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度琳 鐘擺人生

|共12篇|

潘度琳:如果幸福要收費

如果要你在幸福上加一個價,那會是多少?你可能要先解答一個基本的問題:對你來說,幸福是甚麼?是在一個無端早起的清晨看見日出?是在春日的街道聽到孩子們清脆的笑聲?是跟伴侶倚在沙發上看肥皂劇的一個小時?Jonas Karlsson 的小說 The Invoice 可能會給你一點啟示。

潘度琳:沒有 Michael Nyqvist 的「龍紋身」

Nyqvist 不是典型金髮高大綠眼的瑞典男明星。他一頭黑髮、皮膚粗糙、眼神冷峻、五官也非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那種(雖然有不少人說他的臉跟普京有七分相似),但「龍紋身」的導演第一眼就看上了他,因為主角 Mikael Blomkvist 這號人物其實是原著作者 Stieg Larsson 對自己的投射。

潘度琳:在黑暗中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

前陣子新居入伙,忽然設計師上身,希望設計一個「北歐風格」家居。在網上搜索,發現香港有不少室內設計師也標榜自己的設計帶有「濃厚的北歐風」。從照片及文字中可歸納出,只要有木地板,加青綠色的地毯,配一張米色布藝梳化,或是一張木製的飯桌又或是咖啡小茶,已可以 80% 肯定會被評定為北歐設計了。然而我左看右看還是覺得那些裝潢欠了點甚麼。

潘度琳:「樹大招風」的三大賊王

林家棟扮演季正雄,深沉而冷竣。一刀刀捅進別人的腹部,望見血流如注而毫無懼色,似乎這才是吃那口大茶飯的真相。林能夠得獎我絕不意外,他的演技無疑較另外兩主角稍勝一籌,但更重要的是他有種令人心寒的氣場。別人說他做戲本來就是皮笑肉不笑,因此與這角色是絕配。

潘度琳:「東京白日夢女」小團圓結局

「東京白日夢女」終於播畢,三位主角小雪、香與倫子的白日夢故事也隨之而落幕。曾經介入過別人婚姻的小雪,在街上閒逛著時遇上了前度。兩人縱然曾經極為親密,小雪卻無法一下子認出他。現實就是殘酷,前男友看來總是比分手前好,他已是兩個小孩的父親,身上散發出一種家庭帶給人的完整和快樂。

潘度琳:「東京白日夢女」——都到了這種年紀

都到了這種年紀,煲劇不再是找虛幻世界的娛樂,而是把現實世界所發生的事情重頭看一次。看「東京白日夢女」便覺得 déjà-vu 不停出現——這個情節好像在哪裡見過 ,是多少年前的事呢?是哪個朋友的經歷?抑或是朋友的朋友?已經分不清楚了,大抵這個社會過了三十的尋愛女性都自然被歸為同一類,一個人的失敗經歷總會被包裝成為都市傳說,聽得多都以為是自己身邊發生過的事,這就是中女的共同話題與回憶。

潘度琳:校對女王華麗與樸實的掙扎

幸人為了寫紀實文學而四出尋找活故事,他找到電纜維修工人﹑兒童遊樂場維修員等人做訪問,合輯成名為「東京 Side B」一書,以表揚為社會默默貢獻的一群。因為這本「東京 Side B」,悅子明白到沒有這些默默耕耘,做著重複的工作的人,社會將變得混亂甚至不能運作。有如飛機每顆細小的螺絲一樣,微小而不顯眼,但缺一不可,否則便會影響航機安全。

潘度琳:Molly 的最佳位置

作為 St. Bartholomew 醫院的驗屍官,Molly 的工作是面對冰冷的屍首,找出他們致死的原因。 可能因為工作時無用說話,她是一個頗為安靜沉鬱的人,面對著她一直傾慕的 Sherlock ,Molly 變得更加寡言而不擅詞令。如果你還記得第一季的片段,當與 Sherlock 說話時,Molly 總是低著頭,眼角從下而上的看著 Sherlock,結結巴巴地說出不太完整的句子,說的時候嘴唇還會顫抖,自信基本上完全崩潰。

潘度琳:你終於自由了

Meg 跟前男友拍拖八年,分手前一年住進男友家中。為了令男友家人喜歡自己,她改變各種生活習慣,例如減少畫畫和看電影、由早上洗澡改成深夜、做家務沒有再播音樂兼大聲唱歌、吃飯時不再翹起二郎腿、跟男友拍拖時也想到要替他家人拿乾洗衣物和買水果……一年的生活過得不錯,男友家人也不太難相處,但 Meg 總覺得有點不對勁。

潘度琳:失業的意義

「 逃避雖可恥但有用」一劇表面是輕鬆愛情小品,實際上它所帶出的訊息卻超越普通電視劇層次。女主角美栗為心理學碩士生,畢業後於一所大型日本企業裡做與專業全不相關的工作。公司的 working floor 一望無際,各人埋首工作,拋開自己的獨特性和專長,只為公司賣命。可是美栗連這架不甚吸引的列車也趕不上,在她和另一個不怎樣出色的員工之中,老闆選擇了辭退她,臨走前美栗還被吩咐為老闆洗茶杯。

潘度琳:逃恥中的不婚女性

日劇「逃恥」憑高收視雄霸日本電視界(第九集於北海道地區錄得 27% 收視,大結局亦突破平均 20% 收視大關),從後趕上已播出四季的人氣劇集「Doctor-X」,創下近年紀錄。「逃恥」的流行程度無疑令日劇再次走到頂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