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水車薪的養老金,自殺的南韓老人

A+A-
獨居的南韓長者,居於廚廁一體的狹小公寓。 圖片來源:路透社

香港政府收緊長者綜援計劃,養老及退休制度的討論仍在繼續。不過,南韓長者面對的退休困境,可能比港人更嚴峻。「日經亞洲評論」報道,現時在南韓處於退休年齡的老人,由於缺乏家人供養、難以尋找工作及退休金不足,連維持基本生活也成問題。

現年 70 歲的孫(손,音譯)先生居於首爾,每日也會到市內的寶塔公園,與友人一起買購買 2,500 韓圜(約 17 港元)的牛血湯飯作為午餐。他稱「這裡是全國最便宜的,然後我們去喝 200 韓圜(約港幣 1.4 元)的咖啡。」每日節衣縮食的孫老指,自己要求不多,只希望每天有 1 萬韓圜(約 70 港元)的生活費。

稍為計算,即孫老希望每月能收到約 30 萬韓圜(約港幣 2,100 元)養老金。但現時,他只可向政府領取 25 萬韓圜(約港幣 1,700 元)的生活費,在扣取日常開銷後,養老金所餘無幾。「我甚至無法隨心使用房間的暖爐,開啟一段時間便要關掉,好省點錢。」孫老的生活捉襟見肘,而在人口急速老化的南韓,他只是其中一個例子。一海之隔的日本亦面對人口老化問題,但南韓與之相比,貧困長者人數卻更高。據經合組織的數據顯示,2015 年,日本只有 19.6% 的 65 歲以上國民處於貧窮狀態,南韓卻有 45.7% ,冠絕所有成員國。

在南韓,70 歲或以上長者的自殺問題更是嚴重。根據南韓保健福祉部旗下的自殺預防中心,2017 年國內每 10 萬人的自殺率中,70 至 79 歲達到 48.8 人,80 歲或以上更高達 70 人,皆超出全國平均值的 24.3 人。首爾東國大學的研究員曹勳玄(조현연,音譯)認為,老人自殺率高企與政治不無關係。他解釋:「政府的無能及不負責任,導致南韓在『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裡,擁在最高的中老年人貧困及自殺率。政黨在解決老人貧困方面,發揮關鍵作用。」

從地域劃分,農村的老人自殺問題則比城市嚴重。2017 年,每 10 萬首爾人中,只有 18.1 人自殺,屬全國各地最低。但在農村人口較多的忠清南道,卻多達 26.2 人。當地白石大學的社會福利教授崔明民(최명민,音譯)認為,原因在於農村地區缺乏政府支持。「老人在這些地方,得不到醫療或文化機構的支援。而無法工作的人,會被排除在社區之外。」對此,總理李洛淵早前亦表示,將會建立制度,讓中央與地方政府合作,預防老人自殺。

但國家能否解決根本問題,照顧老人?「墨爾本美世全球養老金指數(MMGPI )」反映,在 A、B+、B、C+、C、D、E  7 個評級中,南韓與日本、中國及印度等國並列於 D 級,代表養老制度存有巨大弱點,需要補漏拾遺。假如沒有改進,其效果及可持續性將成疑問。人力資源諮詢機構「美世(Mercer)」的國際會長 David Anderson 表示:「南韓養老金制度的缺失之一,是僅以人們平均工資的 6% 來計算養老金。」而且,即使南韓的法定退休年齡為 60 歲,但有企業會迫使員工在 50 多歲時提早退休,變相陷入沒有收入的「退休生活」。Anderson 強調,南韓必須對最貧困的退休長者加強支援,如資助一部分私人養老金計劃,並提高繳納養老金的水平。

除了制度不足以保障老人,家庭亦不再如過去般供養長者。79 歲的姜(강,音譯)先生指:「我的子女沒有支援父母的想法,我沒法向兒子或媳婦要錢。」換言之,他們亦是首批得不到下一代供養的老人。南韓健康與社會事務研究所(KIHASA)高級研究員金侑京(김유경,音譯)解釋:「南韓的家庭結構趨向小家庭形式,加上個人獨立的社會走向,人們認為老人應由國家照顧,而非家庭。」

目前,文在寅政府已提高國家的基本養老金支出。今年 4 月起,65 歲人士每月可領取 30 萬韓圜津​​貼,增加了 5 萬韓圜(約 350 港元)。去年 12 月時,保健福祉部亦提出多項養老制度方案,有待議會審議:

  1. 維持現狀,每月的國家養老金為退休前收入的 4 成,保險費佔當中的 9%。
  2. 提升基本養老金至每月 40 萬韓圜(約 2,800 港元),保險費同上。
  3. 提升保險費至 12%,養老金為設定為退休前收入的 45%。
  4. 保險費提高至 13%,養老金為設定為退休前收入的 50%。

雖然政府著手改革制度,但老人目前仍在苦苦掙扎。南韓的青年失業率一直處於 8% 左右,意味普遍競爭力更弱的長者難以在商店、餐館找到工作。70 歲的李相啟(이상계,音譯)因為擁有一所房子,無法享有基本養老金,只能每月領取國家養老金的 25 萬韓圜。他每天靠著執拾紙皮,換取約 6,000 韓圜(約 40 港元)的收入,此刻直言:「這樣的收入太少了,不足以支撐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