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獅子丸

|共106篇|

【慎入】如何避免寵物啃食奴才?

原來喵星人與汪星人見飼主伏地不起,啃食飼主屍體的事常有發生,但一直以來也沒詳細研究,誰會主動出擊?是貓是狗?哪種貓哪種狗?背後又有甚麼動機呢?不論想不想在最後化作春泥,也要知做法或者避免方法。但凡事不要大驚小怪,人類也是活在自然世界。再講,在香港生時住處貴,死後地也貴,給吃掉,未嘗不是一種福氣?

喵星人與汪星人血訴:兇手就是你這奴才!

西方社會現正興起以生肉餵養貓狗,自己準備餵料,而盡量甚至不用乾糧,而反駁言論則認為這種做法,可能會讓寵物感染細菌及寄生蟲。紀錄片 Pet Fooled 製作團隊追本溯源,發現這場討背後,牽扯著龐大的寵物糧食產業,及其引起的寵物健康問題。當你以為已經做到最後,喵星人及汪星人卻有口難言,默默給你毒殺。

牛角尖中的 AA 制與三割九分

牛角小事件中,討論的焦點是一人一半(50%),還是一人全付(100%),其實事件中隱藏了更有趣的數字。兩人曾共賞的酒是「獺祭三割九分」,不是要市儈評說這瓶酒的價錢,而是三割九分(即 39%)這數字,對於出品這瓶酒釀,抱持「不是為了讓人一醉方休,也不是為了銷售量而釀酒,單純追求讓人回味的酒」的信念的旭酒造公司,有著生死攸關的意義。不過,點了這瓶酒釀,不論是男是女,多一點幽默,就應是:「天意早定,就以 39% 及 61% 分帳」,至少不損雙方體面,也對得住酒造人的苦心。

人之水滴之十三瞞徒

終於不用等「葡萄成熟時」,傳統釀酒,陽光不足,葡萄分分鐘未熟,這種情況下,酒很容易就有生澀的味道。不過初創科技公司 Ava Winery 說釀葡萄酒,邊駛用葡萄?你想要咩味,就有咩味,想要邊支就有邊支。日日平飲 Dom Pérignon,真是有可能?不知道「神之水滴」中的兩男主角會如何評論 Ava Winery 的「瞞徒」作品?

人不是電池,無需刻意正負向的

做人應該正向一點,還是負面一點,回看歷史,也是一時一樣的潮流。就如工業革命與浪漫主義,當人初進入工業革命,自信心返哂來,當然鼓吹正面思維,但漸漸發現工業文明並非天下無敵,便又興起敬重自然的浪漫主義。正向好,還是負向真的不好?

抽盡地球水

巴西雞肉危機,香港男女在世界中心呼喚雞翼,反映全球高度分工的問題。經濟學的入門課說這叫做競爭優勢,但長期全球產業單一,一出事便大件事。不過陳年雞肉,當見識過大陸食品,其實真係濕濕碎,現在人類更大鑊的是無水種糧,高度分工結合人類大食又貪心的特質,最寶貴的水資源,快被抽乾。

新年飲茶與人工智能

這一刻我想起日本推出的機械人 Pepper,如果酒樓所有侍應換成 Pepper,可能嗎?誠然,我一直也享受這種無情的服務態度,而大家也覺沒問題時,要換不難,而且有短暫的新鮮感呢。現時已經有不少連鎖快餐店安裝了觸控螢幕,及八達通付款,收銀員的職位只會愈來愈少,而這種趨勢必定會愈來愈普遍,未來的連鎖快餐店一定更適合患有社交恐懼症的人。

原來我非不快樂 只我一人未發覺

資本主義世界,有人亂花錢,理應高興也來不切,為何看在眼裡,煩在心頭?一句說話可以洞悉環球社會的不滿:「你自己啲嘢又唔食得、唔用得,又四圍掃清晒其他國家啲貨!想點啊!」原來人心總認為有錢唔喺大晒,冇貢獻更是討厭。而那些大花金錢的人,他們又真的能買到快樂嗎?如何追求快樂不止是人生哲學,更是舊經濟及新經濟的分水嶺。

要男孩專注,「坐定定」沒有用

大家皆知長坐無好處,連站著的辦公桌也發明出來了,但精力充沛的小孩,在學校卻長坐長有,猶如沒有得放風的監犯。本來大家也曾在學校怨怪小息太小,課時太長,但坊間深信,坐得愈久,學得愈多,終於有科學研究指出學生(特別是男生)長坐問題重重,推翻這種半調子直覺——實情是坐得愈耐,學得愈小。

平庸的天才們,到底如何孕育真天才呢?

