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 電腦大爆炸

|共41篇|

鄭立:共產超人 —— 共產黨都有好人,而且還是超人?

一般人如你我取得國籍靠投胎,而超人像孫悟空一樣,是靠抽獎,出生時被隨機丟到了美國,而變成了一個美國佬,不用移民和領甚麼綠卡。如果他被丟到共產國家會怎樣?「共產超人(Superman: Red Son)」這個作品裡,超人還是超人,可是還是嬰兒的他,落到地球時卻因為落地點有些微不同,而掉落在烏克蘭的集體農場。當時的烏克蘭被蘇聯統治,導致他自小被洗腦教育思想毒害,反正我們都很熟悉是那種。

鄭立:鄧寇克大行動 —— 沒槍沒炮,等於不會參與戰爭嗎?

自從香港的義勇軍團在 20 年前解散之後,香港再也沒有軍隊。但這是否代表我們能認為戰爭跟我們無關?就算我們再不想和戰爭扯上關係都好,這也不是我們能決定的事情。當然很多人會說,我們沒槍沒炮,也沒受過軍事訓練,對戰爭應該沒有用,所以不會要我們去打仗吧?如果你以為戰爭只有拿槍炮的人才會參與,而平民是不應該和不會被捲入、不會參與也不能有貢獻的話,那麼,我建議你看看「鄧寇克大行動」這電影,你會有不同的看法。

鄭立:論工業社會及其未來 —— 一篇令作者被終身監禁的禁忌論文

「論工業社會及其未來」是一篇很難讀的論文,不是他寫得不好,而是寫的人本身很難令人沒有偏見。因為作者 Theodore Kaczynski 是一個恐怖分子,他在 25 歲時,已成為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最年輕的教授,本來是人生勝利組吧?可是這位 IQ 167 以上的天才,卻對學術界感到失望,兩年後就自行辭職隱居,最後成為了恐怖分子。

鄭立:水木茂自傳 —— 你會嘲笑鬼太郎的作者是個魯蛇嗎?

要說別人是「魯蛇」不難,沒錢,沒甚麼事業,讀書不怎麼樣,沒有房子,沒有車子,沒有伴侶,長得平庸和矮,甚至只是有看漫畫玩遊戲這種興趣,都可以說是魯蛇。指控一個人是魯蛇的根據,很多都不是那個人自己有問題,如果我說了一個我不怎樣認識的人是魯蛇,而後來發現真相是他出身不好或運氣不好,那麼我會覺得自己做了很可恥的事情。我自己不用,倒沒有想要勸止別人不要用的意思。只是,不妨看看這一本書,, 書名叫作「我的每一天」,是一本漫畫,因為那是一個漫畫家的自傳。而這位漫畫家就是水木茂,如果你的年紀不是太輕的話,你應該記得有套漫畫叫「鬼太郎」,他就是作者。

鄭立:七金剛 —— 與怪物奮戰,別讓自己也變成怪物?不了。

制止別人欺負自己的事情,我有經驗,詳情略過,結論是對方流血後就不再欺負我了,甚至還開始尊重我。那時候的我心想,事情跟被教的不一樣,教師教我們安分守己,就能受人尊重的平和生活,可是這有違現實。這樣的矛盾一直迷惑著我,直至我在舊書店偶然翻到這作品:「七金剛」。社會動盪、環境污染、貧富懸殊、罪惡橫行,而且到處都充斥著恃強凌弱的不正義。外有左派與黑社會的暴力,內有政客與權貴腐敗,司法不公,警察只注重執行命令,法庭抓不到真正的惡人,卻能打壓反抗的市民,我說的不是今天的香港,而是「七金剛」裡描述的 6、70 年代日本。

鄭立:銃夢 LAST ORDER —— 當我們的科技夢想都實現了,世界就變得理想嗎?

「銃夢」的世界看似匪夷所思,可是卻是最正統的科幻,如果你有留意科技的發展,你會發覺裡面的東西全都是有根據的。「銃夢」裡大部分的科技,都是我們今天努力在研發和實用化的東西,作者只是創作出一個全部成功實現的未來世界。這樣人類就進入理想的烏托邦嗎?如上述所介紹的,沒有。我們多是追求發展,以為能解決一切問題,但這個故事卻描繪出一個世界,告訴你發展到那裡,有些問題還是解決不了的。

鄭立:青蛙樂園 —— 使用和平非暴力的手段,就能為自己帶來和平嗎?

