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ter Ho 糴蘿勞滋

|共46篇|

Chester Ho:的士風雲 —— 畀錢容易,截車難

大約 7 年前,八達通嘗試在新界的 20 部的士安裝讀卡器,希望推行電子付款服務,可惜遭大部分司機棄用;自金管局批出電子錢包牌照後,Tap & Go 和 TNG 都對的士市場感興趣,去年 TNG 就打算在 1,000 部的士安裝裝置,不過計劃很快便胎死腹中,然後才和數碼港租戶巴士專線的合作。市民一直認為的士是電子付款無法攻陷的堡壘,所以當支付寶和微信公佈將在的士推行電子付款服務時,很多市民都「有被震撼到」。

Chester Ho:「無現金時代」不必是政策目標,但局長不說

「會否有一個目標,多少年後香港不用再以現金付款?」今年施政報告發表後,有記者這樣問創科局局長楊偉雄。雖然本欄一直介紹新科技,並經常指香港創科環境落後於其他大城市,但是我始終認為科技是為改善生活而設,不應該為了追趕科技而盲從,最重要是在有需要的時候,懂得運用正確的科技解決問題、增加效率,但是否必須所有市民都有極高的「數碼參與度」,擁有穿戴式科技、利用 P2P 轉帳應用程式,才算是國際城市、科技達人?同理,身為國際金融中心,香港政府必須充分了解電子錢包的技術、保安,及制訂好一套完善的政策,讓企業和市民在有保障和指引的情況下,按喜好和情況去使用這些技術。然而,市民並非一定要因為政府推動電子錢包而棄用現金。

Chester Ho:一件小事——政府網站修改的歷史資料

過去十年,我們搜集資料的方向已從圖書館、入門網站(如 Yahoo!)轉移到直接在瀏覽器輸入關鍵字搜尋,在搜尋引擎的演算法裡頭,政府網站的可信度是數一數二的;而在公共百科全書,例如維基百科的編輯指引當中,政府網站亦是很重要的資料來源。再者,即使在政府網站以外仍然有其他重量級資料來源,它們大部分都是英文資料,對搜尋器和用戶而言,不會是優先考慮。因此,政府網站上的歷史資料欄目,本身瀏覽量或許不多,但它帶來的影響力著實不少。當我們發現政府網站或者具權威信譽的學術機構刪減重要歷史資料,令內容不再嚴謹的時候,確實應該提出質疑和憂慮。畢竟香港是一個沒有檔案法的地方,守護每一寸書寫我們歷史的地方,都是重要而非小題大做的。

Chester Ho:裁員首選 IT 部,為何是危險的做法?

在商業社會中,一家企業業績欠佳,管理層會怎樣做?

雖然各行各業對 IT 人的需求愈來愈大,但不知從哪時開始,IT 部門成為了裁員的首選。很多管理層在精簡架構的時候,單從宏觀角度來決定削減成本的幅度,而不理解到底削減了哪些職位,這個做法可以是相當危險。如果一家企業有很多尸位素餐的冗員,裁走多餘的員工是無可厚非的做法。不幸地,在很多企業管理者眼中,不少 IT 員工正是生產力低的冗員,尤其是負責伺服器、網絡、後台等基礎設備的專業人士。年報上冷冰冰的數字,確實反映著成本運用效率,但這些會計用的標準是否能夠準確地反映工作的品質?單純削減員工開支能否長遠地為公司帶來穩定的收入,並讓投資者長遠地投下信任的一票?

Chester Ho:如果足不出戶就可以看金庸館和羅浮宮的創想

雖然本欄常批評香港政府發展科技要多加努力,但公道一點來說,政府間中也有一些德政,讓市民方便地透過網絡獲取資訊。除了公共圖書館,不少政府部門也提供網絡資源,可惜政府一直宣傳不足,不少市民根本不知道可以使用,而且這些資源大部分使用落後的技術,用戶體驗方面令人失望,專業人士也未能使用開放的數據去造福社會,白白浪費了相關部門的努力和金錢。

