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翔鐘:政治敏感和有權不用

A+A-
2017 年 6 月,英女王出席國會開幕大典。 圖片來源:路透社

當英女王的高級助手與政府官員談及是否要建造新的皇家遊艇時,他們意識到這是政治上敏感的(politically sensitive)問題。其實,皇家遊艇涉及的政治敏感程度不算太高。但是,英國政府和皇室在處理皇室事務時具有的政治敏感性,保持高度警惕,盡量避免出意外。是否建造皇家遊艇,只是一例。

另一個例子是 1992 年溫莎城堡大火後重修,耗資 3,600 餘萬英鎊。為了避免引起民間的反彈,皇室宣佈女王從此繳納所得稅,開放白金漢宮,用此收入支付修復溫莎堡的開銷。

禍不單行。當年年底,女王宣告那是「可怕的一年(annus horribilis)」。這一年,王儲查理斯王子與他的妻子戴安娜分居,一本由戴安娜提供材料寫成的書大爆王儲婚姻醜聞。同年,女王之女安妮公主離婚。同時,媒體刊出女王次子之妻約克公爵夫人讓人啜啃其腳趾的相片,醜態百出。

醜聞影響皇室的形象,甚至可說直接衝擊君主制。到 1997 年戴安娜在巴黎車禍香消玉殞時,民眾的不滿似乎達到高潮。有人認為,只要戴安娜的弟弟史賓塞伯爵(Earl of Spencer)登高一呼,皇室就會垮台。

事情當然不那麼簡單。廢除君主制是重大憲政議題,依現代英國人處理憲政問題的成熟態度,必定會反覆討論,不會貿貿然決定。醜聞令皇室失分,但還不至於上升為君主制存廢議題。何況皇室應付得宜,且戰且退,危機慢慢消解。

就政治敏感而言,二戰以來,有過一場涉及女王的憲政危機。1963 年女王邀請有貴族身份的休謨伯爵(Earl of Home,後改名為 Sir Alec Douglas-Home)組閣。按說,女王擁有指派首相的權力,她這樣做並不違憲。但是這樣做違反了她祖父喬治五世開啟的先例。喬治五世在 1924 年和 1931 年兩次繞過比較資深而具上院議員身份的閣員,指派下院議員身份的閣員組閣。

休謨後來放棄貴族爵位,通過補選進入下院,從而避免了首相無法面對下院議員質詢的尷尬局面。今天,各黨都有選舉黨魁的辦法,一般情況下,不必由君主決定組閣人選。可是,如果大選後政黨不能決定何人出任首相組閣時,女王還是有權指定首相或組閣人。不過,女王和她的助手知道,最好的做法是有權而不予使用。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Avatar

資深新聞評論家,曾任職 BBC,前「香港信報」總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