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 特事特辦

|共34篇|

方俊傑:「神劍亞瑟王」——溝埋做瀨尿牛丸呀

經典總會被不斷翻新。就拿「射鵰英雄傳」為例,你可以似 2017 年的電視劇,仍然追隨原著及舊版的路線,只在服裝、特技、背景等等地方加以強化。你也可以似王家衛的「東邪西毒」,只拿人物關係,再天馬行空地創作。甚至可以似網上的小說,變成現代校園版,變成香港樂壇版。乜都得。「神劍亞瑟王」(King Arthur:Legend of the Sword)又是哪一種?我會形容是以上三種方法的混合。

方俊傑:「天賦的禮物」——孩子的路由誰決定?

漫畫英雄電影就似圍城,圍在城裡的人想逃出來,城外的人想衝進去。美國隊長 Chris Evans 已經講過好幾次頂唔順,好想拍返「天賦的禮物」(Gifted)一類言情電影。拍完「心跳 500 天」(500 Days of Summer)後一舉成名,接連拍了兩套怪怪蜘蛛俠的導演 Marc Webb,應該很有同感。

方俊傑:「時代偽證者」——感性與理性的對決

「時代偽證者」(Denial)是一齣可以很輕易便令人反思甚多的好電影。而且,不同觀眾會看到不同重點。故事改編真人真事,自稱歷史學家的英國作家,否定納粹大屠殺;美國猶太裔學者出書批評,結果反被控告誹謗。美國學者選擇奉陪到底,去到英國這一個採用另一套司法理念的地方,訴諸法庭解決本屬歷史的問題,不為自己,為死難者及其家屬的名聲,也為公義。

方俊傑:「伊朗式遷居」—— 伊朗式道德矛盾

究竟是否因為杜林普,奧斯卡才將最佳外語片頒給「伊朗式遷居」(The Salesman)?沒有所謂了,無論影片質素好壞,大眾都不會抽離客觀地相信獎項不涉任何政治因素。尤其導演在 5 年前才憑「伊朗式分居」(A Separation)贏過一次,我們都約定俗成地認為最佳外語片像世界盃主辦權,輪流排隊,怎會頒完給伊朗,轉個頭又頒給伊朗?除非想擺明車馬跟反伊斯蘭的新總統對著幹囉。何況,「遷居」和「分居」還要來自同一位導演 Asghar Farhadi。

方俊傑:「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同情定反感?

可以估計會有不少人抗拒「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正如會有不少人討厭「山本五十六」或者「日本最長的一天」,或者「永遠的 0」,將日本在二次大戰角色定性為被害者,或者是迫於無奈的,甚至是被美化,在很多人眼中,當然是死罪。一如今日的聯合航空。

方俊傑:「活埋 35 夜」——值得用幾多條命來換一條命

寫電影觀後感,最怕劇透。一劇透,預了會被咒罵;有時迫於無奈,不劇透的話,根本無字可寫,就只好自私一點地慷慨就義。都盡量唔好爆結局啦,未開場已經預知結果,就似知道比分後觀看錄播足球賽,真係無癮到極點。所以,見到香港片商將韓國災難片 Tunnel,改名為「活埋 35 夜」,實在很驚訝,也相當吹脹。

方俊傑:「創世魔劫」——人類不比喪屍值得存在

喪屍片大熱,陸續有來。粗疏地分類,一類像「生化危機」(Resident Evil),英雄打怪獸,賣點是官能刺激。你當班喪屍是恐龍是金剛是外星人,也可以。另一類像「屍殺列車」,靈感可能來自 The Walking Dead,講人類面對絕境時的人性顯現,賣煽情。第三類,似這齣英國片「創世魔劫」(The Girl with All the Gifts),講整個人類文明應該如何自處。接受不到聽道理的,可能會嫌悶嫌平淡;喜歡思考一下的,大概會欣賞電影提供另一種視點。評價兩極,很正常。

方俊傑:「漫漫回家路」——白人的真善美

今年奧斯卡的最佳電影提名名單,可以作出幾項配對。具備救世情懷的,「鋼鋸嶺」(Hacksaw Ridge)的白人如上帝顯靈般在外國戰地拯救手足,「天煞異降」(Arrival)的白人則靠阻止外國無故開戰去拯救地球,兩者得到的待遇,都好像勝過白人打救第三世界的「漫漫回家路」(Lion)。

方俊傑:「情繫海邊之城」——影帝需要演技需要人際網絡還是身家清白?

