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 今晚Board野夜唔夜呀

|共145篇|

鄭立:青青珊瑚島 —— 有人說你還記得波姬小絲,就是一個中坑

「青青珊瑚島(Blue Lagoon)」是一部波姬小絲拍的軟性鹹片,故事講一對少年男女在荒島求生,最後搞到人口增加的故事,因為裸露鏡頭而被衛道人士插到開花。今天,它終於推出桌遊了,不論中文譯名和英文譯名,都完全一模一樣。

鄭立:敦倫公會 —— 教人做二奶好過做大婆的不倫遊戲

你把那些人滲進去之後,每過一定回合數,而且某個格子的人數足夠,就會啟動「敦倫」,決定了倫理關係。但在這遊戲有個奇怪的設定,就是大婆的獎賞是固定的,但二奶的獎賞卻是隨機的,有時竟然可以抽到二奶的分數反而比大婆高。例如大婆只能拿兩分,遲來先上岸的二奶卻反而拿三分,就像香港的公屋政策一樣,會出現二奶惡過大婆的情況,難道是為了反映現實?

鄭立:鐮刀戰爭 —— 高牆向你擲雞蛋,你塊臉撞爛隻蛋就是你的錯

別以為遊戲叫作「鐮刀戰爭(Scythe)」一定很暴力,事實上這個遊戲根本頗為和理非。你看看那些戰略目標就知道了:把民意弄到最高點,擁有 4 架拖頭,把所有的內政選項升級完成,把各行業的代表拉攏…… 怎麼都是跟打仗無關的居多?對,這遊戲跟「龍年」相反,龍年的中國人笑騎騎卻殺人如麻,這裡的俄國佬凶神惡煞卻愛好和平,完全不殺人。

鄭立:DOS —— 去到 WIN 10 的時代, DOS 終於回來了,還變成了 UNO 的續集?

卡牌遊戲也有續集?好吧,真的是這樣的,因為這遊戲的玩法真的和 UNO 很相似。簡單來說,遊戲目標就是把自己手上的牌出完,然後你的對手剩下的牌就變成了扣分。傳統的 UNO 普遍適合 4 人或以上,而這個遊戲則沒甚麼限制,這個續集是給愛玩 UNO 的人在人數不足時玩的東西。

鄭立:文明帝國 —— 所謂文明就是暴力,甚麼人權環保文化經濟,在暴力面前全是垃圾

「文明帝國」這個電腦遊戲,已經不止一次被改回桌遊版。我在大學時曾經在中文大學玩過那個比較舊的版本,結論是垃圾。不過衰過一次之後,他們又捲土重來,不久之後就推出了這個新的改編作品,叫作「師父賴死蠢(Sid Meier’s Civilization,2010)」,這個遊戲就是把電腦版的「文明帝國」桌遊化,對於喜歡玩帝國建立題材的人來說該有的元素都有。

鄭立:軸心與同盟 —— 如何建立大東亞共榮圈?

在「軸心與同盟」這遊戲中,因為日本所處的位置比較偏辟,附近並沒有很強的工業中心,盟軍難以支援日本附近的地區如中國、東南亞。但這裡卻是蘇聯與英國的經濟力泉源,所以佔領這些地區,就能破壞英國和蘇聯的經濟力,削弱他們在歐洲的生產能力,幫助德國。如果進展良好的話,日本還可能在亞洲大陸上,建立一支陸軍,在東邊夾攻蘇聯。

鄭立:軸心與同盟 —— 如何服務英女皇之事頭婆我好掛住你呀

英國的主要責任,除了止血外,就是反攻德國。如果沒有英國牽制德國的話,德國就可以盡情的攻擊蘇聯。而英國只要有一支能站住的海軍,就可以同時牽制整個歐洲,逼德國要分散資源去防守,減輕蘇聯的壓力,利用登陸戰每回合上岸消耗德國的軍力,有機會的話成功佔領一格歐陸,還可以諾曼第反攻。

鄭立:軸心與同盟 —— 美軍來了我該如何帶路?

大家都知道,這個國家錢又多,又安全。所以很多怕被人打的新手,一開始怕玩錯都會說想用美國,當然,在「軸心與同盟」的世界中這樣的觀念一定是錯的。因為這遊戲,愈安全的勢力代表需要玩得愈主動,會被打的國家新手容易理解,要主動打人的國家,卻更要明白自己在玩甚麼。

鄭立:特斯拉對愛迪生 —— DC 今次不再對抗 Marvel,而是對抗交流電了

大家都知道,超級英雄的兩大家,是 DC 和 Marvel。前者有超人和神奇女俠,後者有復仇者聯盟,他們的電影大家都看過了。只是對超級英雄有興趣的朋友,想要玩桌遊,該玩甚麼呢?當然就是這個「特斯拉對愛迪生」了。

鄭立:反攻勝利棋 —— 桌遊是正當高尚的娛樂,又可以激發反攻復國之精神

「反攻勝利棋」是台灣 20 世紀 60 年代的早期桌遊,比起「卡坦島」和「狼人」還要早。它被視為健康的娛樂,在棋盤上直接寫行銷語句,說桌遊是正當高尚之娛樂,又可以激發反攻復國之精神,並增進對國家疆土及地域之認識,可見在大部分讀者連細胞都未形成時,台灣人早就已經知道桌遊對社會的益處。

鄭立:超級機械人大戰 —— 童年便幻想長大後,踏入駕駛艙玩桌遊

今天我們已活在應該很科幻的 21 世紀,甚麼宇宙艦隊、太空基地全都沒有,乘坐機械人就別想了,流行起來的玩意反而是桌遊,一點也不科幻。雖然不知道為甚麼人類文明會這麼折墮,不過「超級機械人大戰(Twin Tin Bots) 」這遊戲,可能令我們桌遊中得到一點安慰,實現駕駛機械人的樂趣。

鄭立:卡卡鬆 —— 起完房子,起完路,最終露宿街頭的遊戲

卡卡鬆是法國西南部一個名城,曾經是中世紀歐洲最大的有牆城市,後來在 19 世紀法國政府想要拆城牆時,當地的居民抗爭之下才留下來,成為了旅遊景點,也令現在大家才有「卡卡鬆(Carcassonne)」這桌遊可以玩。遊戲的規則非常簡單,像砌圖一樣,玩者每回合都會輪流抽一片圖板,可能是教堂,可能是道路,可能是屋苑,把它拼上去大地圖,直至去到抽完最後一張碎片就完成。

鄭立:珊瑚物語 —— 拿某個理由填海,填完卻用別的理由用掉

當然辯論是多餘的,因為用膝蓋想都知道政府會霸王硬上弓,反正誰都知道香港的高官只是一些毀滅香港後去英國、加拿大退休的生物。遇到這樣的情況,我們最好的反應是怎樣呢?當然是玩桌遊了,毫無疑問,「珊瑚物語(Reef)」是一個有關填海的桌遊,讓大部分無法晉身政府當公務員的我們,共享摧殘毀滅珊瑚的樂趣。

鄭立:瘟疫危機 —— 贏就一齊贏,輸就一齊輸?咁講通常都一齊輸

最近有新聞說,因為中美貿易戰,美國向中國要求提供 H7N9 病毒樣本時,中國一直沒有理會。聽到這樣的消息,你會有甚麼反應?我認為,最有可能的反應,就是想玩桌遊,例如「瘟疫危機(Pandemic)」應節。它是個合作遊戲。甚麼叫作合作遊戲?那就是說不是玩者之間互相競技,不是在玩家中勝出,而是大家一起解決一個問題,成功的話所有人都是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