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ter Ho 糴蘿勞滋

|共28篇|

Chester Ho:不用翻牆了,因為再也翻不了

去年,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就「互聯網域名管理辦法」的新修訂公開收集意見,到今年宣布將會強制所有外國網站必須向官方登記,並把伺服器設於中國,否則中國網民便不能瀏覽。過往外資公司要開設中國版網站,只需要新增一個語言版本,伺服器以至客戶資料不用儲存在內地;新政策實施後,中國版網站的伺服器必須設於中國,代表官方可以隨時查閱儲存的信息,甚至關閉網站。很多行家都預期,中國政府持續收緊網絡自由,在不久將來便會把翻牆軟件完全封鎖,然後建立一個具中國特色的互聯網,實際上就是中國內聯網,屆時防火長城也可以完成歷史任務。

Chester Ho:從杜林普到葉劉,Fact Check「後真相政治」年代

很久以前,人們仍然相信政治人物要有誠信,才能得到選民的信任。不過,在「後真相政治」(Post-truth politics)年代,政治人物是否言而有信、說話有沒有根據,似乎不在重要。遠一點的英國脫歐公投,事後否認言論、走數的政客大有人在;剛過去的美國總統大選,杜林普經常說謊吹牛,但無礙選民投下信任的一票。

Chester Ho:上網買廁紙是 HKTV Mall 的出路?

快要踏入2017年,每逢年尾都是零售旺季,除了傳統的黑色星期五大特賣,還有近年聲勢浩大的雙十一。每年的雙十一都是國內電子商貿的盛事,今年天貓在香港的宣傳更是舖天蓋地。身為「雙十一」境外銷售業績最高地區的常客,香港的網購文化其實早已建立。有趣的是,依然有很多人說香港電子商貿發展緩慢,甚至不會發展起來。

Chester Ho:競選總統為何要請 CTO?

在科技普及的時代,與其觀天象聽風聲去預測未來,不如依賴大數據去分析,而這個任務就由競選團隊中的科技部負責。美國民主黨一直比共和黨更懂科技,奧巴馬競逐連任團隊的科技部更分為數碼、技術及分析三個部分,他們的任務並非在幾個月內發明懂上火星的自動車,而是利用科技更有效率地籌款、尋找義工、為新選民登記和遊說游離票。

Chester Ho:讓座難題——你要關愛座還是讓座提示燈

狂人 Boris Johnson 仍在競逐連任倫敦市長的時候,曾提出立法要求青少年承諾讓座,如被發現不讓座則會取消其免費乘車優惠。立法會議員田北辰亦曾經提出類似的立法讓座概念,後來被人批評小題大做而覺今是而昨非。在襟章和立法之間,南韓為我們找到一個中間方法。今年 4 月,南韓釜山市在鐵路設置粉紅色提示燈,當孕婦登上車廂,鄰近的提示燈就會亮起,孕婦就坐後提示燈便會熄滅。這幫助乘客判斷有孕婦需要就坐,避免讓錯座和開不了口的尷尬時刻。

Chester Ho:開發新 App 之前,考慮一下 PWA

人們喜歡 App 不是毫無道理,過去手機版網頁不能推送即時通知(Push Notification),網絡斷線或接收不良的時候不能瀏覽,這些原因都令人傾向利用 App 為用戶提供優秀的體驗。隨著 Google 的 Alex Russell 去年提出 Progressive Web App (PWA) 概念,這些問題已能在普通手機網頁解決。

Chester Ho:取代 Airbnb 之前,區塊鏈遇到的挑戰

假設你有一間屋想出租,你立即會想到 Airbnb。可是,Airbnb 會在交易收取佣金,而且屋租需要一至兩天的時間才能入帳。出租當日,戶主還要和租客聯絡,甚至有機會要等上半天才能把鑰匙交給租客。如果有人告訴你,只要在大門安裝一個特別的鎖具,再透過應用程式設定出租金額,有興趣租屋的用戶在手機應用找到這間屋然後支付租金,大門可以自動解鎖,戶主只需要支付低廉的鎖具租金,而沒有其他額外的費用。你會放棄 Airbnb 而試用這個鎖嗎?

Chester Ho:Spotify 只能給歌手微薄回報,區塊鏈是新的出路嗎?

隨著「古惑天皇」鋃鐺入獄、WinMX 和 Foxy 成為歷史名詞,今天用戶主流音樂提供者是 Spotify、KK Box 一類的串流音樂服務,可是業界仍然身處「被剝削」的狀態。於是就有了 Taylor Swift 把歌曲從 Spotify 下架、Jay-Z 開設更有利歌手的 Tidal 音樂平台和 Imogen Heap 利用區塊鏈技術實驗 Fair Trade Music 的故事。

Chester Ho:從西聯電匯看區塊鏈應用

理論上,你不能在白紙寫上「價值 20 元」然後拿著它去買東西,但你能夠拿一張由發鈔銀行印出來的紙幣去購物,這是由於銀行是有公信力的中間人。在日常生活當中從身份認證到商貿買賣,我們都靠著中間人機構確保社會可以順利運行。多年以來相安無事,大部分人很滿意銀行、政府擔當著中間人角色,但其實有些人認為中間人機構並不完美。

Chester Ho:科技人才不足還是錯配?

