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 今晚Board野夜唔夜呀

|共43篇|

鄭立:波多黎各——阻人搵食的遊戲

這個遊戲的時代背景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你扮演波多黎各上的地主,每回合每玩者可以輪流選擇做一件行動,擴張自己的農地,建設自己的市鎮,生產貨物再交易出去,然後賺錢取分數的經濟遊戲。而你發動甚麼行動,都會有人跟機。不久慢慢變成這遊戲的老手後,就會開始參透這遊戲的核心思想:就是阻人搵食。這真是個充滿狼性的遊戲。

鄭立:軸心與同盟的陸戰戰略觀念

雖然「軸心與同盟」這遊戲有很多的玩法,而不同的版本又會衍生出不同的戰略,畢竟規則和地圖在不同版本都不一樣,設計者也有意改變一些玩者的習慣,有些甚至連兵種的價錢和效果都有改動過。不過有些基礎理念,卻是不太改變的。特別是新手,在創造任何太複雜的戰略之前,都應該先理解一些客觀的規則特點。

鄭立:世界議會——推地球落火坑的香港獨立遊戲

這個世界議會的遊戲,令我想起以前有一個戰棋會只當贈品送出去的遊戲,叫作「救地球」。那個遊戲中,地球有很多危機,例如飢荒、污染,戰爭之類,玩者們要出資源去減緩,如果救不及,地球就會爆炸,然後全世界死清光,地球分裂,大家都輸。不過那遊戲有個機制,就是救地球的資源可以儲起來自己用,完結時會變成分數,結果大家懂玩都會把最好的資源儲起來自己用,而沒有了這些資源地球就救不了,所以地球差不多篤定滅亡。

鄭立:魔域奇遇——你有沒有見過有人職業是仙童

魔域奇遇(Dungeon & Dragon)是香港戰棋研究中心翻譯的中文版遊戲,這個遊戲的目的並不是擊敗其他玩家,相反,你和其他玩者扮演冒險者合作,而其中一個玩者扮演智慧老人(Dungeon Master),負責留難玩者,決定冒險者會遇到甚麼怪物和遭遇。

鄭立:神秘大地——別為了年輕時一時之快而一生後悔

很多人玩「神秘大地」(Terra Mystica)有一種執念,就是像農民一樣,看天氣做人。甚麼叫看天氣做人?就是第一個回合那個天氣有利甚麼,他就做甚麼。例如有利建小屋就建小屋,商場就商場,城寨就城寨,只求那個回合可以立即取得分數。很多人深受這種思想影響,而釀成悲劇。

鄭立:狼人——你要怎樣做好一隻狼?

有看過這專欄早期的文章,應該有聽過說,狼人原本就是一個社會學的實驗。實驗目標就是找出到底少數的秘密組織成員,能否控制一大群沒有資訊的人,做出有害他們的行為。說穿了,村子就是一個團體,一群人,而狼就是這個團體裡的間諜,因為狼的目標和其他村民是相反的。

鄭立:中原大戰——用念力 X 死你地班 XX 仔

中原大戰,顧名思義,就是在中原打的大戰。在一個神秘到課本基本上不會提的年代,有一個叫作中原的地方,有兩大陣營在打仗,比較不有趣的是,蔣介石和何應欽組成的國民革命軍。這個你在課本都讀過,雖然你可能不知道誰是何應欽,總之一個光頭,一個四眼,對抗三個很有特色的敵人。雖然是三個敵人但在這遊戲中是同一陣營的。

鄭立:農家樂——新手如何在農家樂選牌?

農家樂作為一個發展了十年,而且有大量的擴充遊戲,不同擴充加起來的卡牌,動不動就幾百張,很多新手一看到有那麼多牌,就覺得要先記熟牌的功能才可以把遊戲玩好,可想而知,這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你讀書都沒有這麼勤力,想要記熟所有牌?不可能的事。你面對一堆陌生的牌,你應該要怎樣做呢?所以這裡有一套選牌的原則,對所有人都是有用的。

鄭立:農家樂——連交配的空間也沒有的遊戲

只有做了一大堆事情,例如搬木,建屋,去把你的單位弄成三人單位或者更大的四人,五人單位,有了空間去交配,你才有資格使用「交配」的行動格去生孩子。對的,你一開始的時候,絕對是「連 XX 的空間也沒有」,要成家立室而要有房子,真的是十分現實。如果一個遊戲容易弄到房子,生育率也會提高,如果有甚麼原因導致弄房子非常的困難,生育率也不用想要上去了。

