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 電腦大爆炸

|共62篇|

鄭立:我的身體知多少 —— 連人體的細胞也可以擬人化,太有創意了

這些細胞並不是機器,而是有喜怒哀樂,也會有很多人類有的不良行為,而人體生病的時候,在裡面就會變成像颱風一樣天災。不過也像香港人一樣,就算是天災,細胞們都會盡忠職守的老奉返工,反正他們最多是偷懶,沒可能轉職和辭職。看著這個故事可以讓你理解人體的運作,我也是這樣理解了人體的運作,雖然後來都忘掉了大半。

鄭立:美食大胃王 —— 革命就是請客吃飯,吃飯可解決一切問題

本來暴飲暴食這個行為,有害健康兼浪費地球資源。但在「美食大胃王」的世界中,你不僅可以像廖偉雄一樣憑吃下大量漢堡包賺錢,名利成就成為大胃王,還可以透過暴飲暴食行俠仗義,教訓仗勢凌人的壞蛋,感化走上歪道的惡人,促進地方經濟,感動世人令世界變得更美好,甚至為國增光去臺灣參加世界比賽。

鄭立:孔乙己 —— 讀書不一定會將我們變得更好,也可以令我們萬劫不復

今天的我們,每人都要投身這個制度,每人都要讀書考試。我們是否察覺,比起那個時代,成為孔乙己的風險其實更大?孔乙己諷刺的對象不是別人,而是我們自己。但我很少見有人用這角度去看這文章,畢竟,教的人是讀書人,讀的人自然也讀書人,可是卻總是把自己當成第三者。當你意識到這點,再細看這文章,感受就會很不同。

鄭立:戇救世主 —— 太功利的教育,只會誤人子弟

我們想像中的誤人子弟,可能是懶惰,或者教的東西沒教好,或者不檢點的老師。可是現實的誤人子弟,更像故事裡的師父,受到劇中所有主角尊敬,也真的把暗殺拳傳授好,可是在現實沒有如他預期下,扭曲了一群人的人生。

鄭立:大雄之金銀島 —— 以前教育我們怎樣當一個小孩,現在教育我們怎樣當一個大人

「叮噹大長篇」的世界,卻總是告訴我們,單憑科技是無法令人類幸福的。科技是增強了人類的力量,而力量沒有善惡,而且人類的幸福,是一種感性的需要。就算我們有叮噹的法寶,習慣了之後,還是會回到基礎的人性問題。「大雄之金銀島」是完全翻新過了「叮噹大長篇」,也是近 10 年最出色的大長篇。花錢去看絕對不會錯的,但如果你能接受一點劇透,那麼,請聽我說原因。

鄭立:恭喜發財 —— 我們香港人全是孤兒仔,你哋唔自愛,無人救到你哋

最近沙中綫出現沉降,應該會令很多人想起這套 30 多年前的賀歲片,這套賀歲片就叫作「恭喜發財」,台灣叫作「神仙龍虎豹」,這應該是最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場景。只是當時這是幻想,今天不會變成事實吧?

鄭立:CODE GEASS 皇道 —— 聖人不死,大盜不止

莊子主張「聖人不死,大盜不止」,意思就是說,追求合乎所有道德的聖人,因為服務制度和社會的限制,終究只會變成了惡人的下屬,大盜的爪牙。想要有好的結果,還是想要堅持自己的手段,你只能捨棄其一,不能兩者皆取。如果你想兩者皆取,就只會像朱雀一樣,最終兩者皆失。

鄭立:追龍 —— 權力使人腐敗,正義感與情義何嘗不會?

如果我說,腐敗並不是源自人類的醜惡,而是源自人類的善良與美德,你會作何感想?在「追龍」這電影中,豪哥帶著一群兄弟朋友來到香港,沒甚麼可以謀生,一窮二白,被人欺負,在社會的邊緣浮沉生存。因為被抓,而遇上了雷洛。雷洛與豪哥關係的出發點,是同理心。引領他們腐敗的起點,與其說是單純的貪婪,不如說是同情心,以及因為感性而承擔和想解救別人的不幸。

鄭立:我不是黑奴 —— 優待與遷就,才是最大的歧視

在當年的美國,白人並不是完全察覺不到種族的問題,他們會刻意安排種族平衡,在電影裡讓黑人當好人角色,刻意強調不同種族之間的溫情,充滿大愛,包容他們。聽起來這沒甚麼不妥對吧?可是在 Baldwin 眼中,相反,這才是最不妥的。賣弄溫情和大愛,雖然是善意,卻是源自覺得黑人是弱勢者,覺得對他們有罪疚感,這些溫情和大愛的背後其實是贖罪行為,表面看似對黑人好,但真正的目標卻是為了自己良心好過。

