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追星的女子

A+A-
圖片來源:winds_tv/Twitter

真人真事,可歌可泣,風聞這件發生在我朋友身上的傳奇事蹟之後,我決定要擇日寫下來,以作存念。

歷年來,無論工作還是日常生活,身邊都不乏追星一族。有些人追得取巧,只是借工作之便,跟明星訪問,出席品牌宣傳活動,旨在集郵吹噓,在社交平台沾上星光。另一種是追得懶,都是茶餘飯後想找些休閒嗜好,鎖定三兩個明星,追電視劇、追綜藝節目,演唱會買前排捧場,房間有幾張海報之類,如珠如寶但不入肉。上述事情,包括演唱會簽唱會和生日會的近距離接觸,I 小姐都一律做齊,但這些門面工程,於她只屬皮毛。

如果一個人追星追得癲喪,例如追車、瞓機場,演唱會場場瞓身支持,這種程度可謂病態。而 I 小姐是我的大學同學,認識第一日開始,她從沒隱瞞過自己的病態,曠課接機實屬平常,窮到燶都可以快閃日本看偶像演唱會,而且看足兩三場。她的偶像,是日本三人男子組合 w-inds.。

w-inds. 在我們十幾歲時出道,他們同樣十幾歲,與 Fans 同齡成長,是經營偶像團體的常見策略。十年八載之後,忠實歌迷長大之後都逐漸離去,w-inds. 已不算是當紅男子組合,但我們班上的 I 小姐仍然不離不棄,年輕時的病態,出社會後更進一步成為常態。失聯多年,我們輾轉成為同一報館的同事,但不同部門。而她,肯定是娛樂版。每當有 w-inds. 的新消息,再細碎都好,其他報館不做,她都一定做。即是全香港至少有一間報館會做。

她可謂燃燒自己,照亮了自己的偶像。一個懷著追星夢的記者,到底要有多少熱情才能追到採主部頭就範,實在是一門學問。而那一年,w-inds. 來香港開演唱會,I 小姐更成功爭取為三人做專訪,面對面,四目(八目)交投,由追星少女和偶像,變成熱心娛記和藝人,珍貴的談話機會和世紀合照,必然是她的追星事業里程碑。我以為這已經算是她的一番人生成就。我以為。因為故事才剛剛開始,常態之後,當然是非常態。

在追星學的領域,I 小姐才三十出頭,成就已非常變態。

圖片來源:I 小姐。

又幾年沒有聯絡,我在雜誌圈子打滾,據聞 I 小姐辭職去了日本滑雪場打工(順便追追星,看看演唱會也在所難免)。去年暑假,強勢回歸,在一家本地鐘錶品牌任職公關,即是由我的同學、同事,變成合作夥伴。寒暄之後,I 小姐揚言,她的目標是要成功爭取做 w-inds. 的贊助商。我以為,事業剛換跑道真是雄心萬丈,不知天高地厚,但做人有衝勁畢竟都是好事。我以為。

幾個月之後,w-inds. 在去年底第 10 次來香港開演唱會,該鐘錶品牌正正式式成為他們的贊助商之一。OMG,收到新聞稿的時候,不知何解激動到鼻頭突然一皺。記者會贈錶儀式之後,當然又是世紀合照環節,I 小姐理所當然是贊助商的代表(地位又比娛記妹妹高了好多級),與三位男子握手聊天。並不理所當然的是,我們的前報館居然將她和 w-inds. 的世紀合照,落紙付印,而且是有 caption 的,全名連職銜。一個追星的公關到底要用多少年時間深耕細作,才可以感動到他的老闆、同事、前同事,以及我,讓歷史永遠白紙黑字記住她的追星事蹟呢?

最重要的,當然還是被追逐的當事人,男子組合 w-inds.。據 I 小姐形容,w-inds. 三子收到紀念名錶之後都相當喜歡,更對 I 小姐十多年來的無償支持表示感激,事實上,過了幾個禮拜之後,他們在日本的歌迷活動中又見到 I 小姐了。追星一族深淺各異,有人追得門面,明星往往表現得更加門面,但 w-inds. 回到日本,無數場合都仍然戴著 I 小姐(代為)送贈的名錶(消息由 I 小姐本人提供)。追星一事,恕我不懂,但男人和錶,我比較懂。如果不喜歡、無感覺,你會情願不戴。一而再,戴得上手,代表真的有些感情。

聽說 w-inds. 三子已經認得 I 小姐了。追了十幾年,她終於由粉絲人海中的一粒妹頭,成為面容可辨,有名有姓的傳奇女子。抱歉,並不是想說所有微小的念頭去到高調和極致就會精彩,亦不是所有事情堅持到最後都可以成為勵志故事,但如果你喜歡一件事,你會懂得自燃,透過自燃,成為一個擁有溫度的人。

就算追星,都要做一粒有溫度的星塵。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