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皓昕 煲戲要在晚餐後

|共42篇|

江皓昕:Sherlock 第四季—— 一個死忠的自白

利申,作為此劇死忠,我真誠認為那些批評故事複雜的人,首先就該自省一下,看不懂如此顯淺的大眾劇,並不是一件太光彩的事,還好意思大聲說出來,似乎是按錯遙控看錯台了。正如福爾摩斯哥哥飾演者,也是編劇之一的 Mark Gatiss 說:“Go and read a children’s book with hard pages if you don’t want to be challenged. We’re making the show we want to make."你是個衛道之士就別上咸網,你是個不喜歡用腦的觀眾,請別看 Sherlock 。

江皓昕:「天煞異降」——數學不是宇宙共通語言,語言才是

去年無意中買下一本短篇小說集「你一生的故事」(Stories of Your Life and Others),作者姜峯楠(Ted Chiang)。猶記得讀完很驚訝,作者想像力非常獨特,寫作行雲流水卻毫不賣弄,故事主題和切入角度彷彿跟之前讀過的所有科幻小說都不一樣。特別是頭一個同名故事,短短 30 多頁,講了一個女語言學家嘗試跟到訪地球的外星人溝通,讀完像顛覆了甚麼似的,儘管不盡明白,仍能從一個新的角度去看這世界。一年後,荷里活改編了這小說,拍成「天煞異降」(Arrival)。

江皓昕:Sherlock 第四季——人之所以跌倒,是為了站起來,神亦然

2017 鐵定是更好的一年,因為才開始幾天,我們就有了福爾摩斯。不把去年的古裝特別版 The Abominable Bride 也算進去的話,我們等了足足三年,Sherlock 才千呼萬喚始出來地推出了第四季。三年等三集,云云電視劇集中,唯有新福爾摩斯才有此等地位,粉絲還會拜託主創團隊:「別急,一步一步的做好,我們癮起時,重看以往集數就好!」也許是這種等待,這種期待,第四季第一集播出的時候,評語有點跌了。

江皓昕:「星聲夢裡人」——勇於做夢的愚者們,城市還是會為你而璀璨

電影結束,半數觀眾沒有即時離座,而是安靜地坐著,等片尾名單捲到最後一行,才雙腳軟軟地站起來——我不知道其他人,至少我留下來的原因不只是因為片尾曲實在是太好聽,也不是要向每一個幕後人員和茶水阿姐致敬,而是缺乏回到現實的動力——電影太好,好得整個人似被抽空了,靈魂還在大銀幕另一面的美夢中,不願回來。

江皓昕:「先見之明」——不按常理出的一手靚牌

年尾,Netflix 還是出奇不意地嚇人一跳,毫無先兆地釋出了新劇「先見之明」(The OA)。頭洗濕之前,我循例上網查看關於此劇的資料,起碼知道一下故事或一點沒有劇透的觀眾點評。然而我看見的每一段介紹,都不約而同地告誡著,別要尋找任何有關此劇的資料。知道得愈少,真正看劇時的體驗會更奇妙。依此傳統,以下的評論,將不會談及劇集任何實質內容。一句定斷的話,無可置疑是好看的。那種好看是你一邊看的時候不會覺得,卻只是控制不了自己不斷看下去,到最後,彷彿穿越了一條七色迷幻的隧道,驀然回首,才發現自己剛才的旅程是多麼的奇妙,好想再經歷一遍。

江皓昕:「擺渡人」——關於所謂「爛片」,我想說的其實是……

電影上映不久即劣評如潮,網上鋪天蓋地充斥著「相比之下,郭敬明是個電影大師了」「王家衛到底欠張嘉佳多少錢」「梁朝偉是否被騙來拍這部戲」之類的討論,點評網站大打一星,甚至有人跟「富春山居圖」比較,說至尊爛片的冠冕終於要換人云云。對此,王家衛本人大開金口,在微博發文:「其實天下之大,又何止南北。一味求全,等於固步自封。在你眼中這只是一部電影,對我來講是一個世界。所謂大成若缺,有缺憾才能有進步。擺渡人,渡人渡己——我喜歡。聖誕快樂。」這種像是「一代宗師」裡高深莫測的對白,即被瘋狂轉發並加以解讀,研究大師話中是否有話,世人是否都太平庸,用了錯誤的方式去看這部電影。領銜主演的梁朝偉也轉發了該帖文,寫下:「我也喜歡。」