鄭立:運財智叻星 —— 玉帝有旨,叫你留在人間助凡人安渡九七

電影結局,看到黃一飛扮演的衰神,對著陳百祥和觀眾說:「玉帝有旨,叫你留在人間,幫助凡人安渡九七。」明明是那個今天香港人都普遍認為是親北京的陳百祥和王晶,在二十年前,浮現的是一套完全以香港人中心的思考模式,沒有顧慮中國那十幾億對九七沒有憂慮的凡人。

鄭立:極道美食王 —— 貧乏產生慾望,慾望令人幸福

一個幸福的人生,並不是一開始甚麼都有,相反,最幸福的人生,是一開始甚麼都沒有,在貧乏中對所有東西都有慾望,而在生命當中一個個爭取,突破困難,最終也全部變得滿足。這樣看的話,贏在起跑線,一開始就有車子房子的小孩,反而對於他擁有的東西毫無感覺。不如等他有了渴求,再協助他,讓他憑籍自己的手,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才是真正的能帶來快樂。甚至這也不僅是個人的人生,去到自尊、民主、自由、正義,也是沒有分別。任何你太輕易得到的東西,人類都會感到麻木,而不會珍惜,用這去解釋我們很多社會現象,看來也說得通了。

鄭立:如何以一個眼神引起暴動?魯魯修的反英抗暴紀實

如果我說一個眼神就可以引起暴動甚至革命,你相信嗎?但這樣的事情我看過,我真的看過,可惜並不是在香港或九龍。而是在一套無綫播過的劇集,那就是「叛逆的魯魯修」。但是這只是動畫,換句話說,這只是創作出來的東西。這世上應該沒有甚麼用眼神引發暴動的超能力,不要看得太沉迷,把卡通片裡的東西當真。如果你非要相信這種事情在現實會發生不可,那我希望你就乖乖的留在家看電視,絕不要出來遺害社會,特別是不要加入司法系統。

鄭立:異空戰士 —— 比起犧牲,改變方法去解決問題更重要

面對兵敗如山倒的形勢,我們常說「盡做」,結果損兵折將犧牲時,我們也感到甘心無憾,像是就算失敗,只要犧牲,一切就會變得正確,一切的責任已經盡完。不追求打贏一場仗,而追求輸得悲壯光彩,這是正確的嗎?可以爭議。但在「異空戰士」這電影中,卻把這個可能性排除了。

鄭立:摩登如來神掌 —— 為何天殘腳野蠻霸道卻不令人討厭?

「摩登如來神掌」是一套 90 年代初的動作喜劇,故事講述兩個香港走私者,因緣際會之下將一個沉睡幾百年前的古代公主復活,卻不慎也同時復活了沉睡的武林魔王天殘,為了從他手上保護公主而對抗他的故事。天殘這角色不是一個奸角,不是壞人,他沒法讓人恨他和想擊倒他。其實,他是個很討人歡喜和成功的角色,就只是不適合套入那個正邪對決的套路裡而已。

鄭立:回到未來 —— 別人欺負你,你不反抗,換來的絕非別人的尊重

說得坦白點,如果我說那個博士就是叮噹,主角孖田就是小雄,而他的老竇就是大雄,他老母就是靜宜,而欺負他的那個大嚿衰是技安的話,你會發覺「回到未來(Back to the Future)」根本就是多啦 A 夢真人版。請留意他最終成功的方式,就是父親終於忍不住挺身以暴力對抗欺負他的人。他用拳頭打倒了那個一直欺負他的人。別人欺負你,你就打回去,用暴力,物理對物理的,傷害對方,令對方痛苦和損失。你才能夠贏取對方把你當人看,尊重你,然後不再想要傷害你。

鄭立:離騷幻覺 —— 香港離擁有自己的科幻動畫電影有多遠?

「離騷幻覺」的「離騷」,正正是屈原的「離騷」,楚國的屈原,而這卻不是古裝劇,而是一套原音軌就是廣東話的科幻動畫。我就在想,這個導演小時候應該跟我一樣,是在 80 年代成長的,受過那個科幻最繁榮的年代洗禮,希望終有一天能拍出香港的科幻,能看到說廣東話的香港人,駕駛著機甲,在星河中穿梭吧?執著用動畫表現出來的原因,就是因為覺得香港文化值得擁有這樣東西。然後,自己盡力去實現他。

鄭立:Grand Blue —— 誰說型男就不可以喜歡魔法少女?

我們都知道以貌取人,失之子羽,但是絕對是知易行難。這個圍繞人類文明不去的天性問題,長期以來都是創作的題材,例如「鐘樓駝俠」,還有近代夢工廠的「史力加」,都是想青少年理解,用外貌去論斷人並不可靠。Grand Blue 正是這樣的作品,這作品也是不可貌相的類型,從表面會以為,這是以潛水運動為主題的作品。要不,也是覺得應該以大學生打鬧生活為題的作品,但是實際上,是一個把「人不可貌相」這個主題發揮到極限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