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共234篇|

陶傑:喳!

中國貴州官方傳媒,將習近平冠以「偉大領袖」的絕頂稱呼,肖像和紅標語浮現,據說引起「上面」注意,認為拍馬屁擦鞋的基因用力過度,不幸下令予以取諦。

陶傑:不忘初心說著褸

甚麼叫 Decency?其實很難定義。有諸內而形諸外,內在的修養,述於外表,自然散發出來的一層「光彩」(Aura),而不是權力賦予的光環,就叫做 Decency。身為世界公民,要時時注意 Decency。出外旅行,去不同的國家,須配襯不同的表著。例如去到法國北部的城市聖馬羅,看見周圍的建築物是灰黃的磚石,則不可穿著大紅大綠的廣場大媽式衣裝。

陶傑:龐大的問號

瑞典文 Lagom ,代表了北歐中產階級生活哲學:恰得其份,不追求暴富奢華,活得剛剛好。民國時代,工業資本主義開始發達,知識傳播活躍,言論思想自由,中國各大城市,由上海南京領頭,出現了中國人社會 3,000 年沒有見過的中產階級。

陶傑:Fiction 與 Novel 之別

在隨波逐流的今日,如何憑一份堅持做人?在英語世界,寫 Fiction 的很多,寫 Novel 的愈來愈少。兩者都是「小說」,卻有甚麼分別?同樣是虛構的故事和人物,同樣峰迴路轉,最後有高潮,Fiction 讀時但求娛樂,看完之後可以忘卻;Novel 卻是作者帶著痛苦的出品,讀者看完之後會沉思。Harry Potter 和福爾摩斯全集是 Fictions,杜斯妥也夫斯基是 Novel。金庸小說本來是 Fiction ,日子久了,後來才發現是 Novel。在文字愈來愈受到排斥的今日,又有誰在乎?

陶傑:歷史學三步走

中國歷史怎樣教?課程如何設計?試卷試題應如何作答?魔鬼在一切細節裡。因為歷史教育可以令學生成為理性邏輯思考的現代公民,也可為成為政治宣傳灌輸的奴民,視乎如何設計推行。兩千年前司馬遷對於歷史有 3 句話,今日仍擲地有聲:「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這是讀歷史、學歷史、成為歷史學家的三大層次和階段。讀歷史、想歷史、最終之說歷史,將歷史經驗延伸應用於現實。一個國家或一個社會,必須有這三個階段的三種人。

陶傑:成就一個領袖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聲稱,要成立所謂公務員培訓學院,從中培養香港未來的「領袖人才」。世界上有沒有「領袖學」(Leadership)?新加坡國父李光耀雖然已不在人世,但李光耀早已告訴了你:「我沒有聽說過,有哪一個領袖是領袖學課程教出來的。」做領袖,一要有天分,二要有性格,三要有時勢和命運。有幾多學問和學位,絕對不重要。領袖靠的是一份與生俱來敏銳的觸覺和判斷,以及乾坤獨斷的剛毅和強悍。有時天分決定了性格,許多時候性格又決定了命運。世界不同的時勢,像大洗牌,又淘盡幾多英雄和狗熊。

陶傑:強國崛起的歷史循環

時當第一次世界大戰,英國朝野看不通蘇聯這個新興的共產國家。海軍大臣邱吉爾第一個將列寧的十月革命定性為瘟疫,而不是共產主義的理想。當時英國首相萊佐治對於邱吉爾不斷游說攻列寧蘇維埃政權甚感不滿。他指摘邱吉爾的反共是一種執著,敦促邱吉爾:「你的執著影響了你理性平衡的判斷,你應該放下包袱。」萊佐治接受現實,認定不論是否喜歡蘇聯,俄羅斯帝國已經滅亡了,新興的蘇維埃是一個事實。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萊佐治與蘇聯簽署貿易協定,這是英國和西方第一次正式承認蘇聯的現實。

陶傑:The MOMENT

問題是此等大腦意識仍活躍多久?在意識仍活躍的狀態中,這個人有甚麼情緒感受?是平靜、恐懼,還是極度的悲哀?還是因人而異,一切因宗教信仰之有無而影響?

陶傑:動盪的勞資未來

最低工資會逐步調高,21 世紀,馬克思預言的資本家和勞工階級的衝突,不會減少,反而因為人權、AI 和工會勢力的增長而激化。德國人要求 28 小時每周工時,就像德國帶頭推廣電動汽車、淘汰燃油汽車一樣,預示了 21 世紀的產業和資本結構重整的新面貌和大方向。

陶傑:為何南韓不想統一

幾十年來,外邊的人以為南韓很渴望與北韓「統一」,實際上南韓心裡很清楚,南北韓不是當年的東西德,即使西德吞拼東德,20 年來也消化艱辛,南韓沒有這樣的本事。南韓人年均收入與北韓人差距至少為 15 比 1 。當年西德吞併東德之後,以每年 GDP 的百分之 4 持續投入東德。但北韓人民的質素與共黨時代的東德人相比,長期的社會主義和共產專制,將北韓人正常的人性,包括辛勤工作的積極基因完全剷除。葉公好龍的南韓若統一北韓,其實完全沒有 Ready。

陶傑:錢穆希望中國人得真解放

錢穆認為英國的民主政治,不是最理想最完美的生活形態,只是今日還沒有一個比民主政治更好的辦法,那麼只能遵守民主政治。這番話邱吉爾說出來,錢穆認同,因為他目睹過希特拉、列寧、史太林等同期實現其他一度認定比民主政治更好的模式,卻一一失敗。錢穆沒有明言反對港獨,也沒有贊成,但他在「從中國歷史來看中國民族性和中國文化」一書中指出:這個世界是一個由合而分的世界,不再是由一個兩個強大的國家在領導和宰制的世界。美國、蘇聯都沒有這個資格:「今天這個世界,照我個人的意見,是一個解放的世界。我們中華民國,中國的民族也是被解放的一個。」

陶傑:錢穆精神是甚麼?

香港中文新亞校友發表聯署聲明,反對港獨,聲稱港獨與新亞創辦人錢穆的精神不符。錢穆「精神」到底是甚麼?沒有包括港獨。或者說,錢穆來到香港,最大的憂慮是面臨大陸淪陷,中國文化遭到史無前例的劫毀。錢穆想挽救花果飄零的中華經典文化,香港是庇蔭他實踐學術自由的殖民地,香港獨立與否,不但錢穆沒有想過,在英治時代,也幾乎全沒有人想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