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yashi:社畜寄生獸

A+A-

1 月 22 日,一名 OL 上班途中,於東京都東急中目黑站於月台墮軌,被駛進的列車輾過,送院後傷重不治。這原本只是一宗普通的意外,雖然用「普通」來形容這宗事故是頗滅絕人性,但跳軌自殺的確是東京的日常。一般情況下,這類新聞都只會報道時間地點人物、列車受阻多久、又何時恢復通車。但這一宗 OL 死亡事件比較特別,原因是醫院於死者身上檢出流感病毒,還有目擊者指出,死者墜落月台前步履不穩。流感症狀,嚴重竟會導致人命傷亡。

生病了本應該休息,何況流感嚴重起來可致命,傳染力亦高,為人為己也應該請假休息、甚至入院隔離。於是,看畢這宗新聞,我們不能不問一個問題:那名染上流感的 OL 為甚麼還要上班?合理思考下,患流感發高燒,即使回到公司也無法工作,就算工作也不可能有效率。到頭來,工作做不好,感冒還變嚴重了。

對,身不由己呀。日本職場以請假為大罪,老一輩的上班族更以一生從未請假而自豪。就算感冒發燒斷手,但只要支持到辦公室的座位就是上班族的勝利。1995 年,奧姆真理教在東京地下鐵散播沙林毒氣,導致多人傷亡。然而,當時有上班族竟在吸入毒氣後,自行離開現場回到公司,在早會之際終不支倒下才被送院治理。

雙盤吸蟲寄生於蝸牛體內,令其觸角不自然膨脹及跳動起來,並控制其大腦,成為「殭屍」蝸牛。 圖片來源:HEKAKOSKINEN via Getty Images

筆者想起有一種棲息於歐洲與北美的寄生蟲,叫雙盤吸蟲(Leucochloridium Paradoxum)。雙盤吸蟲透過鳥類糞便傳染,入侵蝸牛體內後感染其眼部,顯現出奪目的顏色與斑紋。最後會控制蝸牛的大腦,爬到樹上顯眼的地方,等待被鳥類捕食,然後進入下一個循環。被寄生的蝸牛變成如殭屍一樣,做出不合理的行為,將自己推上死亡的絕境。

跨物種對比下,被寄生的蝸牛與將生命奉獻給工作的上班族竟然出奇地相似。兩者都受外部因素的驅使,做出不合理的行為,危害自己生命。蝸牛是因為寄生蟲的繁殖機制,身體成為傳播的工具;上班族是因為社會與群體的規範,用生活與生命去換取不屬於自己的經濟產出。因病引致步履不穩而掉下月台實屬冰山一角,上班族文化帶來的還有過勞死與過勞自殺等問題。

想延伸討論的人或者會聯想到階級意識形態和異化的傳統批判,但念頭一轉,我們又有誰能夠在社會中自由地活著?在人身事故中飛濺的血沫或者都有寄生蟲,並已寄居到所有人身上,驅使著我們不斷幹明明不想幹的事,一層又一層地傳染下去。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Moyashi 在日廢青異聞錄

東洋島國在學廢青,專注生產二氧化碳廿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