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 Wong

|共730篇|

死於歌舞伎町的女客

港人初遊東京,多會去逛歌舞伎町,見識一下日本的聲色犬馬。但鮮為人知的是,在這座不夜城,埋葬了不少生命。警視廳的搜查人員表示,光在 10 月份,歌舞伎町至少發生 7 宗墮樓自殺案,合共 5 人死亡,包括 3 名年青女性。她們為何偏在尋歡作樂之地尋死?可能都與歌舞伎町的「男人」和「金錢」有關。

丹麥爭議:難民應該「放逐」而非融入?

丹麥的移民政策向來嚴謹,早在兩年前就曾立法,允許政府充公難民過萬港元以上的現金及財產。當局近日更進一步,宣布會把申請庇護被拒而曾犯法的難民,以及無法被遣返的人士,扣押在建於無人島 Lindholm 的收容中心。對此「放逐」計劃,移民部長 Inger Stojberg 直言:「他們在丹麥不受歡迎,而他們將會感受得到。」

黃背心運動:新一場法國大革命?

馬克龍從競選法國總統開始,從未向示威者低頭過。他與工會對峙,挺過罷工抗議,頂著壓力推行改革。唯獨這次提高燃油稅,令全國自 11 月中起爆發「黃背心運動」。雖然周末的第 3 輪示威演變成暴力衝突,在巴黎市中心,車輛及商店遭縱火破壞,但不少人說看到革命的影子。莫非馬克龍這次招架不住,大禍臨頭?

P is for pterodactyl:史上最「差」字母書?

香港入的英文入門課,離不開 A for Apple、B for Boy。近年為了「贏在起跑線」,孩子們改學 A for Astronaut、B for Barbarian,幾乎連做父母的也不會唸。誰知難字未算難,一本在兩周前出版的字母書,直接就叫 P is for pterodactyl,還自喻為「史上最差」。但它打入「紐約時報」暢銷書榜,出版商急於重印應市。如此奇書,魅力何在?

改編很難,但改編可以不爛 —— 專訪導演李相日

近年的日本電影,大多改編自小說或漫畫,而眾所周知,沒多少人能把原著故事拍好。李相日卻是少數的例外,甚至可謂最成功的導演之一。他先憑改編村上龍的同名小說「69 sixty nine」,在主流市場嶄露頭角,兩年後再以改編自真實事件的「草裙娃娃呼啦啦」,橫掃國內各大電影獎項。兩部改編自吉田修一同名小說的電影「惡人」及「怒」,亦為他贏得最佳電影及最佳導演等多項殊榮。上週李相日受到香港亞洲電影節邀請,來港與導演陳果對談交流心得,並在留港期間接受 *Cup 專訪。

賣書艱難,日雜 mini 卻長賣長有

Facebook、Twitter 及 Instagram 普及以後,遍地都是潮流教主。想找個對象參考打扮?隨便搜尋一下,就有幾百個任選,省時更省錢。想當然,很多日本時裝雜誌因此變得滯銷,結果黯然停刊,或是轉做網站。mini(「ミニ」)卻打破了這個宿命,成功爭取一批手機族成為新讀者,並連續 4 期成為銷量最高的年輕女性雜誌。

天氣冷時做運動,真會消脂更多?

天氣終於轉涼,運動更需動力,「消耗更多脂肪」似乎是最好的理由。健康雜誌如是說,傳統報章亦贊同, 紐約州立大學奧爾巴尼分校近日發表的新聞稿,題目也是「冬天運動消脂更多,對女性尤其顯著」。聽來言之成理,當人感到寒冷,的確需要消耗較多熱量,保持身體溫暖。然而,若以為冬季運動加速瘦身?怕是想得太美。

尋求無人滿意的和解,是英國 DNA 的一部分

還記得在本月中,文翠珊才說內閣一致通過脫歐協議草案,兩名大臣及多名官員就相繼辭職。同時有民調顯示,近半數受訪者認為文翠珊應該下台。但在她暫避逼宮危機、支持度稍見回升後,「紐約時報」留意到一個有趣現象,那就是英國國會開始慢慢步向典型的英式作風 —— 作出一個無法滿足任何人的妥協。

「誰先愛上他的」專訪 —— 愛無分先後,也無分正常與否

剛過去的週日,台灣兩項支持同性婚姻的公投案未獲通過。但在同一個晚上,台灣電影「誰先愛上他的」導演徐譽庭參與映後分享,向觀眾表示:「沒有人有資格,決定他人對愛的真摯是否成立。」無獨有偶,這部戲正是從同性戀和傳統婚姻的衝突出發,探討愛的真正意義。這次徐譽庭聯同主角邱澤及謝盈萱,應香港亞洲電影節邀請來港,抽空接受了 *CUP 的專訪。

萬能疫苗:為何不能「一招了」?

