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ter Ho 糴蘿勞滋

|共40篇|

Chester Ho:如果足不出戶就可以看金庸館和羅浮宮的創想

雖然本欄常批評香港政府發展科技要多加努力,但公道一點來說,政府間中也有一些德政,讓市民方便地透過網絡獲取資訊。除了公共圖書館,不少政府部門也提供網絡資源,可惜政府一直宣傳不足,不少市民根本不知道可以使用,而且這些資源大部分使用落後的技術,用戶體驗方面令人失望,專業人士也未能使用開放的數據去造福社會,白白浪費了相關部門的努力和金錢。

Chester Ho:封殺小熊維尼的背後——網絡主權爭奪戰

對於中國網絡管制政策,我們著眼的大概是會否波及香港的網絡自由,然後調侃一下小熊維尼被網絡封殺的新聞。可是對中國來說,中國管制互聯網的手法將會是網絡空間治理的「中國方案」,回應了國際社會在網絡安全、反恐上的不安。中國方案旨在提出一種互聯網新秩序,解決了現時互聯網強調自由人權,卻忽視了公平和均衡的老問題,同時提升中國在網絡空間的話語權。

Chester Ho:騰訊最被低估的武器——人臉辨識技術

股王騰訊自三月股價突破後勢如破竹,其走勢在港股市場一枝獨秀。廣為人知的遊戲業務,加上壟斷中國大陸社交媒體的前景,即使上星期受官媒的文章批評打壓,股價依然堅守高位。而對我來說,騰訊手上還擁有比「王者榮耀」更強勁的武器,有助騰訊在未來幾年大放異彩。

Chester Ho:WannaCry 後,只會有更多的勒索病毒

電腦勒索程式 WannaCry 席捲全球,Windows 系統用家人人自危。有別於過往的電腦病毒,即使用戶沒有點擊連結,也沒有下載檔案,WannaCry 依然有方法進入電腦,把用戶的檔案加密,然後彈出畫面通知用戶,要求用戶使用比特幣支付費用解鎖。

Chester Ho:數據新聞與開放數據

新媒體端傳媒宣布大幅度裁員,有人慨嘆有深度的媒體難以經營,有人認為市場本是汰弱留強,沒有甚麼值得可惜。近年香港的新媒體百花齊放,但仍在起步階段,端傳媒是少數認真看待數據的媒體,過去有不少印象深刻的數據專題,例如用聲音表達氣候變化的香港氣溫狂想曲、利用立體打印讓視障人士感受資訊圖表,都是從其他媒體難以看到的構思。端傳媒並非唯一一間製作數據新聞(Data Journalism)的媒體,但它聘用數據工程師專責數據推動的新聞產品,這個部署肯定是市場的少數。

Chester Ho:人工智能持續突破,但為何要恐懼?

轉眼間,AlphaGo 擊敗圍棋高手李世石已經是一年前的事情。過去一年,人工智能有持續的突破,例如 Google 把深度學習應用在語言翻譯領域,不但提升了自然語言的翻譯質素,翻譯系統更能夠自行發展了一套方法去學習語言。從前人們聽到這種科技突破必然會興高采烈,並期待新科技可以改善生活。可是,現在我們每次知道人工智能的新發展,都會有懷著矛盾的心情:我們仍然期待新科技帶來便利,卻同時害怕人工智能有朝一日會取代人類。

Chester Ho:不談口號式綱領,只談踏實轉型

電影「我,不低頭」(I, Daniel Blake)描述英國一位患有心臟病的工人申請失業救助金,卻被繁瑣的申請流程折磨得苦不堪言。電影上映後在英國引起極大迴響,有人說電影誇大求職中心的官僚程序,污衊部門的形象,導演卻斬釘截鐵強調故事裡頭的情節都是事實。面對冷漠無情的制度,男主角那句 When you lose your self respect, you are done for,把草根階層的心聲鏗鏘有力地說出來。

Chester Ho:不用翻牆了,因為再也翻不了

去年,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就「互聯網域名管理辦法」的新修訂公開收集意見,到今年宣布將會強制所有外國網站必須向官方登記,並把伺服器設於中國,否則中國網民便不能瀏覽。過往外資公司要開設中國版網站,只需要新增一個語言版本,伺服器以至客戶資料不用儲存在內地;新政策實施後,中國版網站的伺服器必須設於中國,代表官方可以隨時查閱儲存的信息,甚至關閉網站。很多行家都預期,中國政府持續收緊網絡自由,在不久將來便會把翻牆軟件完全封鎖,然後建立一個具中國特色的互聯網,實際上就是中國內聯網,屆時防火長城也可以完成歷史任務。

