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 特事特辦

|共60篇|

方俊傑:格雷的五十道色戒 3 —— 人生真係童話過童話

未知底蘊,跑去看第一集,中伏情有可原。換了導演,希望第二集會有改善,結果又自殺一次,也算有個理由。第三集了,還要去送死?除了有病,已經再沒有解釋。對,我認我是病態,開了個頭不看到結尾便不心息。當年「吸血新世紀」,我都可以由第一齣追到第五齣,無理由頂唔順區區「格雷的五十道色戒」。

方俊傑:「冰之驕女」—— 尷尬的真人真事改編

今年,強手林立,大膽推測小丑女 Margot Robbie 做監製,一心自己捧自己,自己幫自己轉形象的「冰之驕女(I, Tonya)」,連奧斯卡影后的提名名單也入不到。據說,我是明燈,逢猜必錯。不是說 Margot Robbie 演得不好,也不是性感形象太深入民心好難洗底,只是角色的真人真事實在太踩界,又有太多灰色地帶,電影歌功頌德太危險,落井下石又太功利,相當為難,也當相尷尬。就特別難取悅評審的歡心。

方俊傑:「相愛相親」—— 平凡中見殺傷力

兩位互不相讓的女主角固然重要,第二任太太的外孫女也很重要。她跟母親的關係相當緊張,究竟會認同母親的所作所為,還是同情哎吔外婆的處境?電影就是透過這三位女主角的互動,勾劃出不同世代之間的愛情觀演變,以致價值觀演變。就似鄉土會發展成城市,就似直率的人情味會被統一成繁複的制度,不能逆轉。不知是進步還是退步。

方俊傑:「22 年後之告白」—— 將罪犯當偶像的世代

這齣改編韓國電影「星級殺人犯」的日本片「22 年後之告白 —— 我是殺人犯」,是齣扭橋扭橋再扭橋的傳統格局懸疑片。故事的重點放在起訴期限的設定上。話說在 1995 年,有個連環殺手,成功犯案 5 次後,逍遙法外,到 2010 年,15 年起訴期屆滿,確保今後不用負上刑責,令死者的家屬和調查的警探,又悲哀又憤怒。事隔 7 年,仲囂張到走出來出書,開記招,上電視節目做直播,搞無數大龍鳳,成為全城焦點,又賺了大錢。巧合在,兇手最後一次犯案,正是實施起訴期限的最後一個晚上,過了凌晨 12 時,條例被取消,再殺人就一生一世也有被起訴的風險,他果然收工。計算精確得接近完美,想報仇的一眾蟻民,除了得個想字,還可以怎樣?

方俊傑:「讓我心呼吸」—— Andy Serkis 實事求是的導演處男作

相對於演技的出神入化,Andy Serkis 的導技明顯較為踏實。改編自真人真事,主角是電影監製的親生父親,你可以想像到會有幾大限制。一個文武雙全的靚仔商人,新婚不久,兒子即將出生,突然患上小兒麻痹症,接近全身癱瘓。因為得到太太的支持,由起初打算自尋短見,到後來不單頑強求存,更為同類病人四出爭取權益,讓生存超越生存,跟正常人一樣生活。如此題材,隨便找個角度,都有發揮空間,但 Andy Serkis 卻偏偏選擇最保守的實事求是,將主角的一生原原本本地展現一次,便完成任務。不是不催淚,只是過於順理成章。

方俊傑:「盧根急轉彎」—— 奧斯卡大導的壯士斷臂式回歸

「盧根急轉彎(Logan Lucky)」可以算得上是 Steven Soderbergh 的出山之作。特別在於放棄傳統電影發行商的合作模式,為求爭取在創作上的絕對話事權,以壯士斷臂式手法,售出海外放映權及電影上映後的 DVD、串流播放等利潤來籌集拍攝資金及宣傳資金。換句話說,賺的,全是美國本土市場的票房。如果你是他,還會不會開拍「盜海豪情」般適合全球觀眾欣賞的柴娃娃?

方俊傑:「烈焰雄心」——沒有英雄的英雄片

片長超過兩小時,電影大部分時間用來描繪「花崗山精英消防隊」如何由次一等的後勤,獲升格為前線,緊張刺激的滅火救人場面甚少,多的是一步一步建築起一班消防員之間的關係和感情的情節。很多人說這是一齣表揚無名英雄的電影,結局將真人與演員重疊的處理手法,也似乎有這種傾向,我卻始終覺得這是一齣沒有英雄的電影,有的,只是像你像我一樣被命運左右的普通人。

方俊傑:「風河谷謀殺案」—— 蒼白之地的公義

論劇情,「風河谷謀殺案」最簡單 —— 在冰天雪地的荒野發現女屍,死者是原住民,從城市奉命來調查的女警人生路不熟,又似大陸遊客對香港惡劣天氣完全沒有概念般,一籌莫展,幸好找到當地居民聯手尋找案發真相。查案過程中不算有太多曲折,誰是兇手也不是電影最想探討的主題,特別之處全在命案發生的地點。在一個警力奇少、接近無皇管的不毛之地,在一個無娛樂、無生氣,連人煙都稀少的死城,在沉悶和寂寞和自把自為自生自滅的情況之下,究竟會將人類的獸性推到甚麼地步?

