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 特事特辦

|共107篇|

方俊傑:「仁妻」—— 誰說獎項不重要?

「孽緣」已經是 1987 年的事,Glenn Close 也年過七十。票房上,她有「101 斑點狗」作為代表作;獎項上,運氣則不太好,之前六度提名奧斯卡,竟然全數敗北。對上一次,2012 年,在「艾拔貴『性』」女扮男裝,偏偏遇上同代的 Meryl Streep 以「鐵娘子 — 戴卓爾夫人傳」強勢出戰。難得還有機會接到「仁妻」,再一次提名奧斯卡影后,不相信會輸給 Lady Gaga,最強對手該是「爭寵」的 Olivia Colman。如果真有累積分這回事,Glenn Close 照道理無得輸。

方俊傑:「銃夢:戰鬥天使」—— James Cameron 與觀眾也收貨

「銃夢」畢竟已面世超過 20 年,當年的前衛,在今日看來,就算未去到過氣,也已經見慣見熟。高高在上的統治階層剝削低下階層,失去記憶的天生戰士在追尋自我肯定的過程中力抗強權,故事大綱可能已出現過很多次。「銃夢」的解決方法是用極快節奏轉移重點,高手在用很短的篇幅已經描述到角色的關係、感情、衝突。有賴找來一眾奧斯卡級數的配角演得到位,也有賴 Robert Rodriguez 的敍事能力。這份功課,Jameron Cameron 應該滿意吧。

方俊傑:Black Mirror Bandersnatch —— Netflix 的進取之作

如果,「黑鏡:潘達奈斯基」(Black Mirror:Bandersnatch)屬於「黑鏡」系列的第五季,如此比較好像還稱得上有意義,但「黑鏡:潘達奈斯基」獨立成章,我也抽離地看待,只當作 Charlie Brooker 的另一項創作。原來,也不是 Charlie Brooker 的主意,是 Netflix 建議。劇情怎樣不再是重點,給觀眾權力去選擇劇情發展走向才是靈魂所在。在未來成為主流的話,盜版再無用武之地,一家大細圍埋睇電視也恐怕成絕唱,你說這是「互動電影」還是「電子遊戲」?

方俊傑:「梵高.永恆之門」—— 送給梵高迷的禮物

一看導演的名字,就覺得一切很合理。Julian Schnabel 是紐約人,但不似一般紐約人。出道超過 20 年,才拍過 6 齣電影,已經很不美國。最著名的作品「潛水鐘與蝴蝶」,以癱瘓人士作主角,跟「梵高.永恆之門」其實如出一轍,都是鑽入主角的內心世界反反覆覆地描繪,希望觀眾能夠代入他們的所思所想,故事性不重要,更不要說甚麼戲劇性。

方俊傑:「大老作家」—— 虛偽才有前途

「大老作家」改編真人真事,講一個擅長撰寫名人傳記的落難作家,為生活,偽造名人親筆書信以作售賣用途。因為文筆過人,所以目中無人,不肯社交應酬,連整理儀容也不屑。這個世界,不是容不下臭寸或者孤僻:已成功者,有幾難相處,也會被視作型格的一種;未成功的話,則除非靠阿爸阿媽可以成事,完全不用倚賴他人輔助,否則,幾有才華也註定被遺棄。何況,有沒有才華,其實主觀,世界話你無,得你自己覺得自己有,即係無。

方俊傑:「蜘蛛俠」跳入蜘蛛宇宙,跳出 Marvel 公式

這一齣擅用動畫天馬行空長處、玩盡視覺效果的「蜘蛛俠:跳入蜘蛛宇宙」,才可以逃得開 Marvel 的色彩,或陰影。只不過,有幾多人具備這種改革的勇氣呢?就算有,又有幾多老闆聽得明白兼且肯支持呢?兒童和兒童的父母是大客仔,你現在講到明不去討兒童的歡心?未說出口,多數已經被拒絕了。

方俊傑:「箭神.第一戰」—— 羅賓漢的帽事

即使拍攝羅賓漢如何變成羅賓漢,也是老生常態,很難玩出甚麼花樣。導演 Otto Bathurst 沒有 Christopher Nolan 擁有為蝙蝠俠添上新生命的才華,只能一板一眼地將羅賓漢的成盜之路描繪出來。已經盡量有新意,尤其刻意地借古諷今,講到羅賓漢本來是不問世事只愛跟老婆享受的自私精,「我討厭政治」之類的代表。但政治總會找上門,被村長強行徵召入伍,回到家鄉,發現自己被誤傳死訊,家產被全部充公,老婆已另結新歡,根本是官逼民反。

