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無敵破壞王 2 —— 一切的感情投入,一切的幸福,終究都會失去

A+A-
雲妮露與破壞王;「無敵破壞王 2」劇照。

過著幸福的時光,是故事常有的結局。不過,只有幸福就沒有續集了,所以要有續集,往往就是上次結局的幸福被中斷,那多數就是有新的壞人出現,主角們再一次對抗壞人,回復被破壞的和平。這不僅是兒童故事,也是超級英雄電影常有的橋段。

而「無敵破壞王」之所以有續集,自然也是幸福被中斷。但是這個故事沒有反派也沒有壞人,和平也沒被誰破壞,幸福的結束,只需要一個最現實的理由,那就是「沉悶」。

同樣的食物吃多了就會開始無味,曾經愛上的俊男美女也會失去新鮮感,某個曾熱衷的興趣再也提不起勁,打線上遊戲從樂趣淪為負擔,連金錢也會厭倦,失去會感到痛苦,但得到也不會感到快樂。我們對事物的感受,總是慢慢的變得遲鈍。每一個給我們樂趣的東西,都像是礦坑,我們從中挖出快樂,但愈挖,就愈會枯歇,最終變成雞肋。

只因為世間恆變,人心會變,所以幸福並不永恆。

這就是女主角雲妮露面對的情況,男主角破壞王雷夫安於現在的幸福,雲妮露卻覺得受夠了,她需要新的刺激。也就是說,兩人的價值觀產生了差異了,她如果追尋新的幸福,就必須放棄掉現在的生活,換言之,就會破壞雷夫所安於的現狀,令他失去幸福。兩人的幸福,是對立的。不是雲妮露沉悶而雷夫幸福,就是雲妮露找到新的幸福而雷夫失去了現狀。

你要把他們看成是感情丟淡的情侶、結婚久了的夫婦,或者是在畢業後日漸疏遠的朋友都可以。這電影談的是人類其中一個最不想面對的問題:任何感情的終點,皆是生離死別。所有感情的投入,最終都必然是失去,這是人類其中一個重要的恐懼。

灰姑娘把玻璃鞋爆樽當武器;「無敵破壞王 2」劇照。

這故事的一切都是源自這個衝突,中間發生的事情,或者各種行為,都只是這問題的延伸。雲妮露要追尋新天地,就要疏遠自己的舊友們,雷夫不想失去目前的幸福,就只能妨礙雲妮露追尋新的生活。而你對角色的感情,會像鏡子一樣反映了你目前的價值觀,你可能會覺得角色們都很自私,但也有可能覺得感同身受。出於真誠的感情所做出的行為,卻總是傷害了別人。

這故事沒有反派,同時也沒有正派,因為它沒有黑白分明的是非對錯,只有每個角色之間的真正感情,大家都在追尋幸福,也曾可以一起去追尋,直至有一天發覺,原來你的幸福和我的幸福,是互相排斥的。變成不是犧牲自己的幸福,就是犧牲對方的幸福。再想逃避也沒有意義,去到某天,你還是必須取捨。

所以你明白,為何這麼多影評會說這是個沉鬱的故事,即使電影裡看起來有個大團圓結局。其實觀眾心裡都明白,終究雲妮露也會厭倦新的地方,而雷夫今次接受了,未來也會失去更多別的東西。不論是幸福或接受,都只是暫時的。

想到這裡,不如對著灰姑娘拿玻璃鞋爆樽的橋段笑笑就好了,人類雖然不能太短視,但有時想太長遠也只是自討沒趣而已。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