今次立法會選舉資訊科技界鬥得激烈,只因近年政治局勢波譎雲詭,這個席位對下屆立法會政治格局將有關鍵影響。無論是傳媒焦點還是選舉論壇,候選人都反覆攻擊對方種票,真正的政策討論著墨不多。事實上,香港資訊科技界有很多議題,除了法律規例和政府配套,企業和從業員都相當關心人才不足的問題。

Chester Ho:鏡頭以外,奧運用到的科技

早前有專家聯署擔心奧運會令寨卡病毒疫情爆發,然後隨著歐洲尼斯事件,奧運會成為恐襲目標的傳聞更加強烈。為了防止各類恐怖襲擊,巴西政府設立聯合保安中心及獨立情報部門,又加強各種反恐演習,應對炸彈、化武及海上攻擊。除了在現實世界的部署,各國政府也借助科技防微杜漸。

Chester Ho:科技讓奧運更公平、更好看

據說今屆的射箭選手會戴上量度心跳的儀器,觀眾可以在屏幕看到選手的心跳速度,一起感受緊張時刻的壓力。另外,響應今年的VR潮流,大會將會以高清VR技術廣播開幕和閉幕典禮,每天亦會用VR技術直播一項賽事,令觀眾仿如置身巴西,但又不怕感染寨卡病毒。

Chester Ho:打開藍牙,將會需要無比的勇氣

自從低耗電藍牙技術(Bluetooth Low Energy,BLE)面世,蘋果的 iBeacon 和 Google 的 Eddystone 成為科技界新 Buzzword。零售界近年流行個人化購物體驗,很多技術都獲藍牙加持變成銷售魔法,可是顧客必先下載品牌的 App 並打開手機的藍牙功能。這令品牌以至廣告公司非常懊惱,尤其香港不像北美市場,近 45% 用戶長期打開藍牙;也不像中國大陸流行微信,其熱玩功能「搖一搖」養成用戶打開藍牙的習慣。香港的用戶要麼仍然有藍牙食電快的舊思想,要麼便覺得藍牙只可以接上耳機或傳相片,沒有其他用途。因此,Pokémon Go 和它的藍牙手帶爆紅,使藍牙相關科技流行起來,不再是遙不可及的事。

Chester Ho:科技發展追落後需要甚麼?

政策到底是離地還是高瞻遠矚,並不難分。政府有沒有花心思去理解社會的定位,評估政策是否可行,大家很容易就可以知道。相比房屋、交通、醫療等牽涉民生和大量既得利益者的範疇,科技政策的爭議性一向較低,亦因此有較大的空間多做嘗試。但在科技發展方面,香港絕對是在追落後。

Chester Ho:Microsoft 的強戰回歸

回顧 Microsoft 身為「收購燈神」的輝煌戰績,從 aQuantive、Skype 到 Nokia 都是下場慘淡,有些人指收購 LinkedIn 再次顯示 Microsoft 的不濟眼光,認為 262 億美元是天價,計算 LinkedIn 的市值,收購溢價達五成。如果 LinkedIn 真的不值 262 億,為甚麼風評甚佳的 Nadella 會下這一著,認為會是雙贏局面?

Chester Ho:從來都沒有的網絡私隱

美國有大學教授懷疑 Facebook 會監聽用戶生活,並分析資料推送廣告。類似的懷疑時有聽聞,Facebook 亦明確承認其手機應用能夠紀錄聲音,並重申早於 2014 年為美國用戶增設的功能,在張貼個人狀態的時候,可以開啟「聆聽」功能去辨認周圍環境的音樂、電視節目資訊。不過,Facebook 聲稱所得的資料並不會用於廣告推送,因為從統計數據已足以做到準確的廣告推送。

Chester Ho:解決塞車這個普世問題

塞車是一個複雜而普遍的都市問題,即使有優良鐵路系統的大城市或者道路比較分散的小城市,都難以和塞車絕緣。為了解決這個普世問題,各地的交通專家各出奇謀,瑞典政府從政策層面著手,在繁忙時間於公路收取兩歐元的小額費用,減少兩成的汽車流量而成功改善交通擠塞;也有政府善用科技去舒緩問題,例如前文提及各地的智能運輸系統,都是很好的例子。

Chester Ho:離地政府懂得開發「聰明城市」嗎?

到外地走一趟,會發覺人家的生活很方便。新加坡有 MyTransport 應用程式,提供所有陸路交通工具資訊,包括巴士到站時間更新;中國大陸有「高速公路電子不停車收費系統」,減少汽車排隊的耗油和廢氣排放,同時令道路流暢。起動九龍東的技術在外國已流行多年,而香港卻遲遲未開展,當中的原因是官員欠缺高瞻遠足的眼光,未能體恤市民日常苦況,卻滿足於初步成果。

Chester Ho:提防變臉!即使有片也不一定有真相

變臉技術讓你極速試身,例如在家中觀賞「太陽的後裔」的時候,可以和劉時鎮大尉變臉,然後整套時裝配搭買下來,第二天早上簽收、傍晚穿著新的戰衣尋找自己的姜暮煙。不過,變臉技術也是一柄雙刃劍,我們當然希望它能豐富生活,但必須警惕誤用它的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