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 Chung 環球食記

|共71篇|

Gloria Chung:我是士紳化的共犯嗎?為甚麼我不再吃 $100 的牛油果多士

最令我自己氣憤的是我一直十分喜歡這類型的餐廳、活動、食物,是否代表我一直是士紳化的共犯呢?有沒有因為我喜歡去咖啡店,附近的茶餐廳因此生意減少?有沒有因為手工啤酒酒吧太受歡迎,地產商加租,令周邊的文具舖五金舖都幹不下去?我想起屋企附近明明有 3 間中學、1 間小學,但只有一家 100 呎的文具店,餐廳卻佈滿一街。

Gloria Chung:球磨人吉 —— 傳揚文化的燒酎

提到熊本,大家都會只想起熊本熊,事實上熊本這個地方相當自大,除了有名的熊本城、阿蘇火山,附近亦有很多小情小趣的歷史景點。我選擇坐上古色古香的 SL 火車,向人吉進發。人吉的名字,相當有趣,因為以往是交通要塞,來往熊本和鹿兒島,必須停留住宿,所以取名人吉,就像從「舍」之中取出來的名字。人吉為處於熊本縣南部,屬於球磨郡,球磨郡有甚麼最出名呢,就是燒酎了。

Gloria Chung:蘇丹的馬球

上個星期的馬來西亞之行,我便到了馬來西亞現今歷史最悠久,而且最富傳奇色彩的馬球會 Royal Selangor Polo Club,球會成立於 1902 年,於 2003 年正式名為皇家馬球會,佔地超過 10.6 公頃,位於吉隆坡以東。上星期剛剛好是年度的吉隆坡粉紅馬球賽(Pink Polo KL)大賽,全場人士均穿著粉紅色,以支持這場慈善賽,並為馬來西亞乳腺癌基金會募集善款。

Gloria Chung:首爾新沙洞士紳化

現在林蔭大道,已經充滿了各式各樣的國際連鎖大品牌,除了標誌着新沙洞揭開國際化的新一頁,也是該區是士紳化的標誌。壞處就當然是租金上升,趕絶了小店,令到新沙洞的特色愈來愈少。雖然大街已經和香港的彌敦道沒有兩樣,但是只要細心地找,新沙洞還有不少有趣的小店,一定要往內街鑽,綠樹林蔭的小區,確是幾適合遊客,尤其是咖啡和甜品店,非常出色,推介幾間給大家。

Gloria Chung:打風在家吃甚麼?餐蛋麵的迷思

平日的廚房剋星、手殘港男港女,每人都能夠擁有餐蛋麵的成功感,過程治癒,結果威水,直達茶餐廳級。這種困在家的小樂趣,真的要非常幸福、幸運才能享受到,說出來,我覺得慚愧,天曉得有多少人在颱風天,還是要緊守崗位,或者瑟縮在雨篷下,祈求風雨快停,否極泰來,早日回家,也是為了吃一碗餐蛋麵。

Gloria Chung:是甚麼讓酒店服務員真誠服務

首先利申,這不是工作出差,而是和朋友結伴的旅遊,朋友雖做酒店和飲食相關行業,但和該酒店三九唔搭八的,朋友負責訂酒店,過程中沒有跟任何酒店人員打招呼。訂此酒店,因為早聞首爾人人「Rysing」,不但當地人對 RYSE Hotel 讃不絕口,連母公司 Marriott 酒店的員工也跟我聊過酒店如何正斗。

Gloria Chung:記者的「免費午餐」

飲食記者吃餐飯,旅遊記者得到的是一趟旅程,但這是出差,不是歎世界,你試過去旅行,6 點起身,7 點出發,走了 10 個景點,拍了 1,000 張相,回到酒店還要繼續寫稿、執相、安排明天和下個旅程嗎?每項工作都是有付出的,未做過别人的崗位,切勿隨便抹煞別人的努力,沒有甚麼不勞而獲的,如果你覺得記者「免費」吃飯、旅遊,很過癮,不妨來試試,看看怎樣低薪、超時、高壓,説到底也是打工仔。

