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 Chung 環球食記

|共56篇|

Gloria Chung:博物館,你拍夠了沒有

是次在墨爾本的行程,其中一個我最期待嘅節目,是到訪維多利亞國立美術館,最後帶著一點意興闌珊離開。館內的人潮也未免太多,無論是澳洲、內地還是任何國家的人,五步一小影,十步一大影,不只是少女啊,大叔阿嬸也忘形地影,忘了有人想看作品,而不是看他們跟作品擺 Pose。

Gloria Chung:「食物還好嗎?」侍應與食客的真心話大作戰

我現在身處澳洲,由咖啡店到高級餐廳,服務都很不錯,通常都會問這句:「食物還好嗎?」這邊的侍應通常問得(好像)很真心,感覺是真的想問意見,當然,真心與否,不用深究,反正大部分都是琅琅上口機械式的必須要做的服務的一部分;而食客呢?也要玩這個遊戲,嘴裡還嚼著生菜批評食物,侍應突然殺你一個措手不及,馬上要換個臉說:「Amazing」。

Gloria Chung:餐廳後台記

朋友聚首,輕談淺酌,花上 3、4 個小時,也算短,但是對於由早上 9 點開始在廚房準備的大廚、等你吃完甜點叫咖啡的侍應、還有穿著高跟鞋站在前台一整天的同事而言,最大及最卑微的願望是能馬上坐下,好好地吃一頓飯,別忘了你在吃飯的時候,其實他們也應該吃飯。

Gloria Chung:如果演唱會需要先付費才能看,為甚麼吃一頓飯不可以呢?

過往的父親節,大家有沒有外出吃飯呢?如果有,你們預先訂了多少間餐廳?最後甚麼時間取消?最後去了哪一間?香港人最喜歡預先訂定多間餐廳,然後當日才決定去哪一間,從消費者的角度這樣當然十分方便,但是從業界的角度,簡直是自私兼阻人生計。

Gloria Chung:切菜聲音也能帶來高潮

ASMR 的風潮也開始吹到食物影片界,過往的食譜影片,大多是播罐頭音樂,裝作輕鬆愉快的也不少,但今年開始,愈來愈多無音樂的烹調影片,除而代之,是放大烹調的聲音:煎煙肉的滋滋聲、切椰菜的嗦嗦聲,連開公仔麵的包裝袋的聲音也照錄如儀。最近網上熱傳一段「煎煙肉」片段引起不少網民觀看,上傳者聲稱,煎肉時發出的「滋滋」聲音可引人入睡,我反而覺得肚餓。

Gloria Chung:波黑 —— 可歌可泣的 20 公里海岸

我們一家人在克羅地亞自駕遊,從 Split 開車到 Dubrovnik,到中段時,前面的車輛在收費站停下來,車隊挺長,遠遠細看,這不是收費站,而是邊境管制。瞄瞄地圖,才發現我們不經不覺,已經駛到「傳說中」波斯尼亞及黑塞哥維那(Bosnia and Herzegovina,簡稱波黑)的海岸區,這海岸總長 20 公里,夾在克羅地亞的國土之中,在地圖上,是「格仔國」長長的海岸線的其中一個小小的綠色地域,亦是波黑唯一靠海的地區,波黑的國土九成都是險要的山區。

Gloria Chung:千禧世代的粉紅朱古力

朱古力品鑒師 Cherrie Lo 覺得粉紅朱古力的誕生和推廣,有幾點非常之有趣。「首先是產品率先用於 KITKAT 上,雖然在日本和韓國地區賣得比較貴,但在英國的售價非常便宜,10 港元就已經買到一排,而且放於最大眾化的 Tesco 超市率先賣,可見他們的策略是希望這產品變得大眾化。這也是個非常聰明的策略,因為粉紅朱古力的味道帶甜,味道『短』,即是沒有一般朱古力的回甘、餘韻,所以是一種非常之適合作為小吃的朱古力」。

Gloria Chung:最近都是跑死人冧樓

曾幾何時,擔任飲食版攝影師的他,Assignment 通常分幾種:新餐廳、專題,或者少許人訪。但自從幾年前開始,每日都要跑一些「故仔」,意思是一些小店的深度人訪,開頭流行「80 後放棄高薪厚職」、「ibanker 開甜品店」這種追求夢想不惜一切開餐廳的故仔,回應 80 後人到三十的微中年危機;後來連 80 後都老了,唯有向老店埋手,要不是「三代同堂賣椰子」,就是「半世紀堅持 XXX」,企圖懷舊玩集體回憶;到今年,可以寫的老店都寫過了,關的又關掉,結果是專挖煽情的故仔,最好是江湖大佬放棄恩怨情仇,開雲吞麵店日做 30 小時;或者是 90 後惡女賣血救父不遂,在街邊賣刨冰賣到上市。這種有血有汗有故仔有 soundbite,就是好故仔。

