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yashi:禮多人奇怪

A+A-
日本企業新日鐵住金的入職典禮上,新員工練習鞠躬。 圖片來源:路透社

「日本人多禮」,這句說話應該沒有人會反對。例如溫泉旅館服務員,在門口鞠躬到客人走到看不見的地方為止。日本人的禮儀深入生活、工作,直到你平常想像不到每一個細節都有潛規則,這也是為甚麼日本人壓力大的原因之一。「禮多人奇怪」,多禮不一定是好事,除了正在交流的雙方,也有機會為其他人帶來煩擾。如果要頒最擾民大獎,筆者會提名「在車站閘口前鞠躬的上班族」。

因為要在臨別前最後一刻表現禮貌,所以分別時鞠躬說再見,這基本上是日本的指定動作。這可以發生在任何日本人身上,但指名上班族是因為他們特別嚴重。有機會對方是上司前輩,如果在他們轉身離開前停止鞠躬、自己先離開,會給人很趕時間或者不禮貌的感覺。所以在對方轉身前,你總會見到鞠躬永不停止。尤其最近年頭年尾,公司有許多忘年會和新年會,完結後一堆上班族同時走進車站,就更容易遭遇上述情況。

日本街頭上時有鞠躬道別的上班族。

他們絕對會在分別的地方鞠個不停,一時三刻不會停那種。而分別的最後一刻就在車站入閘前,所以永遠會把閘口塞住。其實這不一定在車站閘口,這可以在任何路口發生。在街上,其他人起碼可以在旁邊繞路,但在閘口的數目只有幾個,擋住了一個就少了一個。所以只要有上班族在閘口前分別,那個閘口就注定暫停使用。於是發生別的上班族擠開正在道別的同類,進入閘口的場面。當然在大多數的情況下,站在後面用眼神示意,當事人都明白要讓路的。但間中總會有人是貫徹始終,誓要鞠躬到最後一秒。

日文有句話叫「おもてなし」,大意是表裡如一、誠心地待人服務。所以禮多人不怪,表現得愈有禮,就代表服務員愈誠心。同樣道理下,鞠躬愈多、角度愈低,就代表愈恭敬。結果是過度形式化的禮儀會捆綁住當事人,也害了旁人,而那個在旅館門口一直鞠躬的服務員則成為西方人眼中的獵奇畫面。有禮是好事,但過於注重形式化的禮儀,就會把社會與個人的時間精力浪費在不需要的地方,也同時帶來壓力。如果可以,我倒希望那個服務員在溫暖的室內向我道別,一個微笑、一個鞠躬就已足夠。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Moyashi 在日廢青異聞錄

東洋島國在學廢青,專注生產二氧化碳廿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