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 特事特辦

|共69篇|

方俊傑:「無聲絕境」—— 殺出一條新血路

我衷心佩服「無聲絕境」的導演 John Krasinski,不單因為娶到 Emily Blunt 做老婆,還因為諗得出「無聲絕境」的概念。明明就是見慣見熟的「末世凶煞」,怪獸襲地球,人類死剩種一步一驚心,配合突如其來的聲效去營造驚嚇效果。個怪獸可以係外星人、係病毒、係變種生物,甚至係人類,類似橋段早早拍到爛晒。「無聲絕境」居然諗得出行去另一邊的極端,創造一個連觀眾食爆谷都會全場聽到的靜默環境,又是一個新境界。

方俊傑:「再見小熊心」—— 歡樂背後,不願被揭開的痛苦

「再見小熊心(Goodbye Christopher Robin)」會是一齣迪士尼不想面世的電影,正如迪士尼不想員工在戴上頭套假扮卡通人物後會公開地昏倒。暑假還會推出 Winnie The Pooh 的真人版電影「維尼與我」呀,你現在走出來拍齣前傳,詳細講述 Winnie The Pooh 與一眾角色的誕生過程?你話開開心心,都算,問題是悲多於喜。全世界的歡樂,建基於作家一對父子的痛苦之中。這些真相,通常需要被包入封套,好好掩藏的。

方俊傑:「瘋.魔」—— iPhone 拍長片算賣點?

大導演愛用 iPhone 拍電影,部分可能是收了蘋果錢,部分可能想證明自己能夠點石成金。由朴贊郁利用 iPhone 4 拍攝 30 分鐘恐怖短片 Night Fishing 的 2011 計起,已經有 7 年歷史,iPhone 都去到 X 級了。 Steven Soderbergh 用 iPhone 7 Plus 完成長片「瘋.魔(Unsane)」,還算不算一項賣點?

方俊傑:「悍戰太平洋 2:起義時空」—— 中國救地球?

原本應該沒有「悍戰太平洋 2:起義時空(Pacific Rim: Uprising)」,就算有,也不是這種形態、這個時期吧。話說 5 年前,喜歡拍怪獸的 Guillermo del Toro 突然一反常態,拍了一齣特技鉅片「悍戰太平洋(Pacific Rim)」,口碑平平,美國票房僅僅過億,也不算理想。但怪獸與機械人摧毀香港的情節,似乎深受國內同胞歡迎,受歡迎到要收購埋間電影公司,立即開拍續集。

方俊傑:「航劫 168 小時」—— 實事求是探問以巴衝突

「慕尼黑」有猶太裔大導演 Steven Spielberg 加持,角度接近中立,也獲得提名奧斯卡。事件發生在 1972 年,「航劫 168 小時」則發生在 1976 年,大可當成事件的延伸看待。對,電影無意借題發揮,借一宗歷史上有名的劫機和拯救行動來炮製甚麼官能刺激,它其實希望呈現最敏感的以巴衝突,而且用一個全方位的角度。如果,你對仍然未獲平息的以巴衝突有興趣,肯定會看得津津有味,加深對來龍去脈的了解。

方俊傑:「以你的名字呼喚我」—— 宜遠觀的油畫

同為愛情故事,「忘形水」是醜得來唯美,怪得來淒美,而且有很強烈的社會性;「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就真是純純正正旅遊節目般心曠神怡。除了景色,也在氣氛,男主角幸福到超級離地,除了不愁生活,還要成長於一個有品味的家庭,家人會開通到鼓勵自己隨意任性才不枉此生。有人形容電影拍得似一首詩,我會覺得似一幅油畫,不真實的,用來遠觀的。

方俊傑:「3 個小生去送殯」—— 有意義但無提名

事實上,「3 個小生去送殯」的時間軸橫跨越戰到伊拉克戰爭,似是「情留半天(Before Sunrise)」系列的變奏,比「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有意思得多,難怪 Richard Linklater 會選來改編。如果可以選擇,你會接受本來不應屬於自己的光榮,還是情願忠於所謂的真相?人人為「盧根(Logan)」獲得最佳改編劇本提名而覺得是一大突破,同一時間,我還是有點替 Richard Linklater 連編劇獎都無得爭,感到相當失落。