方俊傑:「天賦異能」—— 一個打手的覺悟

嚴格來說,我覺得「天賦異能」的主角,不是一眾異能人,而是兩個異能人的平凡阿爸。阿爸是一個執法者,專門負責生擒異能人。他對異能人無仇無恨,只不過打份工搵飯食啫,職責所在,收指令、執行任務。有朝一日,到他發現自己子女的異能被揭發了,他第一時間斬釘截鐵地請求其他異能人救命。因為,他比其他人更加清楚,當權者的天性就只會計算利益和損害之間的關係,當發現擁有一個普通打手的利益,遠遠比不上帶來的風險,唯一的做法,就只有放棄那個所謂的自己友。反正,要找另一人去頂上又不是甚麼困難的事。想到這裡,我就情不自禁想到何君堯。不要給我猜中,總有一天,他大有可能要倒轉頭找一批小數的「異能人」出手相助。只可惜,「天賦異能」的異能人阿爸,對敵人也以禮相待,沒有甚麼仇口;何律師嘛⋯⋯

方俊傑:要怎樣解讀「美麗有毒」

今次,輪到「美麗有毒」,Sofia Coppola 憑本片獲得康城影展最佳導演。我完全不明白。電影水平不能跟「迷失東京」相提並論,大概跟「瑪麗皇后」差不多,好過「迷失某地」及「閃閃靚賊」少少。最出色的地方,不錯,又是張海報設計。如果已經足夠在康城影展揚威,我會很懷疑其他參賽作品究竟差到甚麼樣子。

方俊傑:「愚行錄」—— 愚者行世

電影明明在反映日本社會現狀,但香港人卻完全能夠對號入座。問心,你是否也認識很多對陌生人對情人對朋友帶來傷害後,能夠輕易合理化,甚至無視,甚至覺得被傷害者只是想搞大件事,然後會安安樂樂不帶一點內疚便輕鬆過活的香港人?電影或小說當然可以寫到以上人物遭遇殺身之禍,大快人心。現實嘛,多數是手執大權,天也收不到。以此作準則,現實世界的確比杜撰的世界,更加殘酷一千倍。

方俊傑:「非常速盜」—— 不存在強者鬥強者的結局

「狂野時速」跟風作一直不多,終於又有套「非常速盜」,明顯是向元祖級的「狂野時速」學習。兩兄弟以偷車為夢想和興趣及事業,加索女穿插,還有相對合理的飛車場面,沒有大明星坐鎮,咪就係 17 年前的「狂野時速」?Vin Diesel 當年也名不見經傳。「非常速盜」的最大新意是亮出一大堆古董名車,觀眾似是去了博物館一樣。

方俊傑:烽火動物園——女主角 Jessica Chastain 的個人表演

如果單看故事大綱,你一定覺得「烽火動物園」(The Zookeeper’s Wife)有點似「舒特拉的名單」(Schindler’s List)。同樣以二次大戰作背景,講述平民百姓如何從德軍手中,拯救猶太裔無辜生命。想當年,「舒特拉的名單」是 Steven Spielberg 出盡九牛二虎之力的製作,用來衝擊奧斯卡,簡直有種不成功便成仁的決心。「烽火動物園」是女監製找來女導演加女編劇,改編由女作家撰寫的小說,故事原型來自主人翁的回憶錄,主人翁也是女性。這不是一齣「軍艦島」,沒有很煽情或很熱血或很悲壯的場面,它比較側重描寫女主角的感受,是幾乎每一場戲也圍著 Jessica Chastain 在轉的程度。

方俊傑:型到盡頭的「原子殺姬」

一路看「原子殺姬」,我沒有想起「重慶森林」的林青霞,反而忍不住想著無綫劇「同盟」第一集。「同盟」第一集,一眾主角,在本應驚險萬分的槍戰中,依然極度鎮定,甚至優雅。給人用手槍當面指住,還不慌不忙地擺甫士;子彈射入肚了,面不改容,仿佛毫無痛楚;身後大爆炸烈焰沖天,沒所謂,慢慢前行便可以逃出生天。嗯,好型啊!型到盡頭。

方俊傑:「分裂性遊戲」——愛你也能背叛你的雙重情人

這是一個有關背叛的故事。電影一開場,女主角自白,坦承自己天生喜歡成為眾人焦點,享受被愛慕的感覺。擁有這種人物性格,其實很難從一而終。身邊只得一個人,根本無法滿足被圍觀被膜拜的慾望。即使找到一個能滿足心靈的伴侶,又滿足得了生理需要嗎?就算兩者都滿足到,邏輯上也不可能單靠一個人便滿足到那份埋藏內心「被圍觀」的最大慾望。

方俊傑:「玉子」── 食肉者的自欺與欺人

南韓導演奉俊昊,最新作品「玉子」有很多話要說。說到大財團偽善、說到人類的若無其事、也說到資本主義社會的現實。人與人之間根本沒有感情沒有仇恨,只有買賣,你出到一個合適的價錢,我甚麼也可以賣給你。賣家很醜惡,買家也不見得有甚麼差別。

方俊傑:「戰爭機器」——香港的戲院仍然有必須存在的理由

繼投資棟篤笑、紀錄片及電視劇後,Netflix 開始將資源投放到電影身上,竟然包括戰爭片「戰爭機器」(War Machine)。雖然,戰爭場面不多,相對不算大規模,但也足夠證明 Netflix 的自信。 Brad Pitt 做主角,投資高達六千萬美金,跟 Brad Pitt 之前的另一齣戰爭片「戰逆豪情」(Fury)相比,相差不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