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an Liu

|共96篇|

ISIS 將從頭,收拾舊山河?

曾經穩踞國際新聞頭版的伊斯蘭國(ISIS),如今幾乎消聲匿跡,敍利亞內戰亦似乎步入尾聲,令外界相信和平終於降臨。但華盛頓大學極端主義研究計劃高級研究員 Hassan Hassan 卻撰寫評論警告,敍利亞情況不容樂觀,當地局勢與 10 年前的伊拉克相近,為伊斯蘭國的重整旗鼓埋下危機。

尼泊爾國旗為何別樹一幟?

當今世上,絕大部分國旗都是長方形,圖案不外乎條紋、星星或十字架,顏色都以紅、白或藍為主,但明明沒有國際條例規管國旗樣式,為何設計卻如此趨同?就在這個國際舞台上,尼泊爾偏偏就是不跟從國際慣例,國旗以兩面大小不一的三角旗組合而成,形狀奇特,究竟是甚麼原因令尼泊爾國旗別樹一幟?

如何防止人工智能淪為極權工具?

英國作家 George Orwell 逾半個世紀前名著「1984」,描述極權政府如何利用科技監控人民,此書近年出乎意料重登暢銷書榜,想必與故事中極權惡夢臨近有關。近年屢傳有國家以大數據監控人民,尤其令人疑慮人工智能會否助紂為虐,究竟這樣的未來是否不可逆轉?知名以色列歷史學家哈拉瑞新書「21 世紀的 21 堂課」,為危機抽絲剝繭,提出人類反抗極權的可能。

1918 年大流感奪命上億 威脅百年未解

100 年前,奪走數千萬性命的一次世界大戰臨近尾聲,生靈塗炭理應到此為止,但始料未及,更催命的西班牙型流感(Spanish flu)肆虐全球,由美洲到亞洲、由北極到太平洋小島無一倖免,估計奪去達 1 億條人命,相當於全球 5% 人口。雖然科學家已確定,疫情由一種 H1N1 流感病毒觸發,但究竟病毒何以傳遍全球,學界仍然莫衷一是,更令人憂慮同樣的滅頂之災可以重現。

人工智能如何撼動全球秩序?

知名以色列歷史學家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在剛出版新書「21 世紀的 21 堂課」為全球危機把脈斷症,雖然當前的反自由主義浪潮成因複雜,但他推測這股浪潮只會愈加洶猛,關鍵在於我們繼承的全球自由主義體系,都是建基於 20 世紀工業文明,面對人工智能(AI)、資訊和生物科技革命,舊有體系將無力招架。

全球水位上升可威脅互聯網穩定?

全球網絡公司近年都推出各種雲端服務,難免令大家有錯誤印象,以為互聯網是天上交織而成。實際上互聯網都建基海底和陸上,包括連繫全球六大洲的海底光纖電纜、入屋光纖等,系統多年來運作暢順,但有美國科學家研究,全球暖化引發的水位上升,正為互聯網基建帶來前所未有的威脅。

不漏洞拉:你不知道的越南船民史(下)

如今南中國海,是各國劍拔弩張你爭我奪的戰略航道;30 年前,這裡卻是成千上萬越南船民葬身的一片怒海。當時僥倖生還的船民除了抵達香港,更多是登陸馬來西亞,其次還有台灣、泰國、菲律賓,甚至澳洲和日本。究竟這一浪接一浪的船民潮,最終是如何退卻?危機如何落幕?船民的最後歸宿在哪裡?

不漏洞拉:你不知道的越南船民史(上)

「不漏洞拉」四個音字,絕對是殖民時期的香港人集體回憶,即使不懂越南語亦會琅琅上口。這是當年港英政府一段越南語廣播的開場白,向越南船民解釋船民政策,由 1988 年開始一直播到 1997 年港英旗幟徐徐落下,堪稱時代見證。可是很多人除了記得「不漏洞拉」以外,都未必清楚這段與香港息息相關的歷史,而船民潮背後的政治黑幕,其實超乎外界想像。

Facebook 關係網,能側證荷馬史詩真有其事?

古希臘吟遊詩人荷馬的史詩,由各種神話與英雄傳奇交織而成,箇中虛實一直是學術界爭論不休的問題。最近有學者研究荷馬長篇史詩「奧德賽」,竟發現故事中錯綜複雜的角色關係網,不似是人為創作的故事結構,反倒與 Facebook 反映的真實人際網絡相仿,或足以證明史詩有一定事實根據。

身份政治未解決,「歷史的終結」要推遲?

