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 今晚Board野夜唔夜呀

|共97篇|

鄭立:亡命之途 —— 你試過走難未?

香港的近代史,起源自國共內戰,大量難民為了逃避共產黨的統治,而走難來一個南方小島,再加上後來各種中國的政治運動和文革,使香港大部分人口都是源自難民,「走難」一詞就變成了香港的共同記憶。雖然我們這些世代的人已定居下來,土生土長,多數都沒經歷過走難,可是我們卻總會在長輩口中聽過相關的形容。幸運的是,現在你也能夠在扑驚當中體會走難的感受了。「亡命之途(Hit Z Road)」就是一個以走難為主題的遊戲。

鄭立:頭等艙列車 —— Russian Rail 的全面改良版

「羅剎鐵路」,又稱為「俄鐵」,這遊戲雖然好玩,還是有一些限制的,那就是它是一個需要很專心的遊戲,要完成一個策略,需要很早就計劃,而不能半途出家。例如你想要造最高分的西伯利亞鐵路,就要一開始拿相關的加分工具,最後兩回合才修成正果。如果你中途分心跑了去做別的事,到最後往往完成不了。這遊戲的作者,大概也意識到這些羅剎鐵路的限制,而創造了新的遊戲,就是這個「頭等艙列車(First Class)」,玩過的人,會發覺它無疑是從羅剎鐵路派生出來的遊戲,並針對性的從規則上修正了以上各種問題。

鄭立:死剩種 —— 和平對和平相安無事,和平對暴力渣都無得剩

在我們的社會裡,我們自小就被教育外面很多壞人,除了親人之外全部都不可靠,千萬不要輕易相信別人。不知是否這樣的原因,導致了我們這邊很流行玩狼人遊戲,體驗怎樣不信任人和找出間諜。不過狼人始終是分為村民和狼,大家身份一開始就定好,沒得自由選擇,很多人就常常抱怨怎麼又是當村民。那麼到底有沒有那種互相猜對方是否值得信任,但又不用分陣營的遊戲呢?有,那就是這個叫作「死剩種(DEAD LAST)」的遊戲了。

鄭立:曼哈頓 —— 抹去了眼淚,背上了憤怒,讓我攀險峰,再與天比高

自從 6、70 年代康樂大廈起好後,香港人就瘋狂的迷戀上摩天大樓,最終成為了地球上最多摩天大樓的地方,全球最高一百座住宅大樓中有超過一半都是在香港的,而且一座比一座高。「曼哈頓(Manhattan)」這個遊戲,正正玩的就是起摩天大樓,而且它完全就是把這種心態當成主題。玩下去,你就知道這是一個非常港式的遊戲。至於要怎樣才能夠玩好這遊戲?就我的經驗,答案並不是熟讀曼哈頓的歷史,而是要去聽亞視名曲「天蠶變」。

鄭立:經典黑白棋 —— 黑人和鬼妹在草原上翻來覆去的遊戲?

蘋果棋為何會稱為黑白棋(Classic Othello)?那是源自莎士比亞的作品,他有套悲劇就叫作「黑白棋(Othello)」 ,故事的主角是個威尼斯的摩爾人,總之就是皮膚深色的人。懷疑白人妻子出軌,結果將白人妻子親手掐死然後自殺。因為這款歌劇的男主角叫作「黑白棋」,所以有個日本人就拿這個故事的名字,把這遊戲改名為黑白棋了。雖然名字叫黑白棋的男人很奇怪,但我的「快易通」電子字典是這樣翻譯的,我也沒有辦法。

鄭立:逐鹿銀河 —— 太空版聖胡安再加上多了很多牌

在十幾年前有個很受歡迎、賣了 10 萬副以上的遊戲叫作「波多黎各」,主題是經營一個農業殖民地。後來有人將它簡化成卡牌遊戲,主題一樣,但機制簡化,那就變成了「聖胡安」。大家覺得這遊戲的玩法可為,但是有一些缺點,例如路線不夠多,最終就改良成這個遊戲 ——「逐鹿銀河(Race for the Galaxy)」。所以玩過「聖胡安」的人,很容易就能學會「逐鹿銀河」。在遊戲的基礎結構上,它們是相當像的,就是打完 12 張牌或者拿完 VP 結束遊戲,再鬥高分,但在機制上,有一些針對性的改變。

