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 Wong

|共560篇|

有了藥妝店,誰還要去便利店?

在日本開至成行成市的便利店,近年營業額竟然每況愈下。2017 年便利店業內淨營業額,較前年減少 0.3% ,跌至 9 兆 4,738 億日元,連續 3 年出現倒退。雖然調味料和熟食的銷情理想,每位客人的平均消費額增加 1.5% 至 611.5 日元,連續第 4 年有所提升,但來店人次不足 155 億人,較前年下降 1.8%,連續兩年出現負增長。若問如以至此,或許跟你不無關係。想想最近幾次訪日購物,是否逛藥妝店比便利店還多?分析認為,便利店業績大不如前的最大原因,正是與藥妝店的競爭愈趨激烈。

煙民最佳歐遊地點:奧地利

年假才剛結束,上班途中卻已想,復活節假又該去哪。作為煙民,若想歐遊,奧地利倒是個好選擇。當地原定於今年 5 月全面禁煙,但極右派「自由黨」參與執政的新政府推翻計劃。帶頭廢取禁令的黨魁兼副總理 Heinz-Christian Strache 強調,此事關係到選擇自由,餐廳應可自行決定是否設立吸煙區。但維也納醫科大學名譽教授 Manfred Neuberger 批評,此事等同一場「公共健康災難」,指政府令奧地利淪為「歐洲的煙灰缸」。禁或不禁,到底該由誰來決定?

新的一年,民工不再漂向北方

一首「漂向北方」,道出遊子赴京打拼之苦,經各大歌星輪流翻唱,從去年紅至今時。在這春運之際,擠於車廂抱著行李,聽黃明志說著「我站在天子腳下/被踩得喘不過氣」,確實入心入肺。加上當局近來大力驅趕「低端人口」,外省人在城內難以立足,更是心灰意冷。很多民工趁著回鄉度歲,決心一去不返,結束「北漂」生涯,不再漂向北方。

手工啤過氣?無酒精才是啤酒業新貴

無酒精啤酒雖仍是個小市場,發展潛力卻不容忽視。因為愈來愈多愛酒之人擔心酒精對健康構成重大風險,這份憂慮令他們開始遠離酒精,改喝一些似酒非酒之物,令無酒精啤酒突圍而出。市場調查公司 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 指出,2015 和 2016 年,傳統啤酒的全球消耗量明顯下跌,無酒精啤酒市場卻增長 5%。再者,無酒精啤酒毋須打稅,相對於一般啤酒,能夠創造多 1.5 倍的收益。大型啤酒商自然不甘後人,爭相插足這個新市場,而一些「前酒徒」亦加入行列,開廠釀酒以及網上賣酒。

愛情來了:如何避免沖昏頭?

情人佳節倍傷心?失戀者無不稱是。當初情到濃時,甘願赴湯蹈火,但當熱情耗盡,方知性格不合,只好曲終人散,甚或翻臉收場。但這不能怪你,因為衝動去愛,實乃人之本性。Love Worth Making 作者、紐約性治療師 Stephen Snyder 解釋:「人類的求偶舞不會跳很久。通常涉及能量突然爆發,就像宇宙大爆炸。」既然感情不能揠苗助長,那該如何克制自我,別再為愛沖昏頭?「紐約時報」綜合多名情感專家的建議,給正在或等待熱戀的你參考。

5 個意想不到的水荒城市

60 年代的香港,制水乃家常便飯。如今「樓下閂水喉」已成絕響,但缺水問題正威脅全球,我們亦難獨善其身。2014 年一項研究估計,在 500 座世界最大城市之內,有四分之一正值「用水緊張」。其中 5 座面臨水荒之都,比想像中來得先進、發達或富裕,甚至是鄰近香港,與你我息息相關。

