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立:百合女團的必然與偶然(下)

A+A-
「欅坂不會寫」劇照。

前文提到,「百合」自然而然地成為乃木坂 46 的其中一種觀看可能性,這也就是百合女團「必然」的一部分。另一方面,由於欅坂 46 成員本身的性格,以及她們表現出來的「病嬌」(即病態和嬌羞)特質,使營運方將「百合」故事變成好幾十集綜藝節目的主軸,甚至被已畢業的成員米谷奈奈未打趣:「這團各種意義上都有問題」。

欅坂 46:百合女團的偶然

在欅坂 46 綜藝節目中,營運方非常積極地營造女團中錯綜複雜的感情線。從第 54 集「欅坂不會寫」起(2016 年 10 月 24 日),到第 154 集(2018 年 11 月 5 日),甚至把大部分外景節目改成二人外景,將二人互動當作「殺必死」。

欅坂 46 的百合感首先因為第 54 集,鈴本美愉對織田奈那突然表白開始。在日語中,「大好き」(很喜歡)本身可以用於友誼,也可以用於情侶關係,這使她們之間多了層同性關係的詮釋。第 71 集又揭露織田奈那於官方博客連載「ぽんかんさつ」(小林由依觀察紀錄),該集每次提到小林的時候,主持人都會先問織田的意見,同時鏡頭轉到鈴本似乎是妒忌的表情。小林因為跟蹤偷拍而倍感困擾,團內甚至出現「護林員」小組。第 78 集則可視為把團內「百合」氣氛營造起來的分界線,那一集邀請了隊長菅井友香調查團內各種「喜愛」的關係,結果整理出如下圖般複雜的感情線網絡:

「欅坂不會寫」劇照。

第 83 話節目因應她們新歌「不協和音」一句「我很討厭這樣」(僕は嫌だ),而詢問團員生活中討厭的事。團員中最受歡迎的「型男」織田奈那同時被鈴本以及長澤菜菜香兩位「騷擾」(註 6),鈴本在織田讀書的時候,經常面對面地坐在其大腿。長澤則很喜歡跟織田長時間談電話。織田向主持人投訴,然後說每天只能談 5 分鐘的時候,長澤回應「那我每天都打哦」。

「欅坂不會寫」劇照。

諸如這種經由綜藝積極構建的「百合」幻想不勝枚舉。例如往後所有的外景部分都幾乎改為二人外景,讓有(愛)火花的成員二人發展感情,那些集數通常名為「2 人ロケフィーリングカップル ❤ OO と XX がロケして来ました〜」(二人外景感覺很像情侶 ❤ OO 與 XX 出外景啦~)。第 125 及 126 集更連續探討為何織田奈那這麼受歡迎(註 7)。究其原因,同樣是因為諸如跟蹤狂(ストーカー)、病嬌(ヤンデレ)之類的行為已因為不少動畫主流化,例如:「科學超電磁砲」中的白井黑子就以偷拍女主角「砲姐」御坂美琴聞名;「魔法少女小圓」中曉美焰對鹿目圓香的「愛」亦達到哲學級數的「病嬌」。

「欅坂不會寫」劇照。

欅坂 46 被塑造成「貴圈真亂」的百合女團,具有一定偶然性。與乃木坂 46 乖乖女形象不同,欅坂 46 從觀眾到營運方都有意將女團向「百合」方向構建。最明顯的要數在第 154 集,讀者來信希望土生瑞穂和小池美波二人表現成情侶約會。最有趣的是小池在聽到來信之後的嬌羞樣子,結尾土生甚至問小池是否變心,轉向了織田。

不過,百合女團的成員定位,非常受偶像團體的「學級」制度(註 8)影響。當欅坂 46 有了二期生,團隊內出現前輩與後輩、被追隨者與追隨者的凝視關係時,原本相對封閉的團體就會重新組織。在這種關係中,前輩相對難表現出以前同期成員之間的依賴關係。這某程度上可以類推到前文乃木坂 46 的情況,隨著四期生的加入,年長組成員之間不再能夠盛載得起以前 20 代前半那種百合關係,而更多是表現出情同姐妹的照顧者/被照顧者關係(註 9)。當然,無論我們當這些是「殺必死」也好,真正的曖昧關係也好;隨著百合文化更加主流,我們將能見到更多曖昧感在三次元出現。

註 6:雖然說是「騷擾」,在觀眾角度而言,卻有點像直男嫌棄女朋友太黏人的感覺。
註 7:這個選擇本身也很有趣:在第 78 集中,隊長指最受歡迎的成員是齋藤冬優花;然而最後選擇做成兩集特番的成員卻是織田奈那,這可能跟她性格(最少在節目上的表現)較為「男仔頭」有關。
註 8:偶像本身具有「畢業」的象徵儀式,從此可以引申類同於學校學級的前後輩關係。
註 9:當然姐妹關係亦可以被捕捉成為漫畫「瑪莉亞的凝望」般的上下年級百合關係,然而在現時的乃木坂 46 並未觀察到這點。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夕立 中距離日本

想日落先起床,故名夕立。粗通日文,超譯日本的社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