最近看了一本書,叫「青蛙樂園」,跟「動物農莊」一樣,也是用動物去諷刺現實。簡單來說,這世界上有一個生活環境安康,不受戰爭威脅的青蛙樂園,裡面的青蛙深信著和平的信條,面對一切事情都不抵抗也不使自己有威脅,並相信這是樂園和平與繁榮的基石。為何我會看這本書?我把裡面幾個說法的意思節錄出來,你就會懂了。

鄭立:天威勇士 —— 用功夫加美少女將冷門玩具起死回生?

你問會變形成飛機和汽車的機械人,大家第一個想起的當然是「變形金剛」,不過受歡迎的東西當然有模仿者吧?變形金剛在同時期有一個對手的,就是 Machine Robo,雖然很多人以為他們抄變形金剛,但這絕對是大人冤枉他的,因為他比變形金剛更早出現。一將功成萬骨枯,變形金剛踩著 Gobot 成為了經典,後者被打到殘廢,玩具賣不出去。持有這線玩具系列的日本公司,要怎樣拯救這殘局?最終他們痛下險著,啟用了日本的創作者。

鄭立:麗島夢譚 —— 如果成吉思汗是源義經,那鄭成功是⋯⋯?

在日本那邊,有流傳著一種說法,就是說成吉思汗和源義經是同一個人。那是因為在 1924 年有一個牧師,叫作小谷部全一郎,出了一本書說成吉思汗就是源義經,起因是源義經在日本死去不久之後,成吉思汗就在蒙古神秘地出場了,但他出場之前的歷史卻不明。這種套路就是說,任何兩個年代相近的歷史人物,都可以這樣附會一番。「麗島夢譚」也是這樣的故事,而這次它的對象就是鄭成功⋯⋯ 至於鄭成功是誰呢?

鄭立:狼來了 —— 狼在吃羊了,村民去咗邊?

「狼來了」的故事,責任是在狼身上嗎?可是狼就是天生想吃羊,我們甚至不能怪責狼,狼之所以有狼性,是因為牠出身的環境使然,牠要靠吃肉來維持生命。站在狼的立場,吃羊天經地義。既然怪責狼是沒有意義,那是否村民的責任?無疑,當村民們聽到牧童叫狼來了時,他們抱著不信任的態度,輕則無視重則嘲諷,沒出來反抗,任由羊被狼吞食。但如果我們說他們只懂嘴炮而不站出來行動,那也是沒有說服力的。因為在過去牧童大叫狼來了時,他們的確有挺身而出。這意味著,他們不是不會出來,只是不願意為你出來,而他們最後不出來的原因,是因為不再信任牧童。所以我認為該反省的人是牧童,牧童的真正問題,在於沒有尊重村民。

鄭立:把不同世代串連在一起的「童夢」

1989 年的作品「童夢」,可說是 80 年代小學生一個比較獨特的集體回憶,特別是很多人都記得非常洗腦的粵語主題曲「時代節奏」以及少女棒球選手「美樂迪」。「童夢」這個作品,其實是一個宣傳企劃。如果你有留意到的話,東京的巨蛋球場是在 1988 年開幕的,就是無綫版「童夢」所說的「多木球場」,而「童夢」這作品就是為了慶祝巨蛋的開幕,吸引年輕人,特別是兒童投入職棒而做的作品。

鄭立:「漫畫仔」—— 立志成為港漫主筆!香港版的「爆漫」?

