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 業問之老細問咩事

|共67篇|

鄭立:所謂企業式運作就是面對現實

我有一個認識很久,也比我創業久的朋友。在我剛剛創業時,我領悟了一些東西,便問他:其實我以前做一些活動或組織的東西,雖然沒有錢財經手,但原來跟創業很相似。這也能算是創業嗎?我的朋友說,是。創業並不單純是指開公司,你去成立一個團隊,搞一個活動,或者是建立一個國家,也是創業。

鄭立:經濟獨立是獨立的首決條件

你在某企業找到一份工作,是有了收入來源,但你真的不依賴人嗎?有很多工作,你其實是非常依賴你的公司的。第一種情況是你的能力很難用在別的地方,比方說,警察,你所學的技能不是在外面完全沒用,但很多企業在請你時也會覺得有困難。另一種是你的工作太過依賴制度內的人脈關係,地位與權位,例如官僚,大企業某些幹部,甚至中學教師。

鄭立:白手興家的原罪

萬一你是白手興家,創業成功,名成利就,那豈不是苦盡甘來,歡天喜地嗎?當然,這是值得欣喜的事情,不過,你會發覺,你甚麼都沒做,就多了一些不知為何總是看你不順眼,想你失敗的敵人。你會莫名其妙,很多時你不認識他們,甚至人生完全沒有交集,為何他們會無端討厭你?

鄭立:控制你的妒忌心,老闆

很多有過創業經驗的人,跟你談甚麼人會創業,很常會見到這樣的說法:一個人創業,不太可能純粹為了錢。大家都會說,其實創業者,多數是有一道底氣。所謂有一道底氣,簡單來說,就是不甘於平凡。可能你追求的還是大富大貴,但並不是單純的富貴,就這樣繼承你老母的遺產或者中一次六合彩,不是這種富貴,而希望自己因為自己創造的財富而顯貴。

鄭立:革命 CFO——跟孫中山學習創業財務

孫中山剛立志革命時,他的想法也和很多人一樣非常「Indie」,打算用捐款和革命黨成員的會費(換個你們喜歡的說法:Subscription)去支援革命。這一丁點錢,當然是杯水車薪。畢竟革命不是開雲吞麵檔,要的資本也自然比較大。他很快就意識到,當時的中國要找到投資者,實在不容易,就算有,也不會很大。

鄭立:創業者應該有薪水嗎?

如果這個企業是合資的,特別是有投資者出錢,例如基金投資者時,就會出現這問題。自然地,創業者沒有錢才會需要出錢的人,企業裡有一個會行動但不太有錢的創業者,以及投資者投下的資金。那我們應該用這些資金,去支付一個固定的薪水給那位創業者嗎?

鄭立:商人很現實,但你知道短視的現實是危險的嗎?

在香港這樣的社會中,「很現實」,在意義上,常常並不是一種貶低反而是一種讚美。在香港很喜歡用務實,現實這樣的事情是形容自己或稱讚別人,倒過來說,如果說一個人很理想主義,那多數是有著諷刺意味或者貶義。在香港你說一個人理想主義,大概就是指說的話不切實際,務虛而一事無成。

鄭立:如何令你的專制變得開明?

投票這個制度,並不是為了產生最正確最有效率決策而存在的;投票制度,是為了保證那最接近大家的共識而存在的。在管理一個封閉系統,例如社會與國家時,因為成員不可以隨時加入與離開,而所有決策都是公共的,投票會是重要的。在社會中,政府不應做出太違反共識的事情,否則不滿的成員增加,但他們無法離開,這樣很容易導致內部崩潰。可是企業不是社會,企業正是社會的相反。

鄭立:「返校」為其他遊戲創作者帶來的幫助

「返校」是一個以台灣 60 年代作為主題的生存歷險遊戲,也就是所謂的恐怖遊戲,當中涉了當年的社會情況,特別是一些社會與時代的陰暗面,因此得到了很大的共鳴。不僅自己爆紅,也引起很多人再一次拿出來自己和親人在那時代的記憶出來討論。編輯邀請我以創業的角度去談這作品,其實我覺得其文化性質更重要,但是認真的話,也能用很理性的角度,去看這個作品除了文化層面外,為市場與日後創業者帶來的良好影響。

鄭立:對創業家而言,甚麼是金融?

很多創業者想得到投資,也想最後能夠從創業中得到收穫,這些都是取得資金的行為。但是他到底是拿甚麼出來換資金呢?他自己也搞不懂,那些創業者常常以為自己的股權值錢,說願意拿股權換資金,最後卻沒有人理會他,因為他打從一開始,就看不通這是一個金融行為。創業家必須理解,甚麼是金融行為?金融是非常的多樣化,要完全理解,是一種專業,但創業家必須理解的卻只是一個部份:「收入潛能與現金的互換」。

鄭立:革命就是創業?坂本龍馬創立的「龜山社中」

在港台進行政治討論時,常常有些人爆出一句「你這麼不滿就去革命推翻政府啊」,或者抱怨「為甚麼香港和台灣還不革命」,這些人在這樣說時,他們心目中的革命是有少數革命英雄走上街上,領導一群覺醒青年拿菜刀推翻政府。但真實的革命是這樣的嗎?

鄭立:投資者是你的長期盟友

如果你只把投資者看成是金主的話,你就是把你和投資者,視為兩個利益立場不一樣的陣營。如果你賺錢而投資者賠錢的話,你會覺得自己賺了;如果你把盟友視為你陣營的一部分,盟友的錢流到你身上,你沒有賺錢,最多是資源分配的比例改變而已。當然實際上你的錢好像多了,投資者的錢好像少了,但這是一個觀念的問題,你這樣想,代表你沒搞清楚你和投資者的真正關係。

鄭立:誰需要被管理,誰需要被領導?

管理重視的是「系統與結構」。簡單來說,管理需要的是能把事情客觀地看成一個機器。這是一種將一個人的行為標準化的過程,像把魚肉打成魚漿,將牛肉弄成漢堡肉。管理將本來有很多差異的人,變得接近一樣的零件,擁有相近的工作效率,能做相近的事情。你知道他們能夠一小時做好多少個工件,所以你可以計算他 8 小時能生產多少東西。他辭職了,你也可以訓練一個相近的人,去取代他的位置。但是,你可以看到的是,把人「拉平均」,能力優秀的人被拉平均會怎樣?就是變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