方俊傑:「神奇女郎」 —— 兩頭唔到岸

執筆時,新一屆奧斯卡得獎名單尚未揭曉;文章出街時,應該公諸於世了。最佳外語片其實是最難估計賽果的項目,因為,跟政治關係太過千絲萬縷。去年,「伊朗式遷居」(The Salesman)擊敗「爸不得妳快樂」(Toni Erdmann),便算爆了個小小冷門。更經典是德國「白色恐懼」(The White Ribbon)跟法國「先知」(A Prophet)齊齊輸給阿根廷代表「謎情追兇」(The Secret in Their Eyes)的那一屆。今屆呢?賽前大熱是瑞典的「方寸見人心」(The Square),但我先看了智利選手「神奇女郎」(A Fantastic Woman)。

方俊傑:「黑豹」—— 藝高人膽大的 Marvel 新作

踏入 10 周年的 Marvel 電影系列如日方中,「復仇者聯盟 3:無限之戰」是無得輸的十拿九穩。打頭陣的「黑豹(Black Panther)」才是真正考驗。在「英雄內戰」後,部分 Marvel 變得更加 Marvel,例如「雷神奇俠 3:諸神黃昏」,也有部分是開始談論較成人的話題,只是選擇牌面看似最弱的「黑豹」來表達可能最吃力不討好的訊息,只能說一句:藝高人膽大。

方俊傑:格雷的五十道色戒 3 —— 人生真係童話過童話

未知底蘊,跑去看第一集,中伏情有可原。換了導演,希望第二集會有改善,結果又自殺一次,也算有個理由。第三集了,還要去送死?除了有病,已經再沒有解釋。對,我認我是病態,開了個頭不看到結尾便不心息。當年「吸血新世紀」,我都可以由第一齣追到第五齣,無理由頂唔順區區「格雷的五十道色戒」。

方俊傑:「冰之驕女」—— 尷尬的真人真事改編

今年,強手林立,大膽推測小丑女 Margot Robbie 做監製,一心自己捧自己,自己幫自己轉形象的「冰之驕女(I, Tonya)」,連奧斯卡影后的提名名單也入不到。據說,我是明燈,逢猜必錯。不是說 Margot Robbie 演得不好,也不是性感形象太深入民心好難洗底,只是角色的真人真事實在太踩界,又有太多灰色地帶,電影歌功頌德太危險,落井下石又太功利,相當為難,也當相尷尬。就特別難取悅評審的歡心。

方俊傑:「相愛相親」—— 平凡中見殺傷力

兩位互不相讓的女主角固然重要,第二任太太的外孫女也很重要。她跟母親的關係相當緊張,究竟會認同母親的所作所為,還是同情哎吔外婆的處境?電影就是透過這三位女主角的互動,勾劃出不同世代之間的愛情觀演變,以致價值觀演變。就似鄉土會發展成城市,就似直率的人情味會被統一成繁複的制度,不能逆轉。不知是進步還是退步。

方俊傑:「22 年後之告白」—— 將罪犯當偶像的世代

這齣改編韓國電影「星級殺人犯」的日本片「22 年後之告白 —— 我是殺人犯」,是齣扭橋扭橋再扭橋的傳統格局懸疑片。故事的重點放在起訴期限的設定上。話說在 1995 年,有個連環殺手,成功犯案 5 次後,逍遙法外,到 2010 年,15 年起訴期屆滿,確保今後不用負上刑責,令死者的家屬和調查的警探,又悲哀又憤怒。事隔 7 年,仲囂張到走出來出書,開記招,上電視節目做直播,搞無數大龍鳳,成為全城焦點,又賺了大錢。巧合在,兇手最後一次犯案,正是實施起訴期限的最後一個晚上,過了凌晨 12 時,條例被取消,再殺人就一生一世也有被起訴的風險,他果然收工。計算精確得接近完美,想報仇的一眾蟻民,除了得個想字,還可以怎樣?