鄭立:阿叔 —— 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是阿叔

「阿叔(Azul)」是 2017 年最新的賀歲桌遊,這遊戲中文名稱之所以叫作阿叔,是因為英文名稱真的是這樣讀。這遊戲也真的很像食瑞士糖,先把那些瑞士糖隨機分成一兜兜,然後玩者可以把其中一兜的其中一種款式的糖全拿走,輪流放進自己的板圖裡。可是這不重要,因為遊戲的精華所在,是在於「阿叔」二字。這名字使你可以在見到一堆人在玩這遊戲,或者你要當塘邊鶴,你就可以問他們「玩阿叔呀?」或者「又玩阿叔?」。

鄭立:演化論 —— 打不死敵人,何不考慮餓死敵人?

「演化論(EVOLUTION: The Origin of Species)」這個遊戲,題材就是生物是進化出來的,你扮演一個類似訓練員的角色,要發展出自己的生命,像比卡超一樣不斷進化然後生存下去。雖然看起來是玩進化論的遊戲,但是裡面的生存道理,可以套用在很多其他事情上。

鄭立:鬱金香泡沫 —— 鬱金香只是一種花,沒有任何東西支持,是個遲早會爆破的騙局

這個「鬱金香泡沫(Tulip Bubble)」,聽名字就知道它開宗明義是一個股票 Game,故事講很久很久以前,大概是還流行鄭錦昌的時代,當時的人投資的並不是股票而是鬱金香。雖然主題是鬱金香,但你不需要理會它是否鬱金香,它和一切你可以投資的事物,不論股票、現金還是房產,運作上是沒分別的。鬱金香也好,股票也好,黃金也好,房產也好,比特幣或其他加密貨幣也好,人類自古以來投資就是這回事,所有投資都一樣。

鄭立:的骰 —— 的骰沉悶,大家都輸,的骰,是時候改變了

「的骰」這個遊戲,就是每回合有人拿一張圖出來,那張圖是謎底,之後他要講一個字當「謎面」,其他人就每人根據那個謎面,丟出一張圖去誤導其他人以為自己是謎底。玩這遊戲的技巧,不在於怎樣增加你的勝率,而是怎樣增加那局的娛樂性。自然地,用來當謎面的詞語,以嘩眾取寵、驚世駭俗為佳。所以這篇文章教你怎樣想出詞語。以香港人為例,最常用的就是粗口,另一種是盡量使用想像力,以生活化為主。

鄭立:結印魔法師 —— 用桌遊推廣中國功夫?蛇形刁手大戰虎鶴雙形拳

如果你有看過周星馳一套叫作「少林足球」的電影,應該也會聽說過有人打算用唱歌跳舞推廣少林武術,還因為唱到喊驚一樣,而被人「金剛腿丫拿,鐵頭功丫拿」用酒樽敲落頭。作為一個桌遊玩家,看到這段情節,我們會想,與其用唱歌跳舞來推廣武術,不如用現在最流行的桌遊來推廣。洋人鬼佬們也想到這一點,所以他們開發了這個叫作「結印魔法師」的遊戲。

鄭立:凱薩的命運 —— 反對派的社運眾生相

「凱薩的命運(Liberatores)」是個社運遊戲,發生在某城市,有個大大說要搞一黨專政獨裁政治,一堆人覺得這樣不妥,便組織社運阻止他這樣做。遊戲封面前面那個就是凱薩,後面那一堆非常樣衰奸險的就是對抗他的反對派,玩者扮演的就是後面那群很樣衰的人。

鄭立:阿不思學園 —— 這根本就是哈利波特同人桌遊

阿不思學園(Arcane Academy)這遊戲就是讓你扮演一個魔法學園的學生,競爭學業名次,大家爭取當狀元,也就是最高分的人。因為是魔法學園,所以自然地也是以魔法滋擾其他同學,把競爭對手踢落去。這遊戲怎看都是在影射哈利波特,不僅封面畫風像哈利波特的小說,連內容都是當魔法學院的學生,怪不得外國的桌遊玩者或者哈利波特的讀者,直接把這個當成哈利波特的同人桌遊。