在美蘇冷戰臨結束之際,知名美國政治學家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曾經揚言,共產主義已經破產,西方自由民主成世界主流,隨著意識形態鬥爭結束,歷史將步入終結,此番理論當時在坊間大受歡迎。雖則事實已經證明,冷戰後的世界紛擾依然,但福山未有就此罷休,事隔 29 年出版新書,試圖再以宏大理論解釋全球局勢 —— 他聲言歷史沒有終結的癥結在於身份政治,無論是 #MeToo 運動、英國脫歐、杜林普的崛起,同樣可以人類被承認的欲望所解釋。

活出真我?哪時才是真我?

「忠於自己,活出真我!」是很多人的人生格言,是被流行小說電影說到爛透的一句話,但究竟何謂「真我」?有心理學研究就發現,不論任何年紀,人普遍都認為現在的自己,相較於過去更接近真我,而且自己正走在實現真我的正確方向。但其實「真我」從來沒有外在客觀定義,是否活出真我全憑我們的主觀判斷,因此,背後往往存在自我肯定的傾向。

動物能準確預測地震?

在科學倡明的今日,人類始終無法準確預測地震,無論是分析地殼中發出的電磁脈衝,還是檢測地底的壓力波,成效都極其有限。來自全球 150 間大學的研究人員卻嘗試另闢蹊徑,透過國際太空站追蹤世界各地的野生動物,分析牠們在地震前是否有異常行為,從而為人類提供準確的地震預警。

在伊斯坦堡風景裡,如何看到經濟危機?

土耳其貨幣里拉早前暴瀉,觸發經濟危機,震驚全球,但長期留意伊斯坦堡樓市的觀察家對此絕不驚訝。伊斯坦堡過去 10 年大興土木,撐起整個土耳其經濟,但無論興建摩天大廈,還是建造全球最大機場,發展商幾乎完全仰賴低息外匯貸款,新建豪宅又以吸引波斯灣富豪為目標,以致早有分析警告經濟增長的基礎不穩,勢必不堪一擊。

掠奪而來的一片藍:新西班牙巴洛克藝術

在 19 世紀前的歐洲,藍色是皇室貴族的象徵,深邃的群青藍更須由阿富汗的礦石提煉而成,因此都是價值連城的稀有顏料,多只見於聖母瑪利亞的畫像上;但 17 世紀的西班牙殖民地墨西哥,藍色顏料竟垂手可得,在不同題作的作品中隨處可見。究竟這些顏料從何而來,一直是個不解謎團,直到 20 世紀中期,考古學家終於在中美洲的瑪雅古文明身上發現答案。

羅興亞人身份問題,靠區塊鏈技術解決?

每當提到區塊鏈(Blockchain)技術,大家定必聯想到比特幣之類的虛擬貨幣,與緬甸羅興亞難民似乎風馬牛不相及,但有組織卻研究以相同技術,向羅興亞人發放電子身份證,解決緬甸拒絕給予羅興亞人公民身份所衍生的諸多人權問題。

盧旺達大屠殺的烙印,如何模塑安南的世界觀?

聯合國前秘書長安南(Kofi Annan)於 8 月 18 日離世,享年 80 歲,舉世哀悼。後世會記住,他是聯合國史上首位黑人秘書長,溫文儒雅外表酷似 Morgan Freeman;他任內對抗愛滋病、捍衛人權的不遺餘力,2001 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但安南的傳奇,應當由他鑄成的大錯說起 —— 盧旺達和波斯尼亞爆發種族滅絕暴行期間,其麾下的維和部隊竟然袖手旁觀。究竟這場人道災難的教訓,如何模塑日後安南的世界觀?

大屠殺的助力,是無政府狀態?

每當談到納粹德國屠殺猶太人,我們通常想像一個無所不能的極權國家,先將人種分門別類,再有系統地滅絕當中的猶太人。耶魯大學歷史系講座教授 Timothy Snyder 梳爬史料寫成著作「黑土:大屠殺為何發生?生態恐慌、國家毀滅的歷史警訊」,卻得出截然相反的結論 —— 只有在國家體制瓦解,所有人喪失公民身份,納粹對猶太人的殺戮才會發生,無政府狀態才是釀成大屠殺的真正條件。

性侵醜聞的天主教:信仰崩潰還是更堅定?

天主教神職人員近年在世界各地傳出性侵醜聞,日前有美國調查報告更揭發教會包庇逾 300 名神父性侵逾 1,000 名孩童,史無前例,令教會聲譽掃地。對於無數以天主教信仰為精神支柱的虔誠教徒而言,這份報告究竟有何意味?面對這次信仰危機,他們如何自處?是去還是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