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假面騎士平成 Generations Forever」—— 好久不見了,佐藤健/良太郎

A+A-
「假面騎士平成 Generations Forever」宣傳海報。

早前到日本旅行,眾多行程之中有兩項特殊任務。第一件事就是朝聖漫畫「JOJO 的奇妙冒險」作者荒木飛呂彥的原畫展覽「冒險之波紋」—— 心如鹿撞,嘩啦嘩啦嘩啦嘩啦但實在太過疏忽,因為記錯日期,抵達大阪的時候展覽已經結束。不打緊,還有另外一件重中之重的事情:入戲院,看「假面騎士」劇場版。

「假面騎士平成 Generations Forever」預計今年都會在香港上映,但要知道,「平成」年號只是維持到今年 4 月,機會只有一次,在最後的平成時代,在日本看平成時代的最後一部「假面騎士」電影,相信是每一位粉絲都不會錯過的歷史印記。

有生之年,只是在日本戲院看過兩次「假面騎士」劇場版,分別是 2009 年的「電王(Den-O)」劇場版「鬼島的戰艦」,以及這一次,在 2018 年底上映的「時王(Zi-O)」劇場版。剛好十年,劇組也剛好邀請到「電王」的男主角佐藤健闊別十年之後再度回歸,誠意十足。唯一可惜的是,「平成 Generations Forever」劇本早已預留角色給另一位前代主角菅田將暉,心水清的觀眾一看就知是哪幾場戲,但據聞菅田將暉的片約已排到兩年之後。好吧,留下一點遺憾。

「假面騎士平成 Generations Forever」劇照。

上映一個月後,終於親眼見證一個時代的終結。平成的最後一部作品,雖然沒有「復仇者聯盟」那種 Marvel 明星大堆頭列陣,但不是一句感動能夠形容。故事劇本仍有著不少親切的 Bugs(有哪一部特攝片沒有 Bugs 呢)。不過,憑著編劇團隊對這個系列的心意,將好幾代「假面騎士」的世界觀重疊起來,而最主要是「電王」和「時王」兩部作品中的穿越設定。時空錯亂,歷史改寫,故事一直回溯到 2000 年的長野山古代遺跡,即是平成時代第一代主角「古迦」的誕生地。敵人的想法很有趣,亦相當後設,認為不同年份的「假面騎士」彼此存在著世代交接的關係,只要逆寫歷史,阻止「古迦」從古墓中甦醒,往後二十年的平成「假面騎士」都不會出現。

「假面騎士平成 Generations Forever」劇照。

故事中,平成「假面騎士」的歷史因而改寫,但他們並非就此消失,而是虛擬化。當大家忘記了這些年來真正存在的假面騎士,整個世界變得更加後設,人們以為「假面騎士」純粹就是東映的皇牌特攝片,以及一些自己幻想出來的故事。甚至連「時王」的一眾主角都忘記了自己的真正身份。然後,佐藤健 —— 「電王」良太郎出現了。僅僅一場戲而已,卻是整個劇本撥亂反正的最關鍵角色。還記得 2008 年「電王」世界設定的話,都應該想起良太郎/「電王」是所謂的「特異點」,即是在所有平行時空中獨一無二的存在,因此不會受到任何時空悖論的影響。就算全世界都遺忘了假面騎士,在某個時空,都會有人記得。因為佐藤健/良太郎仍然是「電王」,就算更多人認識佐藤健是因為「浪客劍心」、「爆漫」或其他電視劇,在一些人的心目中,他的誕生地都沒變過,仍然是一個人分飾八個人格的良太郎。

良太郎的拍檔桃塔羅斯看著(從各種意義上都是好久不見的)他,沉默許久,淡淡說了一句:「我們又怎會忘記你呢?」貫穿了時空錯亂的故事世界,亦說穿了現實中觀眾的心聲。「特異點」是不會消失的,誰會忘記佐藤健十年前出道的角色呢?佐藤健出場之際,尚能強忍內心的激動,到眾人記憶得以重組,平成「假面騎士」逐一登場,腦海裡赫然閃過這些年來追看「假面騎士」的經歷,隱約都記得每一幕的經典畫面。是的,記憶回溯,忍不住兩行淺淚 —— 悄悄一看,旁邊的女觀眾已哭到一臉淚光。走過平成年代,觀眾如我們又怎會忘記這部特攝片?

因為這個傳奇持續陪伴了你二十年,它(們)不只是所謂的美好回憶,而是當你想起自己是怎樣成長過來的時候,像守護著良太郎的桃塔羅斯,它(們)一直在你身邊。

它就是組成今日的你的一部分。沒統計過,但寫的散文專欄總有幾篇關於「假面騎士」,歷年來所寫的小說,不會沒有受過它的影響,甚至在我跟幾個朋友談起夢想的年代裡,更想過拍一部像它這樣的電影,然後放棄。放棄之後,在忙碌的社會裡打滾,每週仍有半個小時屬於它。廿歲出頭,在工作落泊的日子,總是跟另一個同事打屁過活。記得他最喜歡「電王」和「響鬼」,他說過一句:「如果人生沒有童真可以寄托,日子怎過?(我美化了一萬倍)」離開公司之前,他把兩隻珍藏(應該是家裡沒位置了)送給我,正是「電王」和「響鬼」,我一直放在案前。「假面騎士」的世代更替,總是代表著信念的傳承,而多於實際上的牽絆。你可能不在當下,但你並沒有消失,世界不會把你拋棄。電影到了尾聲,平成世代一字排開,我才想到,是的,二十年過去了而且追不回來。沒有「時王」的 Time Machine,也沒有「電王」的時間列車,我已經無法記起 2000 年的自己正在忙著甚麼,或那時候眼中的世界和人生是怎樣。但我唯一知道,也相當肯定的是,我幾乎都是每個週末會看半小時的「假面騎士」。

這就是我和過去二十年來的自己,最大的牽絆。人生有很多階段,很多目標和很多不得已的改變,有時會懷疑自己是否仍是當年那個自己,世界是否昨天的世界。剛好這些問題亦是這部平成終結作品的主題。

無論人心世事怎樣改變,你和過去的自己始終會有所連繫。就像這部電影,無數時間碎片湧上心頭,我並不是「特異點」,但「假面騎士」對我的人生來說,正是一個如何錯亂流離也不怎麼變過的「特異點」。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