鄭立:國民經濟 MECENAT —— 菜園村血鬥齊天大聖

之前介紹過以宏觀貨幣經濟為主題的「國民經濟」推出了擴充版,嚴格來說,應該叫作續集,因為它不需要元祖的國民經濟已經可以獨立玩。它的系統和國民經濟大致相同,只是用了一套完全不同的卡牌,遊戲的形態便因此改變。當然,喜歡的話,你也可以混合舊版一起玩,甚至是兩個版本中各抽一些卡混著玩。

鄭立:侍名臣 —— 狗官開會,不問對錯,但求通過

「侍名臣(Samurai Vassal)」是個狗官開會討好主子的擦鞋遊戲。每個回合,每個玩者都會從 5 種政綱當中,提出一種政綱,或者該回合不提出任何政綱休息,每人的政綱都可以被通過或者被否定,通過即可取分。至於政綱本身的內容對錯呢?不重要,不管是領展還是高鐵還是國民教育,總之通過就可以邀功,就算再離譜低能不切實際遺害千年都沒關係,沒有人在意過那些話的真假或是否可以實行,總之通過就好。

鄭立:部落集結 —— 打完女人打窮撚

騎士不是應該很有騎士精神有風度的嗎?但在這個遊戲裡的騎士卻絕對是欺善怕惡,攻擊是由低打起,優先打女人,女人都打到入廠就輪到廠佬,也就是另一種窮人,打到沒有才可以打更高級的。在這遊戲裡,不太出現騎士打騎士,反而是互相欺負對方的弱者。這種行為哪裡像是有騎士精神?

鄭立:聖彼得堡 —— 一個人玩竟然比幾個人玩好玩?

這世界倒不是沒有設計給一個人自己玩的桌遊,但很少有人真的會去玩,畢竟對於很多人而言,都有一個疑問:如果只要一個人玩,我為何不去打機,或者開著視窗玩踩地雷和接龍?偏偏就是有個遊戲,我認為最適合人數是 1 人,那就是「聖彼得堡(Saint Petersburg)」。你可能立即就有疑問,這個遊戲明明是給多人玩的遊戲,怎會是一人遊戲呢?是的,表面上是這樣,這遊戲也絕對可以 2 個人 3 個人 4 個人玩,但是我卻覺得這遊戲是一人遊戲,至少本來的遊戲設定,就是容許一個人玩的。

鄭立:1856 —— 如何在加拿大創業

在 1856 這個遊戲,玩得不好你 9 成會輸。如果你在遊戲時購買私人公司花了太多錢的話,通常答案是最簡單的:直接別開。可能你會問,不開公司,要怎樣把私人公司弄進去?這個不是大問題,你可以看著別人開完,沒現金搞你的新公司才開,不要為了執念配合你的私人公司「搶奪」「最適合」的配合者,你在玩的是 1856 不是農家樂,組合打得漂亮不會贏的好嗎?

鄭立:大鑊飯 —— 我下面給你吃

「大鑊飯」(Stir Fry Eighteen)這個遊戲,就是模擬當一個中國廚房佬,你的工作就是煮東西給人吃,聽起來像是一個很正經的烹飪遊戲,實際上完全不是。這個遊戲的牌,基本上就是煮食材料,有麵有冬菇有薑有蝦有瘦肉,不能放重複的材料,一次最多放 5 種,就看裡面的材料計分。每人一開始只有 3 張牌,怎樣能變出 5 種材料?這遊戲的精華所在,就是怎樣「等價交換」,你要拿到更多材料,就必須使用鍊金術,也就是「化學」。

鄭立:皇家風暴 —— 萬能插蘇威水史

皇家風暴(Royals)這個遊戲,雖然聽起來好像皇家香港警察 crossover 無綫的電視劇,可是這遊戲跟以上兩者毫無關係,實際上,這就是亂搞男女關係的遊戲。在這遊戲中,你需要透過各種方式去「擴張你的家庭」,其實只是在歐洲食鬼佬鬼妹的藉口。對象分別是英國紳士、德國猛男、法國貴公子與西班牙拉丁情聖,你要透過愛情征服他們,靠取得他們的心達至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