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果特輯】被上天厚待的待救國度

A+A-
雖有流域位列全球第二的剛果河,但淡水資源不潔問題,長期困擾當地社會。 圖片來源:Alex [email protected] Media

剛果民主共和國,以至整個非洲問題的複雜,包含無數原因,並且相互牽動,所以,救援協助雖已花上二、三十年,對於問題還只是彈指一瞬,國際社會難免氣餒。但依賴熱情,的確難以長久,唯對人類未來的遠見及承諾足以支持,能在無數希望與失望之間,慢慢看見曙光。

倒數生命,還是延續未來?

到訪位於剛果東部重鎮基桑加尼(Kisangani)附近的盧班加(Lubunga),這裡的兒童正受麻疹威脅。在「無國界醫生」的病房內,一名病重的孩子送進來,不知道是已不醒人事,還是過份虛弱,身形呈營養不良的症狀,嚴重抽搐著,床上放著一個超大型的時鐘,幫助護士留意用藥時間,畫面卻十分荒誕,似在數算孩子的生命。訪問來自比利時的年輕醫生 Merin,他冷靜的說:「由於孩子情況嚴重,已經不容進行詳細觀察,再判斷用藥。我們根本無法得知,他是患上麻疹,還是其他疾病。現在是就著所有病徵,先後處理,至於能否康復,則要看孩子本身了。」

麻疹檢疫的首項是量度小孩體重,檢測是否有營養不良問題。 圖片來源:Alex [email protected] Media

基桑加尼雖說曾經榮華一時,不過由於戰亂,連接剛果東西部的鐵路及公路早已崩壞,現時連接兩地的唯一方法,只靠一條剛果河。至於 Lubunga,此地有名並非因擁有特別的文化風景,而是剛好與叛軍領袖湯馬斯盧班加(Thomas Lubunga)的姓氏一樣。盧班加因強徵童兵的戰爭罪行,被海牙法院審理判刑。在到訪前兩月,該地正有大型麻疹爆發,兒童飽受威脅。麻疹透過注射疫苗,在先進國家早已受控,但剛果社會根本無力負擔檢測及疫苗費用,疫症爆發不可收拾,如沒其他組織介入,民眾只能聽天由命,而由於盧班加接近剛果運河的重點口岸基桑加尼,如果疫情失控,疫病可透過運河快速擴散。

麻疹原本只是小兒科,但在剛果卻很能反映現況……

活於落後貧困,只因擁有未來資源?

剛果自 1960 年獨立於比利時的殖民統治,可惜自立並沒帶領該國走上富裕大道,相反在不同天災人禍中,包括內戰及第二次剛果戰爭中,使該國滿目瘡痍。但無風難起浪,殘酷戰爭必有因,剛果的貧窮絕望正正由於其得天獨厚的天賦:鈷(Cobalt)和鉭的儲量居世界第一位,其中,鈷的儲量佔世界總儲量的 6 成;核原料鈾-238 的儲量居世界首位;鑽石儲量居世界第 2 位;銅儲量居世界第 6 位。當中尤以主要用於生產手機、電腦及電池的鈷已成炙手可熱的礦產。天然資源豐盛,引來各種當地及外來勢力,相互爭奪,內戰頻仍,形成各種災難:流離失所、性暴力、童工、不斷的疫症爆發。漫長動盪,令剛果的社會服務,包括交通、醫療及衛生設備嚴重落後,社會還在先進國家一早解決的健康問題中,泥足深陷。

無盡的耐力,永恆的承諾

國際社會在上世紀未曾著力關注非洲問題,剛果也曾一度成為了熱門的被助國。不過在長期磨難中,國際社會對支援非洲熱情漸退,援助焦點從非洲移至西亞及現正困擾歐洲的難民問題,諷刺的是非洲難民,正正就是因為非洲本土出現問題而造成…… 到達剛果,訪問「無國界醫生」團隊,可見全球經濟及權力關係在非洲大地之上的運作,近距離接觸宏觀問題濃縮於一國的悲涼。

在盧班加的麻疹病院,先會分流病患。這小孩由於延誤就醫,命懸一線。 圖片來源:Alex [email protected] Media

「無國界醫生」的救援模式,向來務求極速介入,完成即離場,並不希望長期於當地運作。但在剛果,「無國界醫生」的救援期已超過 30 年,成為其一超長期項目。但其主因之一是因為愛滋病問題。剛果金沙薩是愛滋病首宗案例確診之處,社會受盡愛滋病折磨。要對抗愛滋,在於及早檢驗避免擴散及在潛服期時服藥控制,這兩者明顯皆非一朝一夕即可處理完事離開,當社會根本無力負擔兩者的費用,最後「無國界醫生」便開始長駐於此。另一方面,幅員為非洲第二大國的剛果,問題天天新鮮,衝突日日見血,帶來各地短期項目不斷,遂綜合成長期問題。

準備踏足剛果,採訪「無國界醫生」的項目之前,只要經歷入境前的超強防疫,已感當地社會在生命邊緣的掙扎,當身在「無國界醫生」的營地中,對事態的預計也顯得輕可了。社會處境黯淡,在饑餓貧窮中,在病困痛苦絕望中,如沒有人為他們維持生命的希望及可貴的尊嚴,一切將會瞬即崩壞,從人道立場,當然不容發生,從國際社會秩序而言,也將會無力面對。

文首談及的小孩,最後也默然離去,可幸在隔離康復病房中,母親和她們正在康復的小孩,拜託我們為他們一家留影。

母親希望與麻疹中康復過來的小孩合照。 攝影:Anthony K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