未來臨終關懷:AI 為你預測死期

人工智能(AI)以革命性姿態,在眾多範疇帶來巨變,而這項嶄新科技對於醫護服務,影響尤其顯著。現時一些研究人員利用 AI ,建立更完善的季節性預報,為發展流感疫苗提供資訊。AI 亦被用於確診罕見病症,令病人得到所需治療。如今科學家還發現一種全新的應用方式 —— 以 AI 為重症病患預測死期,緩解臨終痛苦,走得更為安詳。

overE:為豐滿女性而設的時裝品牌

內衣品牌黛安芬前年的調查顯示,日本女性的胸部愈趨豐滿,從 80 年代六成人皆為 A 罩杯,變成現時四分一人屬 E 罩杯或以上。但時裝界未作相應改變,「傲人」身材反成「惱人」身材,胸大的女士遍尋不獲稱身衣裳,因而尷尬甚至自卑。和田真由子作為其中一員,深明箇中之苦,年僅 26 的她遂創立時裝品牌 overE,為「同病相憐」的姊妹解決問題,讓大家能夠抬頭挺胸充滿自信。

從挖地道開始的「推牆」抗爭

柏林圍牆豎立超過 28 年,如今距離圍牆倒塌的那天,也過了整整 28 年。在德國還被一分為二時,部分東德人民獲西柏林人協助,試圖經地下越界西逃,估計挖在牆下的地道多達 75 條。近日一名考古學家就在圍牆公園附近,發現其中一條的出入口,這地道亦正是 Carl-Wolfgang Holzapfel 將近 30 年爭取推翻圍牆的開端。

平昌冬奧:南韓性教育的最好時機

平昌冬奧周五開幕,大會為免「搞出人命」,提供多達 11 萬個避孕套,讓選手們安心運動。部分學者視之為契機,希望藉著此事引起大眾的關注,在南韓這個民風保守的國家,消除對性教育的排斥。作為研究韓國青少年性觀念的學者,波士頓大學社工學院教授 Hyeouk Chris Hahm 深信:「這是一個好時機來抓緊機會開展討論。」

受害人需要輔導,「跟蹤狂」也要?

跟蹤狂(ストーカー)刑滿出獄,不少會再糾纏事主,甚至心懷殺意釀成命案。日本京都府警方有見及此,在去年秋天,推出跟蹤者的更生計劃,在臨床心理學家的協助下,通過輔導形式,尋找糾纏行為的成因,從根本解決問題。負責人表示:「希望瞭解犯人藏在心底的事,阻止問題惡化下去。」因為警方發現,光靠嚴懲犯人,難以防止他們重犯。

「爭取」連任之前,普京向中國偷師?

當你在為假選舉震驚憤怒,俄羅斯人已視之為家常便飯。普京參與下月大選角逐連任,但有意挑戰其總統寶座的反對派,早被冠罪而無法入閘。毫無懸念之下,在未來 6 年,俄國仍會是普京的囊中物。不過這位「現代沙皇」還未能安枕無憂,因為按理他執政至 2024 年,便得從總統之位退下來,為保卸任後仍能平安度日,則要組成能夠維持「普京主義」的團隊和制度。所以在大選之前,普京忙的並非落區拉票,而是扶植忠臣接班。

安室要引退,她掀起的長靴熱潮也退了

說到 90 年代的日本,就是安室奈美惠的歌舞,以及她引領的時裝熱潮 —— 穿條迷你裙或短褲,再配搭及膝長靴。從此以後,長靴成為日本女性的冬裝必備配置。到了 2010 年,再由 UGG 等品牌帶起羊皮靴熱賣。可惜年月過去,不只安室要引退了,就連靴子熱潮也要退了。有鞋店高層承認:「潮流減退,靴的銷量持續下降。」以往長靴佔據舖面一半, 如今卻只剩店內一角。那麼現在短裙之下,東瀛女子又是穿甚麼?

平昌冬奧前,漢城奧運會戰勝恐怖的一課

平昌冬奧舉行在即,南韓向北韓拋出橄欖枝,金氏卻多番挑釁,忽然取消兩國共同文化表演,還有傳將於開幕前夕閱兵,展示數十支遠程導彈,令全球緊張起來,怕平壤會對奧運不利。其實 30 年前南韓首辦奧運,亦有同樣憂慮。雖然當下的風險似乎更高,畢竟平昌離邊界僅 50 哩,北韓的核野心亦比以往大,但外交政策分析人士指出,漢城奧運會得來的經驗和教訓,反映朝鮮半島有能力舉辦大型賽事,甚至步向長久和平,而藉此對北韓釋出善意,更是正確的一步。

汽車廢氣測試:用猴子做實驗,比用活人更可惡?

