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國產凌凌漆 —— 我最喜歡的角色?那幾個收錢放人的公安

A+A-
這幾個公安為了幾根香煙、幾百元人民幣,就讓主角買回一條命;「國產凌凌漆」劇照。

在「國產凌凌漆」這電影中,我最喜歡的一段,是凌凌漆被判死刑槍決,逃出生天的那段。在這段情節中,凌凌漆和很多人要被槍決,大家面對死刑還是求生。

周星馳本來想申冤,但看到盲人用道理求情也是沒用。然後再說自己的背景血統,卻也看到另一個背景比自己更厲害的難逃一劫。再想用武功強行逃走,也見到一個武林高手逃走失敗。最後唯一成功的最後手段,就是拿錢出來行賄公安,不僅救回自己一命,那幾個公安還歡送他離去。

而這幾個公安,也是我在這電影裡最喜歡的角色。可能你會詫異,明明是貪官污吏、小人物,只出場一瞬間的配角,憑甚麼成為令人喜歡的角色?我卻有很好的理由去喜歡他們。別忘了,客觀來看,他們是救了主角一命的人,沒有他們,主角就死了,故事就結束了。他們是少數真的在故事裡救人一命的人。而他們救人的方式,竟然是是疏離職守。

疏離職守也可以是好事?如果你細想下去,這個場景其實有很多意味。在一個不義的制度,不義的法律,不義的環境,當一個沒有自己意志,聽命行事的公務員。然後叫你執行一些有問題的法律,叫你殺一堆很可能是無辜的人,這時候,你盡忠職守,是否好事?

盡忠職守,聽命行事,不偷不搶,安分守己,這是多少建制人員奉行一生的信條。這樣做的人,看似無可厚非,但這卻正是所謂的「平庸之惡」,這也是莊子所說「聖人不死,大盜不止」裡的「聖人」,這世界不少邪惡的行為,就是由這些沒有平庸的人盡忠職守地執行,他們沒有惡意,卻只因為忠實執行法律和制度,而令這世界變得更壞。

他們沒有責任,誰也沒有責任,事情卻變差,卻有人受害,這正是平庸之惡最可怕的地方。而這幾個公安,他們為的只是幾根香煙,一百元人民幣,就讓主角買回一條命,看起來荒謬可笑?但他們卻是為這個不義的制度提供了唯一的解決:不認真地執行。

「國產凌凌漆」劇照。

面對惡法,野蠻的制度,建制中人,常說自己也只是聽命行事,無可奈何。但真的如此嗎?在蘇聯瓦解時,有一個有名的審判,就是審判一個射殺逃向自由人民的衛兵,那衛兵辯護說,我只是聽命行事,但是法官卻判他有罪,因為他即使聽命行事,他的命令就只是對人開槍,但是否要射得準,可是他自己決定的。

是的,聽命行事並不是全部,人就算被當成零件,也從不是真正的機器。

一些其貌不揚,沒有甚麼才能,只是混口飯吃的丑角,做一些現實真的能做到的事情。我們很少人能變成像凌凌漆特務,也很少人能變成故事裡的改造人、科學家,這些人都離我們太遠,我們更可能是像那些公安一樣,成為機器裡的一個零件。而有時,我們要發揮大作用,也不過是在關鍵的時刻讓自己故障而已。

當然你會說,這樣做也是不道德吧?可是身處不義的法律與制度中,你能道德到哪裡?他們再怎樣不道德,至少有自我、有權衡,比起沒有靈魂地執行的機器好多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