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鼎源 介酒獅

|共12篇|

張鼎源:不用考慮與肉痛,要開就開吧!

在自由行及大陸經濟的影響下,香港曾集中進口高貨值的布爾岡(Bourgogne)酒釀,投資及豪奢主導市場,這的確讓人賺到錢,但那些天價極品又真是平凡人家在品飲享受嗎?財富增多當然快樂,不過酒釀的美好,該在於開心或傷心時,開一瓶好酒,不用考慮,就開了!正常健康的經濟,應該建立在正常健康的日常。近期,根據官方數據,熱潮似乎退了。所以,只能說發燒一定要看醫生,因為燒腦下,決定總會「與別不同」。

張鼎源:不要再問我多大,你喜歡便好了——無年份標示(NAS)的逆襲

愈來愈多的蒸餾廠商推出無年份標示的高階威士忌,在著重陳年長短的威士忌,著實引起一番討論。因為這不只是新酒款那麼簡單,那是一次少少的營銷及品味革命,從客觀的年歲,跳越至主觀的風味,尤如在追逐年輕青春的世代,一位女性大喊:最要命也最致命的,是你一次邂逅後,從心底愛上。

張鼎源:容不下敗家仔的意大利葡萄酒

「工作不是勞動,而是人生一部份」,意大利人是抱著這樣的精神過活,由於是人生,當然可以與交友攀談、吃飯聚會的人生部分互相置換,所以你看見意大利人的浪漫即興一面,但由於也是人生,他們視其手中所出盛載著自己的尊嚴,所以意大利的家族公司出品,世界知名。將工作結合人生,是因為在意大利,家族就是公司,公司就是家族,父親也是老闆,母親便是經理,在當中工作,你分得清,計得到,到底自己是員工,還是他們的子女?那是上天給你的人生,而人生目標當然是不負家聲。

張鼎源:金,並非全部也是土豪金

農曆新年金紅相雜,喧聲震天,誓要將地球上所有的生靈也吵醒,才得安樂。你可以說這是憤世嫉俗,但機場總是擠滿上飛機到京都的人群,身體最誠實。如果硬要在香港,其實不一定硬食俗套,至少,在顏色上,不一定艷紅耀金,紅可有桃紅,金也有香檳金。自己新年自己過,當然你認為這種一連數天的假期非要經歷聲嘶力竭不可,則無話可說。

張鼎源:本來無一物的雞尾酒

雞尾酒的精神著重於融合及嬉戲娛樂,聽上去,是不是十分美國呢?他的調混哲學更像是烹調,簡單講,就是不先設限制,甚麼也要溝在一起試一下,禪一點說,雞尾酒的精髓,就在於「本來無一物」。這種精神,結合美國在二戰後的國力,雞尾酒文化征服全世界,因為有人會不喜歡特定酒釀,如葡萄酒或威士忌,但絕對不可能不喜歡隨時隨地能融合當地文化的雞尾酒,而且這賦予雞尾酒產品無限彈性。

張鼎源:泥煤天國 Laphroaig

Laphroaig,在香港,本屬小眾喜愛的泥煤威士忌,因為村上春樹,然後加上威士忌風潮,變得更紅。就像數個男生發現了好地方,明明說好緊守秘密,獨佔快樂。但最後也沒有,就在村上筆下,秘密通天,任何特別版、限量版都給搶光,明明不能止渴,卻像沙漠中的河馬遇上法國礦泉水……有一位英國作家曾經說過,醉鬼沒有朋友,只有共犯,人數愈多,愈開心,美好的罪惡快樂。

張鼎源:干邑的進擊回應

正當全球不斷在談威士忌,由麥種、木桶、年份、蒸餾壺,及無年份的新趨勢時,可能是干邑的宣傳太成功,稱霸烈酒市場太久,大家只記得干邑雍容華貴,而忘了干邑一樣講求葡萄的品種、產區、蒸餾設備、木桶陳年。而且香港人如果真要懷殖民地的舊,一定要飲法國出品的干邑!

張鼎源:田野一隅 低地精品 Auchentoshan

Auchentoshan 於蓋爾語的意思是「田野角落」,簡單明瞭描述了酒廠環境。20 世紀期間曾多次易手,現由 Beam Suntory 持有。歷經風浪,但守得雲開見月明,麥芽威士忌風潮一到,仍然堅持低地傳統,採用三次蒸餾的 Auchentoshan 便成為低地的代表作。

張鼎源:微醺,甚或暴醉的人類文明

現在常說第四次工業革命,其實根據日本史學家宮崎正勝的新書「酒杯裡的世界史」原來酒釀本身,已經伴隨著人類走畢五次的文明模式躍進,包括 1. 狩獵及採集、2. 農耕開始與都市出現、3. 歐亞大陸各文明的大交流期、4. 大航海時代及 5. 工業革命至現在。

而因應這五次的文明躍進交流,及生產及經濟規模變革,基本上已造就了我們眾多現時所見的酒款雛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