日本漫畫中有一個很出名的作品,叫作「爆漫王」,香港叫作「爆漫」。作品以漫畫家這職業為背景,主角以成為漫畫家為目標,作品受歡迎,可謂是頗理所當然的事情,特別是對於眾多想投身職業創作的讀者,會有共鳴,也是很合理的。但是,可能並沒甚麼人知道,同樣題材的故事,在 20 年前的港漫早已有了。那就是 「漫畫仔」,臺灣譯名叫「漫畫戀事多」,作者是黃偉健。「爆漫」是以成為日本漫畫家為目標的故事,而「漫畫仔」則是以成為港漫主筆為目標的故事。

鄭立:拿破崙 —— 世紀末救世主傳說之你已經死了

這個故事基本上就是拿破崙的傳記,但不像時下的作品。現在的作品流行幾種方式,第一種是美化,但拿破崙沒有變成美少年。第二種是女體化,拿破崙也沒有變成女人,反而是目前非常罕見的「麻甩化」,全部法國佬變成 80 年代式的男子漢,由一個麻甩佬帶領一群麻甩佬制霸全歐。你看看畫風大概也不會懷疑就是那樣的故事,至於故事是否跟史實,只能說是大部分合史實,為了爽和男子氣概多少要改一下,還好裡面有文字版的史料補充。

鄭立:太空堡大決戰 —— 到底是星球大戰抄襲它,還是它抄襲星球大戰?

「太空堡大決戰(Spaceballs)」這電影明顯跟星球大戰有點關係,但我並不是想表達它「抄襲垃 X 圾」。因為「太空堡大決戰」並不是抄襲「星球大戰」,而擺明是致敬「星球大戰」,也就是「星球大戰」的搞笑版,就像「精裝追女仔」和「搞乜鬼奪命雜作」一樣,拿當紅電影的內容來惡搞的那種作品,你懂的。所以標題問你到底是誰抄襲誰,兩個答案都是錯的,因為根本沒有抄襲,只有惡搞。

鄭立:稻中乒團 —— 在說為基層草根打拼之前,你真的清楚他們是甚麼人嗎?

很多想要或曾想要爭取公義的人,慢慢認知到基層並不那麼美好的真面目,看到普羅大眾不接受,不理解,冷漠,或者為了一盒月餅這樣的小利,把選票和社會賣出去時,就很容易會產生抱怨,例如說香港人不值得擁有甚麼之類。但是,那只是因為對大眾有不切實際的幻想。草根階層本來就如此,一直也如此,香港如此,日本如此。如果你真的不能愛這樣的人,你最好對自己坦誠。每個說要為基層打拼、謀福利的人,都應該看看「稻中乒團」,然後想清楚,你就是為這樣的人犧牲你的時間、金錢,甚至自由,去爭取這種人的權利和選票。如果真的有想清楚這點,那就沒甚麼值不值得的問題,你會發覺,民主與公平,從不是世人值不值得擁有,而是你自己值不值得做的問題。

鄭立:六神合體 —— 在祖國和本土有衝突時,你選擇站在哪一方?

主角「李大龍」在故事開始時是 17 歲,是個人生勝利組,生於文明社會,年輕英俊,而且父親是大學教授,窮極有限,年紀輕輕就有份好工,當上了太空人,這樣的人生很完美吧?直至在某次執行任務的時候,他的腦海突然出現了一個幻影,聲稱自己是他的親生父親為止。這個聲稱是他父親的幻影,自稱「獨龍皇帝」,是一個宇宙強國的統治者,這個血濃於水的所謂親生父親,竟然說他不是地球人。

鄭立:任俠沉沒 —— 黑幫為報血仇家恨騎劫太空穿梭機

正如想懂香港黑社會就要看古惑仔一樣,如果對日本的黑社會有興趣,也有相關的作品,例如「英雄本色」,也會有人叫你玩人中之龍,當然,這個「任俠沉沒」也是以黑社會為主題的作品。故事講一個叫「龍伍」的黑社會硬漢,不僅名字,連外表都與「賭神」裡面的伍哥相似。有一天,他回家發覺全家被屠,只剩下他孤身一人,便決心要向組長報仇。

鄭立:七笑拳 —— 珊璞和譚仔阿姐一樣,在 1988 年時是 16 歲

「七笑拳」和今天的世界很像,幾乎沒有東西和中國無關。所有新的東西,以及不能解釋的東西,都會被歸究於中國或發源自中國。這樣的情況,在中國週邊的國家很常見,一切的社會問題,多少都有些「中國因素」。不過同樣地,也有很多人不分青紅皂白就把中國視為解決一切問題的方法,例如經濟不景,就說要靠中國解決,他們的想法和「七笑拳」裡的人很相像,你會發覺裡面的角色,經常都會去中國尋找各事情的解決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