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榮 文學遊囈

|共2篇|

文學遊囈:微妙的畢贛

據說「地球最後的夜晚」的大陸票房意外好,原因出於大批觀眾被廣告誤導,錯以為是「適合初次約會」的浪漫喜劇,結果步出戲院一刻相當憤怒(不知道有否變成最後一次約會)。但我覺得廣告並無講錯,「地球最後的夜晚」的確拍得浪漫,而且美麗,好看。

文學遊囈:三十年為一世

最近讀錢鍾書《宋詩選注》。第一個感覺是,竟然有那麼多農事詩。題材之所以勞歌憫農村居田家為主,春思秋聲野望郊遊為輔,選目被批「迎合風氣」,當然與出版年份 1958 年「學術界的大氣壓力」有關。「由於種種緣因,我以為可選的詩往往不能選進去,而我以為不必選的詩倒選進去了。」88 年港版序錢鍾書歎詩集過時,不免淪為當時學術風氣「半間不架」的文獻。三十年為一世。如果說 1958 年政治主宰文學,前後一世則見證了泛政治化的興起與衰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