Gloria Chung:當雜誌成為道具

在淘寶,只要搜尋雜誌,第一個彈出來的是道具,然後你會見到海量的雜誌,每個都只有封面,只是幾蚊人民幣,就可以買到 Kinfolk、Cereal 等等的文青雜誌,亦有很多不知名的設計封面,通常是以白色為主色,襯托一張延禧攻略式的「莫蘭迪色」的照片,再放上簡約的雜誌封面字體,成為一個完美的道具。我看著 ¥4.8 人民幣到 ¥39 不等的道具,不禁感到可笑又可悲,雜誌,窮得只剩下封面?

Gloria Chung:一座城市的香氣

對於我來說,一座城市的香氣,往往和食物有關,巴黎是充滿牛油酥餅香,伊斯坦堡是複雜的香料味,地中海城市是海鮮的清新。可是一座城市的香氣(或者臭氣),當然比起食物還多,石屎、森林、博物館,甚至是紅燈區的香氣,都建構著城市的嗅覺地圖。可是嗅覺是最為人忽略的感官,以往人類要打獵生活,非常依賴 primal sense,嗅覺非常重要,因為可以嗅到獵物的所在,如今我們已經不用再靠打獵,因此這種感官愈來愈退化。

Gloria Chung:Jonathan Gold 奉獻給人民的美食評論家

繼 Anthony Bourdain 之後, 美國今年又有另外一位舉足輕重的飲食界人物去世:Jonathan Gold。他是第一位,亦是唯一一位以美食評論家身份,獲得美國普立茲獎的人。有趣的是,他不是寫高級餐廳聞名,反而是發掘名不經傳的小餐廳著名。利用自己的文筆和力量,以美食作為媒介,叩問、反映不同的種族生活、社區形態、人民關懷,接納多元種族和文化,將自己奉獻給他熱愛的洛杉磯。

Gloria Chung:博物館,你拍夠了沒有

是次在墨爾本的行程,其中一個我最期待嘅節目,是到訪維多利亞國立美術館,最後帶著一點意興闌珊離開。館內的人潮也未免太多,無論是澳洲、內地還是任何國家的人,五步一小影,十步一大影,不只是少女啊,大叔阿嬸也忘形地影,忘了有人想看作品,而不是看他們跟作品擺 Pose。

Gloria Chung:「食物還好嗎?」侍應與食客的真心話大作戰

我現在身處澳洲,由咖啡店到高級餐廳,服務都很不錯,通常都會問這句:「食物還好嗎?」這邊的侍應通常問得(好像)很真心,感覺是真的想問意見,當然,真心與否,不用深究,反正大部分都是琅琅上口機械式的必須要做的服務的一部分;而食客呢?也要玩這個遊戲,嘴裡還嚼著生菜批評食物,侍應突然殺你一個措手不及,馬上要換個臉說:「Amazing」。

Gloria Chung:餐廳後台記

朋友聚首,輕談淺酌,花上 3、4 個小時,也算短,但是對於由早上 9 點開始在廚房準備的大廚、等你吃完甜點叫咖啡的侍應、還有穿著高跟鞋站在前台一整天的同事而言,最大及最卑微的願望是能馬上坐下,好好地吃一頓飯,別忘了你在吃飯的時候,其實他們也應該吃飯。

Gloria Chung:如果演唱會需要先付費才能看,為甚麼吃一頓飯不可以呢?

過往的父親節,大家有沒有外出吃飯呢?如果有,你們預先訂了多少間餐廳?最後甚麼時間取消?最後去了哪一間?香港人最喜歡預先訂定多間餐廳,然後當日才決定去哪一間,從消費者的角度這樣當然十分方便,但是從業界的角度,簡直是自私兼阻人生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