方俊傑:「讓我心呼吸」—— Andy Serkis 實事求是的導演處男作

相對於演技的出神入化,Andy Serkis 的導技明顯較為踏實。改編自真人真事,主角是電影監製的親生父親,你可以想像到會有幾大限制。一個文武雙全的靚仔商人,新婚不久,兒子即將出生,突然患上小兒麻痹症,接近全身癱瘓。因為得到太太的支持,由起初打算自尋短見,到後來不單頑強求存,更為同類病人四出爭取權益,讓生存超越生存,跟正常人一樣生活。如此題材,隨便找個角度,都有發揮空間,但 Andy Serkis 卻偏偏選擇最保守的實事求是,將主角的一生原原本本地展現一次,便完成任務。不是不催淚,只是過於順理成章。

方俊傑:「盧根急轉彎」—— 奧斯卡大導的壯士斷臂式回歸

「盧根急轉彎(Logan Lucky)」可以算得上是 Steven Soderbergh 的出山之作。特別在於放棄傳統電影發行商的合作模式,為求爭取在創作上的絕對話事權,以壯士斷臂式手法,售出海外放映權及電影上映後的 DVD、串流播放等利潤來籌集拍攝資金及宣傳資金。換句話說,賺的,全是美國本土市場的票房。如果你是他,還會不會開拍「盜海豪情」般適合全球觀眾欣賞的柴娃娃?

方俊傑:「烈焰雄心」——沒有英雄的英雄片

片長超過兩小時,電影大部分時間用來描繪「花崗山精英消防隊」如何由次一等的後勤,獲升格為前線,緊張刺激的滅火救人場面甚少,多的是一步一步建築起一班消防員之間的關係和感情的情節。很多人說這是一齣表揚無名英雄的電影,結局將真人與演員重疊的處理手法,也似乎有這種傾向,我卻始終覺得這是一齣沒有英雄的電影,有的,只是像你像我一樣被命運左右的普通人。

方俊傑:「風河谷謀殺案」—— 蒼白之地的公義

論劇情,「風河谷謀殺案」最簡單 —— 在冰天雪地的荒野發現女屍,死者是原住民,從城市奉命來調查的女警人生路不熟,又似大陸遊客對香港惡劣天氣完全沒有概念般,一籌莫展,幸好找到當地居民聯手尋找案發真相。查案過程中不算有太多曲折,誰是兇手也不是電影最想探討的主題,特別之處全在命案發生的地點。在一個警力奇少、接近無皇管的不毛之地,在一個無娛樂、無生氣,連人煙都稀少的死城,在沉悶和寂寞和自把自為自生自滅的情況之下,究竟會將人類的獸性推到甚麼地步?

方俊傑:「天賦異能」—— 一個打手的覺悟

嚴格來說,我覺得「天賦異能」的主角,不是一眾異能人,而是兩個異能人的平凡阿爸。阿爸是一個執法者,專門負責生擒異能人。他對異能人無仇無恨,只不過打份工搵飯食啫,職責所在,收指令、執行任務。有朝一日,到他發現自己子女的異能被揭發了,他第一時間斬釘截鐵地請求其他異能人救命。因為,他比其他人更加清楚,當權者的天性就只會計算利益和損害之間的關係,當發現擁有一個普通打手的利益,遠遠比不上帶來的風險,唯一的做法,就只有放棄那個所謂的自己友。反正,要找另一人去頂上又不是甚麼困難的事。想到這裡,我就情不自禁想到何君堯。不要給我猜中,總有一天,他大有可能要倒轉頭找一批小數的「異能人」出手相助。只可惜,「天賦異能」的異能人阿爸,對敵人也以禮相待,沒有甚麼仇口;何律師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