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共128篇|

陶傑:埋地雷還是送賀禮?

1997 年,香港親中愛國迎接老董上台,眼中施政諸多不順,即聲稱「英國人撤走時埋地雷」,意思就是董建華天生有中華民族的英明智慧,港人治港,當家作主,不可能出事,若出現問題,是以彭定康為首的英國人埋地雷靠害,例如高地價和不肯與董建華合作的公務員隊伍。

陶傑:願天佑香港

林鄭月娥以 777 票當「選」,由於其過程是內服大量「西環抗生素」而成,而不是憑真正的民主實力洗禮誕生,過度使用抗生素的結果,是繞過兒童成長時自然發育的免疫系統,接受人工抗生素加固防守,以為退燒止痛於一時,實際上不只是揠苗助長,而是如港大傳染病學家袁國勇所說:反而減低自身的抗疫能力,令將來入侵的「細菌」(如果親中愛國派認定香港人尤其年輕一代的訴求就是「細菌」的話)增加了抗藥性,結果將會是百病叢生,小病化大,體質空前虛弱,前景堪慮。

陶傑:為常識和公義而戰

法國當代最負盛名的小說家桑賽爾(Boualem Sansal)(右二)應法國領事館和法國文化協會邀請訪問遠東。他的成名作小說「德國村莊」(Le Village d’Allemand)講阿爾及利亞的兩兄弟,發現他們的父親曾經為納粹德國工作。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納粹攻佔法國,法國成立貝當傀儡政權。被法國統治的北非殖民地,痛恨法國殖民統治,卻有不少人寧願與納粹德國合作,認為是反法國殖民的愛國行為。

陶傑:愛國七警中的法制

特區政府律政司起訴「愛國七警」,啟動法官將七警判入獄兩年,激起兩萬警察憤怒反抗,發動反政府、反法官、反法治的三反示威。中國大陸發動大量炎黃子孫一起支持特區警察,官方喉舌揚言為何香港的法律仍由西方白人及其培養的高等華人來主宰。

陶傑:活在反恐時代

一名來自威爾斯的穆斯林教師,隨一個英國遊學團訪問美國,哪知在冰島轉機時,遭到美國入境處「隨機抽樣」調查,發現他留有鬍子,膚色偏暗,貌似中東恐怖分子,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航空公司地勤人員通知:奉美國政府命,不准登機。

陶傑:全球一體化的困局

年輕人買不起房產,並非香港獨有,只是香港問題最嚴重。克林頓上台推動銀行規例鬆綁,以前擁有土地房產不再是有錢人的特權,還惠及麥當勞的一個收銀員和汽車油站工人。結果是銀行瘋狂借貸,風險打包,金融惡性膨脹,造成海嘯。

陶傑:如何拖垮杜林普?

西方左派眼見狂人總統掀起革命,準備不遺餘力,施行輿論攻勢,密謀政變,要將杜林普拖跨。其中一個方式,就是說杜林普患有精神病,另一個理由就是說他私通俄羅斯普京。私通俄羅斯這條罪,英美有前科。一九七六年英國前工黨首相威爾遜(The Rt Hon. Harold Wilson)突然宣佈下台,原因神秘。威爾遜沒有生病,第二度出任首相,執政狀況良好,其神秘辭職的原因,一說是美國中情局和英國軍情六處施壓,指威爾遜是蘇聯臥底。

陶傑:一個知危而性急,另一方居安而驕懶

杜林普向中東七國下達禁入境令,為期九十日,部分兌現其「在搞清楚恐怖主義來路之前,禁止所有穆斯林入境」的承諾。歐美當然有大量抗議人潮,而此禁令也過於粗糙:第一,沙地阿拉伯是阿蓋達和伊斯蘭國的重大金主,通過杜拜有大量資金往流,沙地卻因為石油戰略利益與美國有關,不受入境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