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 特事特辦

|共52篇|

方俊傑:「烈焰雄心」——沒有英雄的英雄片

片長超過兩小時,電影大部分時間用來描繪「花崗山精英消防隊」如何由次一等的後勤,獲升格為前線,緊張刺激的滅火救人場面甚少,多的是一步一步建築起一班消防員之間的關係和感情的情節。很多人說這是一齣表揚無名英雄的電影,結局將真人與演員重疊的處理手法,也似乎有這種傾向,我卻始終覺得這是一齣沒有英雄的電影,有的,只是像你像我一樣被命運左右的普通人。

方俊傑:「風河谷謀殺案」—— 蒼白之地的公義

論劇情,「風河谷謀殺案」最簡單 —— 在冰天雪地的荒野發現女屍,死者是原住民,從城市奉命來調查的女警人生路不熟,又似大陸遊客對香港惡劣天氣完全沒有概念般,一籌莫展,幸好找到當地居民聯手尋找案發真相。查案過程中不算有太多曲折,誰是兇手也不是電影最想探討的主題,特別之處全在命案發生的地點。在一個警力奇少、接近無皇管的不毛之地,在一個無娛樂、無生氣,連人煙都稀少的死城,在沉悶和寂寞和自把自為自生自滅的情況之下,究竟會將人類的獸性推到甚麼地步?

方俊傑:「天賦異能」—— 一個打手的覺悟

嚴格來說,我覺得「天賦異能」的主角,不是一眾異能人,而是兩個異能人的平凡阿爸。阿爸是一個執法者,專門負責生擒異能人。他對異能人無仇無恨,只不過打份工搵飯食啫,職責所在,收指令、執行任務。有朝一日,到他發現自己子女的異能被揭發了,他第一時間斬釘截鐵地請求其他異能人救命。因為,他比其他人更加清楚,當權者的天性就只會計算利益和損害之間的關係,當發現擁有一個普通打手的利益,遠遠比不上帶來的風險,唯一的做法,就只有放棄那個所謂的自己友。反正,要找另一人去頂上又不是甚麼困難的事。想到這裡,我就情不自禁想到何君堯。不要給我猜中,總有一天,他大有可能要倒轉頭找一批小數的「異能人」出手相助。只可惜,「天賦異能」的異能人阿爸,對敵人也以禮相待,沒有甚麼仇口;何律師嘛⋯⋯

方俊傑:要怎樣解讀「美麗有毒」

今次,輪到「美麗有毒」,Sofia Coppola 憑本片獲得康城影展最佳導演。我完全不明白。電影水平不能跟「迷失東京」相提並論,大概跟「瑪麗皇后」差不多,好過「迷失某地」及「閃閃靚賊」少少。最出色的地方,不錯,又是張海報設計。如果已經足夠在康城影展揚威,我會很懷疑其他參賽作品究竟差到甚麼樣子。

方俊傑:「愚行錄」—— 愚者行世

電影明明在反映日本社會現狀,但香港人卻完全能夠對號入座。問心,你是否也認識很多對陌生人對情人對朋友帶來傷害後,能夠輕易合理化,甚至無視,甚至覺得被傷害者只是想搞大件事,然後會安安樂樂不帶一點內疚便輕鬆過活的香港人?電影或小說當然可以寫到以上人物遭遇殺身之禍,大快人心。現實嘛,多數是手執大權,天也收不到。以此作準則,現實世界的確比杜撰的世界,更加殘酷一千倍。

方俊傑:「非常速盜」—— 不存在強者鬥強者的結局

「狂野時速」跟風作一直不多,終於又有套「非常速盜」,明顯是向元祖級的「狂野時速」學習。兩兄弟以偷車為夢想和興趣及事業,加索女穿插,還有相對合理的飛車場面,沒有大明星坐鎮,咪就係 17 年前的「狂野時速」?Vin Diesel 當年也名不見經傳。「非常速盜」的最大新意是亮出一大堆古董名車,觀眾似是去了博物館一樣。

方俊傑:烽火動物園——女主角 Jessica Chastain 的個人表演

如果單看故事大綱,你一定覺得「烽火動物園」(The Zookeeper’s Wife)有點似「舒特拉的名單」(Schindler’s List)。同樣以二次大戰作背景,講述平民百姓如何從德軍手中,拯救猶太裔無辜生命。想當年,「舒特拉的名單」是 Steven Spielberg 出盡九牛二虎之力的製作,用來衝擊奧斯卡,簡直有種不成功便成仁的決心。「烽火動物園」是女監製找來女導演加女編劇,改編由女作家撰寫的小說,故事原型來自主人翁的回憶錄,主人翁也是女性。這不是一齣「軍艦島」,沒有很煽情或很熱血或很悲壯的場面,它比較側重描寫女主角的感受,是幾乎每一場戲也圍著 Jessica Chastain 在轉的程度。