方俊傑:「生命中的美好意外」—— 成佛成仙的智慧

寫過「反斗車王」等迪士尼動畫劇本,Dan Fogelman 本身就應該要擅長用一種有趣味得來老少咸宜的方法去散播正能量。為悼念亡母,執導的新作「生命中的美好意外」,筆鋒一轉,化喜為悲,看到尾,都是喜。花盡心思搞出一個相對複雜的故事,其實只想說 8 個字: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方俊傑:「我的破嗝 Miss」—— 破格地沒有偽善

「我的破嗝 Miss」位 Miss 先天患有妥瑞症,會不由自主地抽搐打嗝發出怪聲,在求學階段已經被正常學校排斥,偏偏因為有個好校長循循善誘,讓她立誓當上教師。教育機構是最歧視弱勢的地方,Miss 求了 5 年職也食白果,終於等到個機會,做個代課老師,專門教育一班趕走過無數班主任的廢青。

方俊傑:邪邪怪怪的「拉普拉斯的魔女」

如果交到一位出色的導演手上,「拉普拉斯的魔女」即使橋段的轉折多變未必及得上「神探伽俐略」系列或者「加賀恭一郎」系列,也不會相差太遠,有關哲學的探討卻有過之而無不及。但由性格巨星三池崇史操刀,還是導演個人色彩凌駕一切。即是,你向來喜歡類似風格的話,可以繼續喜歡;向來沒甚麼好感的話,必定如常失望,忘記了故事本色的含意。

方俊傑:「婚禮進行識」—— 毒舌正能量,殺神的救贖

一個抗拒全世界抗拒任何快樂對任何好事也不會信任的男人,碰上一個很想放下舊事很想重獲新生的女人,在全球七十億人口中偏偏連成一線化悲為喜,「婚禮進行識」雖然很毒舌,但其實比大部分熱血電影更加正能量。

方俊傑:「聖哥傳」—— 有綽頭,無膽

不是「聖哥傳」漫畫的支持者,就不要嘗試入場觀看電影版了。電影基本上就是漫畫的移植。佛祖與耶穌在人間渡假,在東京的公寓共同生活,兩條友吹水閒聊,吹幾分鐘便一個單元,集合幾個互不相連的單元便成為一齣電影。其實有幾分似昔日「歡樂今宵」的短篇趣劇。如果你以為電影版是一個比較有故事性的長篇,必定失望,就似以為「阿飛正傳」是另一齣「旺角卡門」,或者以為「東邪西毒」真的是「射鵰英雄傳」。

方俊傑:「薄荷殺姬」—— 警察最怕甚麼?

「薄荷殺姬」不同。所有事態演變也曝露在陽光之下,不,是在鏡頭之下。尤其結局,講到殺姬用手機作出現場直播,預告會跟黑幫分子大戰,叫傳媒過來採訪,叫警方過來行動,叫市民齊齊食花生,把原先為難題的局限化成有助自己發展故事的優勢,至少是一個具備勇氣的嘗試。甚至可以理解成為一項革命,幽了傳統媒體及傳統劇本一默。為了這短短幾分鐘,我覺得需要為電影加幾十分。

方俊傑:「北寒諜戰」—— 填充一本南韓近代史

當文在寅與金正恩稱兄道弟之際,真應該看一點韓國電影。看「與神同行」沒有用,應該看這齣冷門得多的「北寒諜戰」。沒有喪屍沒有地獄沒有炮火,只有一連串對白,但如果你對歷史或政治或國際關係有少少興趣,應該可以看得投入。

方俊傑:「未來的未來」—— 穿越時空為了教仔

你喜歡小朋友嗎?可愛有時的確可愛,但不受控制起來,也實在非常討厭。尤其現今父母大多對孩子過分溺愛,造成小朋友更加不守禮貌更加視規則如無物,見得多,你真會希望大巴大巴摑過去。估不到拍動畫的細田守也有同類喜好。新作「未來的未來」,劇情表面上不痛不癢,就是一個平凡家庭,媽媽懷有第二胎,誕下妹妹,搞到失寵的哥哥非常妒忌。

方俊傑:「喋血雙紅」—— 男人唔補好易老

我很誠實,我是因為 Margot Robbie 才看「喋血雙紅」。電影中,Margot Robbie 有兩個身份,一方是演員,另一方是監製。Margot Robbie 對上一套監製的作品,是「冰之驕女」,為身敗名裂的奧運選手作個小小平反,也帶點為弱勢女性發聲的意味。縱使未似 Reese Witherspoon 擺明車馬,但你看到 Margot Robbie 的名字在幕後一欄出現的話,大概也會想像到男人角色不會有甚麼好事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