讀 Eric Weiner 的「歡迎光臨天才城市」(The Geography of Genius),想知道甚麼樣的城市,才能孕育天才。但首要解決的問題是何謂天才?作者給了一個深值咀嚼的答案:「能夠想出新奇、令人驚訝、並且有實用價值的構想的人」,在人人也是某事天才的年代,天才兩字的價值跌值歷史新低,不弄清這兩字,就無須談孕育了。

「故宮」頭炮,反映林鄭真個性

從市場學而言,選擇「故宮博物館」作頭炮,其實十分不智,及迷信點講:「不吉利」。「故宮」兩字帝皇獨裁意味太濃:一個皇帝,加上一大班宮女太監足不出城,與世隔絕,自以為天下我有,自己皇位自己傳,禁宮之內,陰風陣陣,冤獄壓迫,殘暴變態,而且當時世界巨變已生,全球經濟及科技神速進步,全球化加劇,明清皇帝等同守舊固執,脫節自大,尤其在大家心目中,清慈禧不是甚麼好東西,當日本成功轉營,中國還是給紫禁城之內的一班人拖著後腳,無法前行。

「全民基本收入」助人及企業重獲自由

全球經濟結構出問題,貧富差距愈來愈大,低下層缺乏向上流動機會,香港在這方也挺全球化,絕對追得上潮流。此時,矽谷重提「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 UBI),歐美迴響巨大,因為大家百寶出盡,仍無計可施。不過反對聲音認為此法純屬虛想,人人派錢只是安撫被遺棄的工人,最終只會加重國家財政負擔,加上科技轉型尚未成熟,要談也實在為時尚早。但如果現有方法行得通,就不會有新倡議,這些所謂弊處,是不是真的存在?而香港不論經濟政治皆陷死局,是不是也是時候諗吓?

無心工作,如何自救?

四天假期過後,緊接三天新年假,再不足一個月,又踏入農曆新年,這種氣氛,的確很難專心工作,勤力向上。但面前滿是死線,要做又不想做,如何可以扚起心肝?(弱弱一問:你明明有時間在電郵郵箱或臉書中,點讀這篇教你扚起心肝的文章,就是不想工作,就知你病情嚴重,快點讀完,快點做啦!)

平安夜,優雅雖過時但有用

1902 年,藝術家 Emile Galle 為 Perrier-Jouët 香檳瓶身繪上美麗高雅日本銀蓮,就在此刻,Perrier-Jouët 已不再只是一瓶上好的香檳,而是生活中的藝術。香檳產區,名莊林立,能突圍而出,談何容易。不過,這正好說明,酒釀不止於味道,他有著追尋精神美感的優雅特質。

Alinker:讓人不離地的「型」格助行車

說實在,這就是一輛看上去很有型的黃色三輪車,科技含金量不高,但關愛的含量卻無窮。助行工具如輪椅或助行架,設計角度皆是功能出發,但就乏略了用家的感受。Alinker 讓人不失自尊,站著觀看這個世界,與他人對話,最重要是Alinker 有型,就像文青踏單車,功能其次,型咗先講,唔型,曉飛也不想踏出街吧?

同一屋簷下的房屋問題

梁振英以本土框架思考香港居住問題,且挑起激化中港對立,令某些由自由市場開發衍生的樓房方案,不可以借鏡及推廣,例如當年洗腦廣告的碧桂園、樟木頭的樓盤。林鄭自吹自擂社福開支大增,那為何香港的長者仍遭受「劍僑式」待遇?如果香港跟內地關係不是如此僵,香港或可在深圳、廣東租地建屋,引入私營機構管理,至少解決中下層人士及長者的退休問題。

有些強國的窮,是窮在骨子裡

日本室內設計師加藤惠美子的一本小書「有氣質的簡單生活」,初以為是小資女的生活讀本,其後發現 167 頁的小書,卻是民族文化研究的深入淺出,一針見血的佳作。作者由日本生活文化小事,直達民族心理的核心,簡單講,她解答了為何在日本,我們特別快樂?也解釋某些國度的人,總是那麼令人沮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