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景宜 人間煙火

|共14篇|

張景宜:為甚麼畢業生首選跨國企業?

最重要的還有一點,不做過跨國公司不會明白的,就是管理層一般而言都非常鼓勵員工持續進修。直屬上司會不斷發電郵叫年輕下屬去上課,多報名參加業界的工作坊和交流活動。建立領導力、充實最新的業界知識和大趨勢,是公司管理層認為最重要的事。有些本地朋友經常問,為甚麼在跨國公司工作的人好像不用坐在辦公室?事實上,那個位置跟咖啡店、共享工作間或是街邊隨便一個位置沒分別,在大企業工作隨時隨地都是拼勁十足,隨時隨地都在吸納新知識,然後應用在工作上。

張景宜:遠離主流 不一樣的東歐之旅

今日在香港,有人會說年輕人出得嚟行,預左要還,我倒覺得,讀過萬卷書,走過萬里路,假如擁抱世界觀,看盡歐美、中東和非洲的政治,大概坐在中環律師樓的人就不會困在狹隘的目光裡自說自話。當大眾愛指手劃腳,說巴黎有多少平價名牌賣,或拿著判決書來批評年輕人時,我想起在布拉格,坐在小店,細讀哈維爾自傳的一刻。

張景宜:遊走於澳門新區與舊城之間

一程短短的路程,如常地坐到市中心的賭場,看著法老王外燈箱沒有影像,舊城有著狂風掃過後的落寞。掃掃手機,還有幾天就是立法會選舉,各大候選人不約而同都在回顧風災後,政府的效率。建制、社團,民主派都忍不住說出特首和官員的不是。和諧看來不是現金和津貼能創造。

張景宜:日本編劇怎看國家體制的腐敗?

隨著「人民的名義」全數播完,地球上七分之一的人口從潛行空間的烏托邦返回公仔箱外的現實世界,繼續等待貪腐的毒從空氣中消失。「人民的名義」視角由檢察機構對抗貪腐出發,震驚海內外觀眾,更被視為國策的預示和核心的延伸。彼岸的日本編劇,卻用上另一種手法編寫政治醜惡及秘密,細訴建制如何吸納潛在的恐怖分子去對付恐怖分子,而最後編劇要說的是:比恐怖分子更恐怖的,是貪腐和權力。

張景宜:愛情三原色——世上沒有完美的伴侶嗎?

最原始的顏色,分別是紅色、綠色、藍色,俗稱三原色。把這三種顏色隨便混搭,連彩虹的顏色都可以調出來,但假若欠缺了其中一種顏色,只靠其中兩種顏色,就不可能調出所欠缺的原色來。愛情如是,性格、新鮮感和信任三種元素,融為一體,缺一不可。不過,世上難得有完美的伴侶,三原色中總會缺乏了一種、兩種。多點同理心和學懂付出,也許便會發現,可能自己才是那個不完美的伴侶,就不會放大對方的不完美了。

張景宜:鵝肝小鎮——莎拉的快樂

炎炎夏日,最近跟隨公司到多哈參與當地的鐵路項目,實在受不了那裡的天氣,於是約了好友在法國逛上幾天才回港。在到達的前一天,從沒有想像過會遇到甚麼人或甚麼事。更沒有想像過,在小店認識的一個素昧平生的人,會令我的行程充滿了愉快的未知數。

張景宜:讀法律,一樣可以一圓藝術夢

也許每個人心裡都有顆夢想的種子,若然悉心栽種,它們便會發芽,視乎不同因素,有的可能茁然成長,有的可能遭受惡劣天氣或由於土壤貧瘠,而暗自枯萎。然而,很多人沒有栽種過便已放棄,把小種子拋諸腦後。這物質、功利主義盛行的時代,彷彿是個夢想寸步維艱的年頭,但有人卻依然逆風而行,重新出發。

張景宜:大澳漁村的情懷

周末我剛到大澳走走,遇上咖啡店老闆娘。她說她在日本、英國讀過書,同行朋友跟她用日文和英文交談,流利得很。丈夫是英國人,二人在那邊結婚後,便回港見親友,也回到自己在大澳的家鄉。她一直想在英國開一間咖啡店,一個可以讓人靜下來的地方。一回到大澳,她的英籍丈夫就說,其實為甚麼要在歐洲開咖啡店?你家這麼美!

張景宜:踏單車走走台北小區

在台灣全國,現時有 6 個縣市有 YouBike 的據點,包括台北市、新北市、桃園市、新竹市、台中市及彰化縣。最近去台北玩,在兩個捷運站試租,感到它們在台北的發展已較 2015 年微笑單車公司剛接手時,更為方便。旅客可以使用信用卡付費,本地居民則可以用悠遊卡。用家又可以先在他們新推的 app 看看該點的租賃情況,免得人白行一趟,十分貼心。旅客更可以在甲地借,乙地還。

張景宜:在外地過得特別快活

去年因為世界各地和香港的選舉,從台北到華盛頓,北京到新加坡到處跑,了解和觀察當地選舉氣氛和策略。過去這些日子,每個月總有幾天在外地生活,偶爾會想念雲吞麵和點心,也記掛著家裡的貓,但每次旅程最後一天,都不想離開,在外地生活,實在很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