疫苗堪稱醫學界最大進步之一,它消滅了天花,令小兒麻痺症幾近絕跡,預防結核病、乙型肝炎、白喉、百日咳、破傷風、肺炎球菌感染、水痘、麻疹、流行性腮腺炎、德國麻疹等病症的兒童疫苗,也大幅減低嬰孩夭折率。但為何時至今日,我們仍未有萬能疫苗,讓人注射一種就能抗百病?「紐約時報」發現,錢是一大原因,但非唯一問題。

日產的沉痛教訓 —— 再能幹的人,也需要監督

當初日產陷入破產邊緣,Carlos Ghosn 接過這爛攤子,憑其「日產重生計劃」,包括大幅裁員及關閉部分廠房,令業績谷底反彈,日產得以起死回生。但這位日產「國王」如今被內部告密,揭發他多年來在集團邊「搶救」邊「吸血」。分析指出,Ghosn 的倒台給予沉痛教訓:即便是業內最具權力領袖,也需要一位監督他的上司。因為當行政總裁擁有太多權力,有時便會失去問責及負責機制。

仁慈的代價:德國人為難民背的債

因為一念之仁,默克爾讓德國為難民中門大開,結果大批人潮湧到,政府卻應接不暇,影響治安之餘,加重財政負擔,導致民望急跌,最終放棄競逐連任總理。如今數千德人同受難民潮所累,他們於過去數年為難民擔保,現時反被要求支付巨款。「德國之聲」採訪部分事主及代表律師,看這些替難民負債的有心人,為仁慈付上何等代價。

Netflix 攻亞之道:沒靠中國,靠硬技術

早前 Netflix 在新加坡舉辦亞洲大會「See What’s Next: Asia」,發佈 17 部與台灣、日本、南韓、印度及泰國等地製作團隊合作的原創作品,以表對亞洲市場的重視。不過,部分國家人均收入偏低,網絡發展亦明顯落後,上網速度緩慢之餘亦未必穩定。Netflix 要在亞洲進一步大展拳腳 ,從節目內容到串流技術,不乏精密的計算和考量。

夢之十連休?日人叫苦連天

明年日本新天皇登位,內閣會議通過特別法,爭取年內於國會通過,假如事成,從 4 月 27 日起的黃金周將有 10 天長假。返工等放工的你,很想要吧?日人的反應卻好壞參半。網上旅行服務 AirTrip 的調查顯示,逾 5 分 1 受訪者感到「不太高興.完全不高興」,有些網民更叫苦連天,直言「只有學生跟公務員才開心吧」。何以夢幻般的法定十連休,卻是不少國民的惡夢?

Netflix 致勝之道:做你心裡的蛔蟲

10 年前追劇,尚要每晚準時趕回家中,等電視台逐集播給你看。但現在有了自選影像服務(Video On Demand,VOD),看甚麼、何時看、哪裡看、怎樣看,全由觀眾自己決定。然而 VOD 服務這麼多,專注於影視娛樂的 Netflix,如何在全球吸引過億訂戶,並跟業務多元化的 Amazon 和迪士尼分庭伉禮?除了節目質量,其實數據也是關鍵。怎樣從中揣摩訂戶喜好,成為他們心裡的蛔蟲,成為 Netflix 的致勝之道。

負債的大學生,以及他們讀的負債大學

英國大學的高昂學費,令很多畢業生半生背負學債。但他們或不知道,大學本身也是債台高築。「經濟學人」報道,根據路透社整理估算,英國逾 130 間大學的負債額,從 2012 年的 50 億英鎊,飆升至近 120 億英鎊。在 2016 至 17 年度,出現赤字的大學多達 19 間,遠超於上一年度的 6 間。據說有些大學甚至將近破產,將來或有可能被他校接管。不過,大部分貸款並非花在師資或教材,而是拿去修繕校園。

Selfie 世代下,貼紙相機如何掙扎求存

香港的 8、90 後,學生時代拍了不少貼紙相,超白大眼美顏…… 算是最早期的 PS 照。後來人大了,科技發達了。你不再跟人擠進箱內影相,年紀小的更有 iPhone 隨時自拍。貼紙相機跟電話亭一樣,漸被時日淘汰。如今大型貼紙相機製造商 Make Software(メイクソフトウェア)宣佈破產。其他同業又是如何掙扎求存?

「雙 11」後遺:如何告別衝動消費?

同一個週日,當歐美多國悼念一戰死難者,內地網民為購物節最後衝刺。誰都知道,這種興奮來得快去得更快,往往尚未到貨便在頭痛,當時怎會買了一堆垃圾?但人就是會衝動消費。嘉信理財的最新調查顯示,64% 受訪的美國人後悔為新衣、新車、度假及電子產品等一時的享樂花錢。那麼為何我們像是著了魔,明知要省吃儉用還卡數,卻仍忍不住手買買買?

一戰結束百週年,德國仍不敢紀念

1918 年 11 月 11 日,德法雙方簽署停戰協定,為第一次世界大戰劃下休止符。如今百年過去,當英法均在本週舉行大型活動,紀念這場人類史上最血腥的衝突結束,但戰時同樣傷痕累累的德國,卻沒有任何官方紀念活動,只由總理默克爾和總統斯泰因邁爾分赴巴黎和倫敦出席儀式。箇中原因,不僅在於一戰的敗仗,更是出於敗仗的遺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