Chester Ho:從杜林普到葉劉,Fact Check「後真相政治」年代

很久以前,人們仍然相信政治人物要有誠信,才能得到選民的信任。不過,在「後真相政治」(Post-truth politics)年代,政治人物是否言而有信、說話有沒有根據,似乎不在重要。遠一點的英國脫歐公投,事後否認言論、走數的政客大有人在;剛過去的美國總統大選,杜林普經常說謊吹牛,但無礙選民投下信任的一票。

Chester Ho:上網買廁紙是 HKTV Mall 的出路?

快要踏入2017年,每逢年尾都是零售旺季,除了傳統的黑色星期五大特賣,還有近年聲勢浩大的雙十一。每年的雙十一都是國內電子商貿的盛事,今年天貓在香港的宣傳更是舖天蓋地。身為「雙十一」境外銷售業績最高地區的常客,香港的網購文化其實早已建立。有趣的是,依然有很多人說香港電子商貿發展緩慢,甚至不會發展起來。

Chester Ho:競選總統為何要請 CTO?

在科技普及的時代,與其觀天象聽風聲去預測未來,不如依賴大數據去分析,而這個任務就由競選團隊中的科技部負責。美國民主黨一直比共和黨更懂科技,奧巴馬競逐連任團隊的科技部更分為數碼、技術及分析三個部分,他們的任務並非在幾個月內發明懂上火星的自動車,而是利用科技更有效率地籌款、尋找義工、為新選民登記和遊說游離票。

Chester Ho:讓座難題——你要關愛座還是讓座提示燈

狂人 Boris Johnson 仍在競逐連任倫敦市長的時候,曾提出立法要求青少年承諾讓座,如被發現不讓座則會取消其免費乘車優惠。立法會議員田北辰亦曾經提出類似的立法讓座概念,後來被人批評小題大做而覺今是而昨非。在襟章和立法之間,南韓為我們找到一個中間方法。今年 4 月,南韓釜山市在鐵路設置粉紅色提示燈,當孕婦登上車廂,鄰近的提示燈就會亮起,孕婦就坐後提示燈便會熄滅。這幫助乘客判斷有孕婦需要就坐,避免讓錯座和開不了口的尷尬時刻。

Chester Ho:開發新 App 之前,考慮一下 PWA

人們喜歡 App 不是毫無道理,過去手機版網頁不能推送即時通知(Push Notification),網絡斷線或接收不良的時候不能瀏覽,這些原因都令人傾向利用 App 為用戶提供優秀的體驗。隨著 Google 的 Alex Russell 去年提出 Progressive Web App (PWA) 概念,這些問題已能在普通手機網頁解決。

Chester Ho:取代 Airbnb 之前,區塊鏈遇到的挑戰

假設你有一間屋想出租,你立即會想到 Airbnb。可是,Airbnb 會在交易收取佣金,而且屋租需要一至兩天的時間才能入帳。出租當日,戶主還要和租客聯絡,甚至有機會要等上半天才能把鑰匙交給租客。如果有人告訴你,只要在大門安裝一個特別的鎖具,再透過應用程式設定出租金額,有興趣租屋的用戶在手機應用找到這間屋然後支付租金,大門可以自動解鎖,戶主只需要支付低廉的鎖具租金,而沒有其他額外的費用。你會放棄 Airbnb 而試用這個鎖嗎?

Chester Ho:Spotify 只能給歌手微薄回報,區塊鏈是新的出路嗎?

隨著「古惑天皇」鋃鐺入獄、WinMX 和 Foxy 成為歷史名詞,今天用戶主流音樂提供者是 Spotify、KK Box 一類的串流音樂服務,可是業界仍然身處「被剝削」的狀態。於是就有了 Taylor Swift 把歌曲從 Spotify 下架、Jay-Z 開設更有利歌手的 Tidal 音樂平台和 Imogen Heap 利用區塊鏈技術實驗 Fair Trade Music 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