的熱烈競投狀況?那些口口聲聲說「愛國」的朋友們,在這緊急關頭,都跑到了哪兒去?

筆者想在這裡說的,並不是蘇東坡的作品就一定好,或 David Hockney 不值得 7 億港元的價錢(after all,藝術收藏是非常 personal 主觀的一回事),而是當西方文化話語權愈來愈佔上風的時候,我們華人社會卻在東方文化藝術歷史的回顧、發掘,以至知識傳播方面未做足/做好功課的時候,類似這樣的中西拍賣即時對照的尷尬場面,恐怕只會愈來愈多……

常言道:「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與大家互勉。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Avatar

前佳士得美術學院亞洲課程主管,現為獨立藝術顧問。夢想成為一個快樂的「修藏家」,相信藝術收藏只是手段,在欣賞藝術的過程中令自己成為一個更有修養的人才是真正的人生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