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共261篇|

陶傑:忍退學

自從大陸改革開放,湧現大量富豪。「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成為華語世界警世的第一金句。皆因為暴富之後,為了補償出身寒微的自卑,必招搖炫耀。投資連年得手,貪勝不知輸,則樹大招風,在紅眼症嚴重、小人充斥的中國人社會,槍打出頭鳥,所以「忍一時」和「退一步」是所有成功人士的座右銘。

陶傑:挪威與美國

狂人總統杜林普的「糞坑國家論」引起罵戰。但杜林普雖然點名聲稱不歡迎海地等失敗國家,卻聲稱歡迎挪威人多移民美國。挪威似乎不太領情。挪威保守黨人費德雷在推特宣稱:「我代表挪威說一句,謝謝。」挪威網民紛紛拒絕杜林普的好意,聲稱「我們不會來」。

陶傑:推翻一個精神異常的總統

杜林普的小鮮肉女婿庫什納被指向中國推銷投資移民。這位狂人大亨一旦做了總統,就委任自己的女婿做綠咭批發,瞄準的第一市場,就是擁有 14 億人口、土豪數目急速上升的中國。加上兒子又被最新出版、班農接受訪問的新書「怒與火」指通俄。美國政界一場推翻杜林普的綜合政變,種種跡象顯示,已經開始。

陶傑:為甚麼有邱吉爾旋風?

「黑暗對峙(Darkest Hour)」起用加利奧文(Gary Oldman)扮演邱吉爾。演員本人,容貌身型與邱吉爾都有距離,實是一記險著。但演員專業精神,臥薪嘗膽。加利奧文不必蓄意暴食增肥。因為有國際聞名的日本化妝師辻一弘(Kazuhiro Tsuji)造型。

陶傑:讓人工智能「看見」

今日美國人工智能的研究先鋒是一名華裔女子,北京出生的李飛飛。李飛飛認為,人工智能要惠及全人類,不止擁有自戀式的象棋高智能,還需擁有視像能力、語言能力、駕駛能力,將其他工業科技的能力與人工智能綜合起來,才可以令這個世界真正進入第三波工業革命,令人類的思維想像如虎添翼,豈止一飛沖天,簡直一躍進入無窮的宇宙。

陶傑:香氣譜詩

音樂可以有顏色,而色彩的紅藍黃白黑,也可以是不同的音階。視覺、聽覺、味覺的 Fusion 互通,叫做「聯覺」(Synesthésie),譬如:紅色是辛辣的,綠色是清涼的,紫色是甜的,而黃色帶一點芳甘。

陶傑:詩心碧海,天眼紅塵

「詩余、影李、說金」,三位大師級的創作人,都有古今中外的大師特徵:青年英發、壯年飆狂、中年成熟,而除李安尚未至黑澤明的高齡,晚年回顧,其餘兩位,俱可稱臻達春華秋實的豐收。
40 年前,我仍少不更事,出席余光中在中大主持的詩創作夏令營,草習作一二,得余光中青睞讚賞,詩路花雨,披芳霑澤,從此走上一條荊棘文字的不歸路。
40 年後我訪高雄,余先生八十有八,形態清癯,法相莊弘。與這位現代的詩神敘舊,我想到六十年前,他留學美國與當代的詩人佛洛斯特(Robert Lee Frost)合照時,想剪下前輩的一綹白髮帶回台灣之緣。

陶傑:拈花微探余光中

余光中說:「詩是精煉的。有了詩,對生活的感覺和觀點,自然較為精緻。在即食麵流行時,你要喝功夫茶;在飛機和跑車風行時,你要環寶島騎單車。這是逆迎高速科技反動。」

陶傑:英國小鎭舊書店

英國許多小鎮,都有一家舊書店。舊書店是英國小鎮的一道最迷人的風景。每一家舊書店,都體現了書店主人的性格。小鎮的人口,往往只有幾萬,因此小書店如何營運,盈利若干,往往是一個謎。然而不要緊,舊書店的主人,有如一座寺院的高僧方丈,把自己埋藏在紛亂堆積如山的古書裏,自己當然也手持一卷,過着半退休半經營的生活。

陶傑:關小門說歧視

在英國,中國和香港的留學生人數超過 30 萬。但最近一項調查顯示,其中 4 成中港留學生認為,在英國讀書,曾遭受過種族歧視待遇。此外還有為數相當,曾遭到暴力攻擊,但其中有 4 成,再遇到欺凌攻擊之後,不敢報警。

陶傑:達爾文式森林

北京一場大火,令當局發現低端人口非法佔駐,非常嚴重,下令驅趕。平心而論,低端人口不是新問題,80 年代一度稱為「盲流」,中國也曾強制處理。盲流之盲,與低端之低,一樣是將這種基層定性為「賤民」階級,與 1975 年之前的「黑五類」及其子女相同,70 年來並無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