Chester Ho:封殺小熊維尼的背後——網絡主權爭奪戰

對於中國網絡管制政策,我們著眼的大概是會否波及香港的網絡自由,然後調侃一下小熊維尼被網絡封殺的新聞。可是對中國來說,中國管制互聯網的手法將會是網絡空間治理的「中國方案」,回應了國際社會在網絡安全、反恐上的不安。中國方案旨在提出一種互聯網新秩序,解決了現時互聯網強調自由人權,卻忽視了公平和均衡的老問題,同時提升中國在網絡空間的話語權。

Chester Ho:騰訊最被低估的武器——人臉辨識技術

股王騰訊自三月股價突破後勢如破竹,其走勢在港股市場一枝獨秀。廣為人知的遊戲業務,加上壟斷中國大陸社交媒體的前景,即使上星期受官媒的文章批評打壓,股價依然堅守高位。而對我來說,騰訊手上還擁有比「王者榮耀」更強勁的武器,有助騰訊在未來幾年大放異彩。

Chester Ho:WannaCry 後,只會有更多的勒索病毒

電腦勒索程式 WannaCry 席捲全球,Windows 系統用家人人自危。有別於過往的電腦病毒,即使用戶沒有點擊連結,也沒有下載檔案,WannaCry 依然有方法進入電腦,把用戶的檔案加密,然後彈出畫面通知用戶,要求用戶使用比特幣支付費用解鎖。

Chester Ho:數據新聞與開放數據

新媒體端傳媒宣布大幅度裁員,有人慨嘆有深度的媒體難以經營,有人認為市場本是汰弱留強,沒有甚麼值得可惜。近年香港的新媒體百花齊放,但仍在起步階段,端傳媒是少數認真看待數據的媒體,過去有不少印象深刻的數據專題,例如用聲音表達氣候變化的香港氣溫狂想曲、利用立體打印讓視障人士感受資訊圖表,都是從其他媒體難以看到的構思。端傳媒並非唯一一間製作數據新聞(Data Journalism)的媒體,但它聘用數據工程師專責數據推動的新聞產品,這個部署肯定是市場的少數。

Chester Ho:人工智能持續突破,但為何要恐懼?

轉眼間,AlphaGo 擊敗圍棋高手李世石已經是一年前的事情。過去一年,人工智能有持續的突破,例如 Google 把深度學習應用在語言翻譯領域,不但提升了自然語言的翻譯質素,翻譯系統更能夠自行發展了一套方法去學習語言。從前人們聽到這種科技突破必然會興高采烈,並期待新科技可以改善生活。可是,現在我們每次知道人工智能的新發展,都會有懷著矛盾的心情:我們仍然期待新科技帶來便利,卻同時害怕人工智能有朝一日會取代人類。

Chester Ho:不談口號式綱領,只談踏實轉型

電影「我,不低頭」(I, Daniel Blake)描述英國一位患有心臟病的工人申請失業救助金,卻被繁瑣的申請流程折磨得苦不堪言。電影上映後在英國引起極大迴響,有人說電影誇大求職中心的官僚程序,污衊部門的形象,導演卻斬釘截鐵強調故事裡頭的情節都是事實。面對冷漠無情的制度,男主角那句 When you lose your self respect, you are done for,把草根階層的心聲鏗鏘有力地說出來。

Chester Ho:不用翻牆了,因為再也翻不了

去年,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就「互聯網域名管理辦法」的新修訂公開收集意見,到今年宣布將會強制所有外國網站必須向官方登記,並把伺服器設於中國,否則中國網民便不能瀏覽。過往外資公司要開設中國版網站,只需要新增一個語言版本,伺服器以至客戶資料不用儲存在內地;新政策實施後,中國版網站的伺服器必須設於中國,代表官方可以隨時查閱儲存的信息,甚至關閉網站。很多行家都預期,中國政府持續收緊網絡自由,在不久將來便會把翻牆軟件完全封鎖,然後建立一個具中國特色的互聯網,實際上就是中國內聯網,屆時防火長城也可以完成歷史任務。

Chester Ho:從杜林普到葉劉,Fact Check「後真相政治」年代

很久以前,人們仍然相信政治人物要有誠信,才能得到選民的信任。不過,在「後真相政治」(Post-truth politics)年代,政治人物是否言而有信、說話有沒有根據,似乎不在重要。遠一點的英國脫歐公投,事後否認言論、走數的政客大有人在;剛過去的美國總統大選,杜林普經常說謊吹牛,但無礙選民投下信任的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