Gloria Chung:傳媒送禮哲學

這麼多年來,收過很多馬上想丟掉的禮物,收過一個意大利國旗的電話殼,無數個超級精美而又超級無用的鎖匙扣,我討厭收公仔,哪有這麼多童真去玩公仔呀?如果是 Frozen 的安娜,送給小朋友也會喜歡,但是多數是甚麼長頸鹿、熊仔,還有品牌的名字,唉,送給朋友的仔女,也不好意思。我明白有時候根本不是公關的主意,而是客戶,覺得要體面,覺得要送禮,無端端的製造一些禮品,送給傳媒,但是那些毫無意義粗製濫造的禮物,對於推廣品牌根本沒有作用。

Gloria Chung:不浪費的旅遊展

這種環保不是講講就算,傳媒的資料不再是紙本,只有 Links,禮物也沒有甚麼鎖匙扣,攤位幾乎沒有怎麼佈置,大幅減少素材,看起來的確沒有香港的展覽那麼輝煌花巧,但老實說,誰有時間欣賞呢?傳媒和參加者的禮品是 Keep Cup 咖啡杯、Avanti 水壺、Crumpler 背包,全部都是澳洲的著名品牌,又是可以重複使用,設計實在有型,如果看不到 Australia 的字樣,根本和一般產品沒有分別(天啊,這才是送禮的真正意義吧!要人家把你的公司標誌放在身上賣廣告,是不是有些強人所難呢?)我馬上就把 Keep Cup 和水壺拆開來用,兩天下來,起碼省下了 5、6 杯咖啡的紙杯和膠杯。

Gloria Chung:了不起的日惹

日惹是爪哇文化藝術的發源地,學府林立,有最著名的國立加札馬達大學,市內有很多城堡、宮殿和樓閣,保留了古都的純樸,有點像廿年前的檳城或清邁,民風純樸,走在購物大街 Malioboro 上,有小販擺賣,但都很整潔,而且不推銷不叫嚷,感覺平和,雅加達人很喜歡到當地旅遊,逃出繁鬧的城市,看看古蹟。事實上,當地方圓 40 公里內,已經有兩座世界文化遺産,古寺廟、蘇丹王朝留下的宮殿也不少,令日惹成為印尼的文化之都;古蹟之多,讓日惹成為印尼最了不起的城市。

Gloria Chung:醜陋的美食

直到上星期去完「亞洲 50 最佳餐廳」頒獎典禮,聽過 André Chiang(江振誠)那份救世主般的演講詞,再見證飯局/派對動物的偽善,之後續看 Ugly Delicious,一邊大叫:「他媽的,爽!」尤其看到 David Chang 和 Noma 餐廳的 René Redzepi 一起,當 René 每秒說話都要製造 Punch Line,將一套世界和平永續食物我們要帶領宇宙般的宏觀搬出來,David 那種「我就是喜歡垃圾食物那又如何?」的態度,似乎更真實,而讓我深切感受到在所謂美食的世界,多少 Food Snobs 因為面子,而追捧名廚、高級餐廳,甚至拒絕承認平民食物的價值,偽善得可笑。

Gloria Chung:遠離人群的美食家

執筆之時,還有幾個小時便公佈「亞洲 50 最佳餐廳」的名單,我跟一眾亞洲傳媒在澳門靜候結果。聽過幾個講座後,晚上,幾位傳媒好友都決定走出酒店,一起外出吃葡菜。席上有日本、新加坡、香港的媒體,酒過三巡,談起飲食界的風雲、媒體的趣事,愈說愈興起,juicy 過官方講座。

Gloria Chung:椰子水醫肚痛

我不知道是否因為自己身體特別能夠接受椰子水,還是椰子水真的有神奇作用,所以我請教了營養學家伍雅芬(Arlene),「腹痛有可能因為你身體缺乏礦物質,而椰子水又充滿礦物質、電解質、微量元素,能馬上調整腸胃不適,因為它有豐富的酵素,能分解令到腸胃敏感的元素,補充維他命 B,它的鎂質令人馬上放鬆,心情沒有那麼緊張,任何病都更容易痊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