江皓昕:俠盜一號,星戰復刻

星戰迷今年提早過聖誕,「俠盜一號」是最佳的禮物。儘管官方設定這是一部外傳電影,在廣大星戰迷心裡,「俠盜一號」才是一部貨真價實,把故事碎片填補,要比佐治魯卡斯本人執導、Jar Jar Binks 主演的頭三部曲都還要根正苗紅的前傳電影。

江皓昕:王林、張寶勝、廣東特異功能隊

近日,內地氣功師王林因涉嫌殺害弟子鄒勇被捕,經過一年多偵查,案件終於移送法院處理,是為這名「氣功大師」末日。王林是誰?原籍江西的他,90 年代表演成名,跟許多高官、明星、富商、企業家混熟,漸漸成為鄉縣首富,住奢華大屋,開勞斯萊斯。他自稱是「氣功技巧」和「民間手藝」的絕活都很厲害,包括空盆來蛇、斷蛇復活、紙灰復原、意念轉移物件、凌空題詞、徒手斷鋼筋、輕功懸空、甚至為外國元首治病。

江皓昕:Rillington Place——看英劇學倫敦的凶宅史

在網上搜尋器打「倫敦」和「連續殺人」,第一彈出來的名號大概會是開膛手傑克(Jack the Ripper)。維多利亞時期的超級懸案,也許是全球歷史最臭名遠播,就連漫畫「名偵探柯南」也提過不下一次,至今仍未被搞清其真實身份的恐怖殺人魔。然而香港也有十大奇案,林過雲外還會有哈囉吉蒂,一個城市又豈止得一段黑歷史——BBC 最新三集劇 Rillington Place 就著墨於另一個時代的倫敦,一個看似尋常英國紳士,暗地裡卻是同樣恐怖,雙手也是同樣血腥的殺人魔約翰·克里斯蒂(John Christie)。

江皓昕:「我不是潘金蓮」——因為他是馮小剛

看畢的第一感覺是個疑問,為何過得了廣電局的審批?上訪、打貪、小市民向政府官僚據理力爭的故事,以中國思維來看是那麼敏感,搞不好又會傷害到某些人的感情,為甚麼還可以拍?還能參展和全國公映?前輩一聽,只答:「因為他是馮小剛。」乍聽還以為這是同人不同命的意思,因為他是馮小剛,有地位面子,廣電局也不得不在片頭加上國家認證的蓋章。回家想,才發覺前輩意思並不如此,恰恰相反。

江皓昕:「幸運鑰匙」——洗澡記緊拾肥皂

內田賢治不算一個多產的導演,除「遇人不淑」就只拍了「放學後」和「盜鑰匙的方法」,都是沒特別大 production value、但很具創意和心思的精緻作品,遺憾是他本人並沒有大紫大紅,有時候跟新朋友聊天談起「遇人不淑」,會有一種覓得知音的感覺。奇異在一水之隔的韓國,內田賢治的故事居然得到大眾好評,作品兩度改編翻拍並大收旺場,像這部改編自「盜鑰匙的方法」的「幸運鑰匙」,在韓上映不久即大賣,在「Dr. Strange」猛打下票房仍然堅挺不輸。

江皓昕:「你的名字。」——人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看畢電影,好像得到了很多感覺,卻知道必定錯過了更多細節,沒有看懂一些文化符號,回家讀了幾篇分析文章,讀到有關日本文化的「原風景」概念——近代日本文學認為,所有的創作其實都是創作者的一種鄉愁,創作者因為童年經歷,把許多地貌、畫面、聲音、氣味都一一記下,長大後窮一生在創作路上追求,就是要把這片埋藏在潛意識深處的風景再呈現出來。