先不說長期活在事業發展順利得多的阿哥 Ben Affleck 之下,前大舅兼知己 Joaquin Phoenix,聲名都比 Casey Affleck 強得多。Casey Affleck 一直似依據巨星們的社交網絡才能生存。2008 年憑「叛逆暗殺」獲提名奧斯卡最佳男配角,事業算有點起色,卻在拍攝 I’m Still Here 的 2010 年,被製片人及攝影師控告性騷擾,事件最終以庭外和解收場,但 Casey Affleck 的發展可謂倒退。誇張點說,是有點被遺棄。

方俊傑:「藥到命除」——貪心到失控

很久沒有看過一齣似「藥到命除」(A Cure for Wellness)貪心到接近失控的電影。一開場,華爾街上,野心勃勃的年青人,被幾個高層圍住,被指示去瑞士山區療養中心,盡快帶正在靜休的大老闆返公司,解決公司危機。志切上位的年青人,當然立即行動,希望對事業發展有重大幫助。去到,遇意外,斷腳,昏迷三日,大老闆又神神秘秘,被迫留在與世隔絕的人間仙境。咁咪順便接受療程囉,過程中,童年時老豆跳橋的往事被不斷牽引出來。治療方法又不是想像中舒適和安全。職員很古怪,院長更加古怪,成間療養中心都係富貴老人,係得一個好像很無知的小妹妹,又係古古怪怪。

方俊傑:曼聯追過熱刺阿仙奴?

熱刺剛好相反,去季季尾兵敗如山倒仍歷歷在目,今季不似去季有明顯追逐目標,樂觀看,壓力可能減細,悲觀看,動力也會減細。正選陣容跟替補陣容的實力,差距太明顯,也是一大弊病。試想像,只要迪利亞里狀態稍稍下滑,熱刺的戰鬥力將會削弱幾多?

方俊傑:大膽下注李斯特城包尾

去季奇蹟奪冠後,都知道李斯特城今季的路很難行,季初避得過星散,占美華迪與馬列斯肯留隊,只走了尼高路簡迪,以為保到去季的七、八成水平,也可力保中游。點知,散晒。班底不足夠同時兼顧歐聯,成功晉身歐聯十六強階段,將會是球隊在英超的催命符。失去尼高路簡迪的影響力,也比想像中巨大,而且大得多。沒有一個在中場攔截和掃蕩的英超最強,直接影響球隊的攻守平衡。

方俊傑:The Crown——是但睇一集都滿足

過年最好煲劇。嚴格上,應該是清劇。終於抽到時間一次過看完第一季共十集的「王冠」(The Crown),遲就真係遲了好多。女主角 Claire Foy 都已經贏了金球奬視后,加埋扮演邱吉爾的 John Lithgow,更齊齊獲得演員工會獎的戲劇組最佳男女主角。我的最大感覺是,文藝電影有難!

方俊傑:「十個拆彈的少年」——仇恨 VS 惻隱

「十個拆彈的少年」(Land of Mine)是丹麥片,故事發生在二次大戰剛結束。丹麥軍官被安排新任務,帶領一班德國戰俘,去沙灘人肉掃雷。如果,班戰俘是樣衰衰成年人,對軍官來說,應該是優差。可以親眼目睹仇人們不斷被炸到死無全屍。可惜,班戰俘只是十幾歲的?仔,不要說參與戰爭上陣殺敵,就連地雷係乜,都未必清楚。德國犯錯德軍犯錯德國佬犯錯,係咪等於整個德國上上下下也需要背負責任?電影問了一個問題:仇恨再大,大不大得過惻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