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共207篇|

陶傑:誰也阻止不了英國的伊斯蘭化

英國的伊斯蘭化,源頭在 2002 年。這一年,英格蘭和威爾斯發表了人口普查結果,顯示 10 年之後,首都倫敦的白人人口,將會降到 50% 以下;而倫敦的伊斯蘭人口,未來 10 年將會增加一倍。此一確鑿的統計結果,當時不敢公佈。因為英國政府恐懼會激起民間左翼和社工團體指控政府散播「種族主義偏見」和「伊斯蘭恐懼」 。10 年之後,倫敦的人口只有四成半是白人。英格蘭和威爾斯的基督徒人口,10 年來減少了 400 萬,由 72% 大幅減少至 59%。相對之下,因為移民,伊斯蘭教人口增加了一倍。數字就是數字,數字本身不成為法西斯。羅列出數字的人,也不是納粹。但英國已經進入了類似小說「1984」的言論世界:列舉數字證據,等同鼓吹某種納粹思想。這樣的社會,恐怕沒有甚麼資格批評中國和北韓的人民沒有言論自由。

陶傑:品牌的容量

中國消費者崇洋媚外不是甚麼新聞,西洋品牌來到中國價格可以翻十倍八倍,因為西洋企業通過品牌,壟斷了令中國人跪拜獻金的定價權。法國名牌在中國有人冒仿,但法國人做得到的故事,冒仿的人做不到。

陶傑:Fat 和 Obese

西方的政治正確已經將這兩個字列為禁忌。評論一個「肥」會被指為法西斯,至少也叫做「Fat-Shamer」。是醫學界將 Obesity 列為病症,而不是專欄作家或電台名嘴。寫作人和播音人只是為醫學專家向平民用生動通俗的方式講述癡肥的壞處。但往往醫生不會被辱罵為「法西斯」,在前台的寫作人卻會。

陶傑:愛國者的品格

「打死不離三父女」的印度式愛國主義宣傳並不討厭,因為即使在競技場上,其他的摔跤選手沒有被醜化,也沒有渲染仇恨,電影集中在兩個摔跤女兒的奮鬥,最終為國爭光,此一過程不須煽動家仇國恨,打倒任何強權。看「打死不離三父女」令人快樂而不是亢奮,令人欣喜而不是仇恨。愛國主義與個人奮鬥、親情和國家感情,巧妙地在交織在一起,而且以父女的感情為主,其他一切次要。

陶傑:懦夫和暴徒

英國專欄女作家費莉曼(Hilary Freeman)寫了一篇文章,說她的幼女的褓姆癡肥,她看見心中緊張,怕自己不在家時,癡肥的褓姆會不會心臟病發,引起意外。她撰文評論為何英美西方如此多癡肥的人,這樣對社會保健福利是否太重。文章短短 4 小時即收到過千個辱罵的留言,到了下午,美國那邊的早晨,美國的傳媒打電話來訪問她,因為這篇文章已經成為「國際新聞」。

陶傑:一架汽車加速衝入萬丈深淵

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壁報板,出現嘲諷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喪子的標語。大學校長張仁良道歉,校董會主席馬時亨最初聲稱要追究到底,後來發現事件急速政治化,有擴大為「香港文革」的危機,即在電台呼籲親中愛國政黨不要再聯署批鬥,「讓教育歸教育,政治歸政治」。

陶傑:古往今來有幾人

一個人要建立優良的聲譽,可能要幾十年。但要將光環毁掉,可能只需要幾天。昂山素姬一度是西方自由主義者的寵兒,諾貝爾和平奬得主,曾經以柔弱之軀,對抗緬甸軍政府幾十年來的壓迫,呼籲自由和民主。但如英國小說「動物農莊」的預言,兩隻豬男主角「雪球」和「拿破崙」,在令到動物推翻農莊主人之後,自己也成為更殘忍的獨裁者。

陶傑:歷史無間

釋廣德自焚之後,美國甘迺迪政府支持南越軍人發動政變,推翻了吳庭艷政府。美國扶持過許多傀儡政權,於是行事專橫,有恃無恐。吳庭艷不是第一個,後來伊朗的巴列維國王也走上同一道路。今日的越南,經歷了共黨統治,又走向改革開放,越南共產黨醞釀黨內投票選出總書記。400 年繞了一大圈,豈之天姥暗中加佑?