德國大眾汽車被爆曾用猴子和活人進行實驗,以證柴油車廢氣對人體無害。總理默克爾發言人 Steffen Seibert 直斥:「這些在猴子甚至人類身上進行的測試,完全無法在道德上站得住腳。」環境部長 Barbara Hendricks 及反對派政客 Stephan Weil 亦分別形容,涉事實驗「可恨」甚至「荒謬和可惡」。但今時今日,動物實驗以及受薪臨床試驗仍司空見慣,何以大眾的廢氣測試就令人神共憤?原因可能在於猴子身上。

宜家之父逝世:IKEA 如何令買傢具從苦差變樂事

瑞典企業家 Ingvar Kamprad 日前離世,他創辦的宜家家居(IKEA),以設計精簡、價錢實惠的傢具,令品牌從瑞典拓展至世界各地。對我們這些消費者而言,IKEA 更是從 1943 年成立至今,透過其精美的目錄、迷宮般的店面、「自己動手」的裝嵌方式,以及光滑光鮮的傢具外貌,改變大眾對採購、安裝和欣賞傢具的思維方式,將北歐美學帶入每個家庭。研究公司 GlobalData Retail 常務董事 Neil Saunders 直言:「很少人能真正改革零售業,Ingvar Kamprad 就辦到了。」

中美貿易戰:候選 4 大「輸家」

美國企業多年來爭取立足中國,但中美經濟關係近日愈發緊張。美府上周宣佈對太陽能板徵收重稅,令主導行業的中國極為不滿;商務部長 Wilbur Ross 亦明確表示,白宮有意加強打擊侵犯知識產權;未來數月,杜林普還要決定是否對進口鐵鋁實施懲罰性關稅。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中國經濟專家 Scott Kennedy 相信,對華貿易行動若持續升級,美國或會遭遇猛烈的報復反擊。在這貿易戰一觸即發之際,美媒 CNN Money 率先列出多名候選「輸家」。

殺人犯有罪,所以殺人犯家屬也有罪?

坂元裕二寫下「四重奏」一劇,令他再受廣大劇迷追捧。其實近年他更愛探討社會議題,包括年青夫婦的生育觀,以及單親媽媽的窮苦生活,而若論主題的爭議性,則非 2011 年的「儘管如此,也要活下去」莫屬,因為該劇關注一個長久被忽視的群組 —— 加害者家屬。他們活得卑微,長年受電話騷擾,妹妹遭人欺凌,全都默默承受,只因背負「犯人至親」的罪名。男女主角分屬加害者與受害者的親人卻互生情愫,多少有點戲劇化,但對加害者家屬的處境描述,則確切地反映了現實。

自拍的正面力量

「沉迷自拍,易跌落海」?Selfie = selfish?這個由智能手機衍生出的流行現象,多年來被視為自戀文化的症狀,有些人甚至揚言,此舉直教社會墮落。但在視覺藝術評論家兼記者的 Alicia Eler 眼中,自拍對文化有更深刻與正面的影響。她在新書 The Selfie Generation 就打破坊間的陳詞濫調,闡述自拍如何成為數碼時代的特色,並為弱勢社群賦權。

【強國非強】如何準確反映一個國家的「強」?

強國的「強」,是強權抑或強大?一個國家是否強大,又有甚麼標準可言?過去近百年來,要評估一個國家運作如何,多數用兩個基準。一是看國內生產總值,二是看失業率。不過,若要瞭解一個國家如何對待人民,這些指標卻未見完善。以美國為例,就人均 GDP 來說,她位列全球 5 甲,但若論社會進步指數,僅排名第 18 位,與愛沙尼亞相近。歐盟數據還顯示,社會進步程度與失業率高低並無關係。既然光談錢多錢少,難以說準國家對待人民是好是壞,那麼我們該以甚麼作為指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