方俊傑:型到盡頭的「原子殺姬」

一路看「原子殺姬」,我沒有想起「重慶森林」的林青霞,反而忍不住想著無綫劇「同盟」第一集。「同盟」第一集,一眾主角,在本應驚險萬分的槍戰中,依然極度鎮定,甚至優雅。給人用手槍當面指住,還不慌不忙地擺甫士;子彈射入肚了,面不改容,仿佛毫無痛楚;身後大爆炸烈焰沖天,沒所謂,慢慢前行便可以逃出生天。嗯,好型啊!型到盡頭。

方俊傑:「分裂性遊戲」——愛你也能背叛你的雙重情人

這是一個有關背叛的故事。電影一開場,女主角自白,坦承自己天生喜歡成為眾人焦點,享受被愛慕的感覺。擁有這種人物性格,其實很難從一而終。身邊只得一個人,根本無法滿足被圍觀被膜拜的慾望。即使找到一個能滿足心靈的伴侶,又滿足得了生理需要嗎?就算兩者都滿足到,邏輯上也不可能單靠一個人便滿足到那份埋藏內心「被圍觀」的最大慾望。

方俊傑:「玉子」── 食肉者的自欺與欺人

南韓導演奉俊昊,最新作品「玉子」有很多話要說。說到大財團偽善、說到人類的若無其事、也說到資本主義社會的現實。人與人之間根本沒有感情沒有仇恨,只有買賣,你出到一個合適的價錢,我甚麼也可以賣給你。賣家很醜惡,買家也不見得有甚麼差別。

方俊傑:「戰爭機器」——香港的戲院仍然有必須存在的理由

繼投資棟篤笑、紀錄片及電視劇後,Netflix 開始將資源投放到電影身上,竟然包括戰爭片「戰爭機器」(War Machine)。雖然,戰爭場面不多,相對不算大規模,但也足夠證明 Netflix 的自信。 Brad Pitt 做主角,投資高達六千萬美金,跟 Brad Pitt 之前的另一齣戰爭片「戰逆豪情」(Fury)相比,相差不遠。

方俊傑:「去吧!啦啦兵團」———人際關係比一切才華重要

日本仍然定時定候推出同類型的青春校園熱血勵志電影,仍然可以看得觀眾熱淚盈眶,不得不佩服。最新一套叫「去吧!啦啦兵團」,今次改編真人真事,但更加具備戲劇性。

最新一套叫「去吧!啦啦兵團」,今次改編真人真事,但更加具備戲劇性。在日本,打棒球的,打到去甲子園就算是登上頂峰。這齣電影,主角卻是一班高中生啦啦隊,目標更加遠大,用三年時間,從位於鄉村地方的福井,由一隊烏合之眾,被訓練成為全球冠軍,連啦啦隊殿堂的美國隊都被擊敗。如果不是真有其事,或者,我會嗌一句:有冇搞錯呀,就似你話我知有非洲運動員打敗中國乒乓球隊一樣。不是憑空創作的話,只能輕嘆一句:真係吹佢唔脹。

方俊傑:「布朗克斯:街頭少年音樂夢」第二季——婆媽劇集冇得留低

「布朗克斯:街頭少年音樂夢」(The Get Down)第二季草草收場,Netflix 宣佈取消第三季續訂。而 Netflix 的 CEO 曾明言,在未來的日子,Netflix 會取消更多劇集的續訂,藉此投入更多資源,製作出意念更瘋狂叫絕的劇集,以豐富節目內容。

方俊傑:「神劍亞瑟王」——溝埋做瀨尿牛丸呀

經典總會被不斷翻新。就拿「射鵰英雄傳」為例,你可以似 2017 年的電視劇,仍然追隨原著及舊版的路線,只在服裝、特技、背景等等地方加以強化。你也可以似王家衛的「東邪西毒」,只拿人物關係,再天馬行空地創作。甚至可以似網上的小說,變成現代校園版,變成香港樂壇版。乜都得。「神劍亞瑟王」(King Arthur:Legend of the Sword)又是哪一種?我會形容是以上三種方法的混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