鄭立:後勤將軍——我是憤青我仇日

這遊戲叫後勤將軍(Quartermaster General),顧名思義,在這個桌遊中,你扮演的就是二戰中各國的後勤將軍。在版圖上的棋子,並不是軍隊,而是補給線,很多人看到坦克棋表面是指裝甲部隊,其實在遊戲裡的真正意義,是維持裝甲部隊的背後補給線。海軍,空軍也一樣。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獨立的牌組。每個牌組的數量都不同,反映了各國的經濟和軍事特色。

鄭立:一夜狼人——三個人都可以玩狼人

一夜狼人這個遊戲最低遊戲人數是三個人,即是說,就算你還住在伊甸園。只要湊夠上帝,阿當和夏娃,勉強加一條蛇,就可以開始遊戲,十分方便。因為一夜狼人並不需要主持人,所有參與者都是玩者,不需要有人被排除出遊戲外當工具人或人形電腦。

鄭立:農家樂——三,四,五人遊戲的分別

農家樂(Agricola)這個遊戲,有些新手會問哪張牌強,哪張牌弱,但其實牌的強弱很看玩者人數。在不同玩者人數下,各種卡牌的強弱產生改變。這是因為農家樂是個供求的遊戲,而不同玩者人數,這遊戲會提供不同的額外供應格,而同時遊戲的玩者數量,也決定了對各項物資的需求,故此同一塊木,同一塊田,在不同人數中價值與供應速度其實是有分別的。

鄭立:歷史長流——小農 DNA 發作

開宗明義,這次是有遊戲作者拿他的新作想我試試和給意見的。反正都是要測試了,不如順便寫一篇文章,叫作幫助台灣本土的桌遊創作吧?但你知道香港台灣出的遊戲,大部分都是輕遊戲,也就是所謂的 Party Game,而我最憎就是玩不需要動腦的遊戲。還好這次的「歷史長流」不是派對遊戲,而是組合砌牌組型的卡牌遊戲。

鄭立:巴士阿叔——你有壓力,我有壓力

這個遊戲的英文名稱叫作 BRASS,以粵語譯名為巴士。至於在遊戲的封面,很明顯你見到一個阿叔,所以就叫作「巴士阿叔」。當然你也可以叫其官方譯名「工業革命」。這遊戲就是各種產業之間互相創造供需,考的是「投機」,你大量建設同一種東西,就會產生供應壓力會滯銷,但同時也會產生需求壓力。正所謂你有壓力,我有壓力,未解決。誰解決這些壓力就可以勝利。

鄭立:天誅——雙打版鋤大 D

天誅(Tichu) 基本上就是鋤大 D,不過是二人對二人團戰的版本,兩人一隊,分別坐南北風和東西風,跟鋤大 D 一樣,以把自己和隊友手上的牌打完為勝利。但天誅不是以盡快打完牌為目標,而是以取分為目標。因為是團隊合作的遊戲,所以天誅有很多有趣的設計。

鄭立:Mall of Horror——從藍屍手上守住佔領區!

這遊戲是這樣的,有一天,大概是因為佔領甚麼正式啟動,或者是出現帶點藍色的喪屍 (以下簡稱藍屍)的關係,整個社會陷入大規模混亂當中。到處都出現滋擾玩者的藍屍。但玩者們也成立了佔領區,死守市區的大路中心,在各前線用雜物,路障,竹枝之類架起了防禦,就是為了抵擋來犯的喪屍,避免自己的同伴被藍屍們拘捕。你可以當成喪屍遊戲看也可以,當成街頭抗爭遊戲看也可以,反正看你哪個比較有共鳴就用哪個。

鄭立:荷蘭大革命——你是統派還是獨派還是鄉事派?

「荷蘭大革命」這遊戲就是講八十年戰爭的故事,在遊戲裡有五個政治勢力,你扮演你所屬的政治光譜,取得最高的分數為勝利。不同勢力的相容程度有別,荷蘭不像香港,不是行比例代表制,不鼓勵先找同路人開刀。例如三人遊戲,一個玩者控制兩個獨立派,一個玩者控制兩個統派,剩下的是鄉事派,所以這遊戲絕對是表現「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