江皓昕:The Hire——十五年後,繼續頭搖又尾擺

一輛 BMW,一個司機,付錢,約定時間內,司機總能夠把乘客安全送到目的地。不論你是普通乘客,抑或是被警察追捕的銀行劫匪,上車前,下車後,司機都不會理會——這乍聽是洛比桑的 The Transporter,洛比桑卻曾在不止一次的訪問中指出,這意念實際上來自曾幾何時 BMW 所拍攝的一系列行銷短片 The Hire。

江皓昕:The Crown——事頭婆是香港人的鄉愁

沒想到 Netflix 今年如此大勇,出色的 Stranger things 和 Black Mirror 原來只是前戲,主菜是這部超級重磅投資,以英女皇伊莉莎白二世為題的人物傳奇—— The Crown 。個人口味本來不特別喜好這種人物歷史劇,卻見評分甚高,想試一集看看,卻一發不可收拾。初季十集看了一半,已想拿著麥高風向全香港大叫一句:「放下你手上做的所有事情,立即去看!這是全年最佳的電視劇集!」

江皓昕:Black Mirror(三)——這地球若果有樂園,會像這般嗎

眾所皆知這是一套以科技為題的劇,一邊看一邊質疑這故事一定是個騙局,某個地方必然是假的,這不可能一部只講女同性戀關係的懷舊劇。直至後半部份,女主角 Yorkie 開始穿越時空,離開了 80 年代、90 年代、來到 00 年代去找她的女伴 Kelly,譬頭第一句說:「這不是屬於你的年代。」

江皓昕:Black Mirror(二)——別看我這般,網上的我不長這樣

每一季 Black Mirror 都是驚喜,今季驚喜,大概是大家都覺得劇集水準跌了,久候多時換來眼鏡碎一地。探討的主題明明依然有趣,比許多其他劇集都走前許多了,可為何觀眾看完還是有點失落:「啊?這就完了?」最期待的畫面還沒出現就結束了。關鍵在「留白」。

江皓昕:Black Mirror(一)——關掉手機螢幕,就是一面黑鏡

看看你的手機,不亮時,不就是一面黑色的鏡子嘛?這就是 Black Mirror 的真諦——從智能科技去看這世界,一切都來得有點黑,包括倒照在手機裡的你自己。英劇「Black Mirror」第三季開鑼,離開英倫海峽,移師大西洋彼岸的 Netflix 制作,一口氣播出頭六集。更多的制作資源,更廣的創作寬度,自然是好事,唯一不慣是角色都變了美國人,故事質感明明很英,畫面和導演卻變成了很美,有點文化差異。可是別怕,功夫只是門面,內涵才是看這劇的全部意義。

江皓昕:1973 年元祖級「西部世界」,我們走不出恐怖谷

HBO 新劇「西部世界」(Westworld)技驚四座,一開播已造成哄動,大街小巷都在熱烈討論劇情,猜測每一個角色設計是否都留有一手,是主創人暗示往後劇情的伏筆。這劇有多好看大概不用再多說,要說的是,其好看程度讓我特意找回了 1973 年米高·克萊頓(Michael Crichton)自編自導的元祖版 Westworld來看。今天的神劇,正是改編自 43 年前這部神片。

江皓昕:「薩利機長」——根本沒有英雄,或者人人都是英雄

薑還是老的辣。奇連伊士活年屆 86 居然還可以繼續執導筒,拍電影,還是一部規模龐大,操作繁複的災難人物傳記。電影中寫實硬朗、穩打穩紮的功架,湯漢斯折騰在災後創傷、專業操守的責問、身份尊嚴的危機——從第一秒開始,奇連伊士活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男人味,已像古龍水般飄滲在整部電影中。

江皓昕:「情迷聲色時光」——為何離別了,卻願再相隨

一個創作者的才華豈有終止的道理。武林高手飛花摘葉可殺人,用不著每天板著臉,用不著每每出劍也必定要探討一個怎麼樣的形而上奧秘。不,電影大師也要拉屎,也可以嬉皮笑臉,順手拈來一部高娛樂性作品的。對我來說,「情迷聲色時光」(Cafe Society)就是這樣的一部電影。