陶傑:詮釋資訊的力量

德國網購公司奧圖收集了 30 億個網購和信用咭的買賣紀錄,再研究這 30 億宗生意交易時的天氣和交通條件,用電腦更精確計算手機時代人類的消費行為。奧圖發現:即使網購,只要消費者等待時間超過兩天,就可能失去耐性,從而出現所謂的「購物悔意」(Buyer’s Regret)。奧圖的 AI 系統,在一堆錯綜複雜的數據中精密計算,其中 9 成準確,能預測哪一些貨物在入貨之後可以在 30 日內售出。

陶傑:世界尊重的「出貓特攻隊」

當華語片 20 年來淪陷之際,韓國電影固然後來居上,泰國電影也隨著經濟實力的提升,出現可喜的成績。香港人以為泰國片精於拍降頭術養鬼仔一類恐怖電影,但「出貓特攻隊」講一家中學,階級貧富懸殊的學生,兩個窮學生成績好,懂得考試,接受「眾籌」為有錢的學生考公開試而發財,將能出國的機會拱手讓給「富二代」。

陶傑:世上本來沒有路

今日香港,戾氣濁重。美國據說也出了一個狂人總統,致使「政治正確」與極右的新納粹主義兩雙對抗。兵凶戰危之際,莫過於行慈法願行善之心,並把那一點清醒和慈悲,向你周圍的人宣播。如此則不但個人可趨吉避凶,像魯迅說的:世界上本來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陶傑:以「願」抗「業」

一場颱風將澳門的「一國兩制,推行良好」吹襲現形。據說中國的現代化可以不必引入西方的普世價值,只須「基建硬件」做得好。澳門政府和澳門人,在自主權交還中國之後,乖順聽話,而且據說「發展一日千里」,吸引美國拉斯維加斯投標賭牌,變為東方現代化賭城。但怎會一場颱風,「東方蒙地卡羅」慘淪為所謂「東方威尼斯」,除了浮在水面上的建築,澳門的「建築美學」與威尼斯其實沒有得比?

陶傑:與極權監控衛星同在

21 世紀人類面臨 AI 革命,面對就業的前景,除了貴族子女還想進牛劍讀拉丁文,平民出身的中學生升讀大學,眼睛只瞄準 STEM 這四科:科學包括物理、化學和生物(Science)、技術(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數學(Mathematics)。因為這四科是設計、創造、使用、維修、更新人工智能,也就是 AI 技術的四大核心人才庫。

陶傑:成績也有通貨膨脹

英國高考 GCE 放榜,考生得到成績,今年許多批改員因應前教育大臣的改革,將試題調得艱深,給分故意「鬆章」放水。今年英國高中生高考得到 3 個 A 的,不要很得意,因為與 30 年前的成績比較,只相當於 2 個 B 和 1 個 C。20 年來西方政治正確之風,不但欺騙自己、欺騙小孩、欺騙僱員、欺騙大學,而且欺騙了整個教育制度和時代。

陶傑:英國教育的「大鍋飯」危機

英國高考 GCE A-Level 星期四放榜。這是英國教育部考試改革之後,第 1 年將各科試題深化的試驗。數以 20 萬計名英國高中生被視同「考試改革」後第 1 屆的實驗品。大學的官僚不會理會政府如何提高考試合格和優良的門檻的標準,只關心每年收的學生仍然維持一定數額,事關撥款,大學有自己的利益要考慮。一旦改革,涉及官僚部門是如何艱難。加上高文浩因暗算保守黨的莊漢生,去年在爭奪保守黨魁一役中表現不光采,更形成教育界的抵制。英國的教育就這樣沿用工黨的「大鍋飯」文化繼續下去,其勢難當,最終與美國的社區大學看齊?

陶傑:Trump English

自從狂人入主白宮,英語危機遠早於北韓的導彈危機。總統杜林普與金正恩隔一個太平洋,採用非常激烈的語言展開罵戰,但杜林普的英文,令英國人皺眉頭。狂人總統喜用一個 Bad 字形容一切野蠻行為。白宮辯稱,這是使用金正恩聽得懂的語言,並非杜林普缺乏教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