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立:日本新偶像團體如何建立知名度?

A+A-
鈴本美愉在「欅坂不會寫」節目上,建立了「栗子獎勵機制」;圖為劇照。

前文提到,松岡茉優之所以能夠建立得到鮮明的綜藝形象,主要由於她在不同的綜藝節目中,不斷宣傳她對 Morning 娘的喜愛,而慢慢建立到一種「キャラ(個性)」。最近筆者迷上乃木坂 46 及姐妹團體欅坂 46,並不斷重溫她們的綜藝節目。她們分別有固定冠名節目,分別是:乃木坂 46的「乃木坂在哪?」、「乃木坂工事中」、「NOGIBINGO!」;欅坂 46 的「欅坂不會寫」、「KEYABINGO!」。有別於松岡茉優有著「女優」身份,身為新生偶像團體的她們更依賴綜藝節目的表現與「キャラ(個性)」建立,為她們建立各種業務聯繫,並將她們營運成為一個經濟體。觀看她們這些偶像團體的節目,似乎有助我們了解日本綜藝節目對她們知名度的影響,以及日本綜藝節目在電視收視日漸低下的年代中的特別地位。

在這之前,筆者先要介紹日本訪談類綜藝節目較為獨特的構成。日本綜藝節目中,有關藝人、偶像等演藝界人士的純訪談節目較少,有例如落語家笑福亭鶴瓶主持的「A-Studio」,以及藤木直人、上田晉也、森泉三人主持的「灑落主義(おしゃれイズム)」。這兩個節目相對地外景、節目中遊戲、或作弄嘉賓的套路(有點像相聲「玩梗」)比較少。此類節目通常以發掘嘉賓私底下的生活為主。

大多數日本綜藝節目都具備上述的 3 種元素,例如由男性偶像團體 TOKIO 主持的「TOKIO KAKERU(TOKIO カケル)」,以及由 3 個搞笑藝人團體,共 7 位主持的「閒聊 007(しゃべくり007)」等節目。以筆者看得比較多的「閒聊 007」為例,每當女藝人嘉賓在分享自己青蔥時代的情史,或者對理想戀愛的憧憬時,其中 6 位主持常常起鬨,讓嘉賓參與「把他們當作理想對象般告白」等的即興劇場。如果觀眾有留意的話,在 2010 年「閒聊 007」中,北川景子與其中一位主持德井義實的告白短劇就在 Facebook 一再瘋傳

菅井友香說她喜歡馬術,暴露了名門出身的特點。 圖片來源:ammc_ch/Twitter

深居簡出的藝人上這些綜藝節目,通常與他們宣傳自己有份出演的新電視劇、電影、舞台劇有關。節目知名度與藝人知名度乃是相得益彰的關係。這與新偶像團體要從零開始建立年輕偶像的綜藝觸覺,冠名綜藝節目每週播放的頻率有頗大差異。以「欅坂不會寫」為例,她們冠名綜藝節目甚至比她們首張單曲 Silent Majority 發表日期要早近 5 個月,當時「欅坂不會寫」已經播放到第 26 集。

收看首 2、30 集「欅坂不會寫」時,觀眾會看到節目如何透過問卷、運動會等等,為各位成員的「個性」作出初步定型及劃分,例如鈴本美愉在初次上節目時,就因為與主持人的互動建立了「栗子獎勵機制」,當她綜藝表現出色時就獎勵她一顆栗子,後來她亦被暱稱為「栗太郎」。菅井友香則因為最初的自我介紹說她喜歡馬術,暴露了她名門出身的特點,後來她在節目中亦常被稱為「菅井樣」(亦即菅井大人,對上位者的尊稱,此處則為戲謔之用)。

在這類綜藝節目中,搞笑藝人的控場能力在節目營運初期可謂主導了整個節目的流向,他們拋梗、裝傻、發怒的誇張行為彌補了團體不適應鏡頭,以及綜藝節目所需要的高頻,搞氣氛的對答,把他們稱為「奶爸」都不為過。接下來的幾篇,筆者將會細說搞笑藝人在這些節目中的角色,以及成員如何透過節目安排建立自己的形象。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夕立 中距離日本

想日落先起床,故名夕立。粗通日文,超譯日本的社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